跟在太陽身後,我的心情是複雜的。

自己怎麼死的我很明白,心裡不免一陣苦澀,原來我在那裡是如此地惹人厭。

看了眼走在前頭的太陽,剛開始看到他的時候還有些難以置信,一來是自己竟然還活著,但在看到太陽的時候……書上的圖片不是沒看過,我知道我穿越了。

儘管覺得難以置信,但活著是事實,太陽就在眼前也是事實,而當我接受這項事實的同時,腦海裡也接著浮現出「重生」這兩個字。

重生嗎?我苦笑著,也許我該祈禱自己能在這個世界活得好過一些。

跟著太陽來到教皇的辦公室外,太陽要我先在外面等一會,便自個兒進去了。我想他是要先跟教皇說明一下我的事情,我也不是個不聽話的人,便乖乖地站在門外等著,沒多久太陽便將我領進辦公室內。

一進去辦公室,不意外地看見教皇坐在桌前,他正一臉好奇地觀察著我,而我也同樣好奇地回看著他。

教皇的眼裡透著疑惑,我想大概是因為他怎麼想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太陽的房間會平白無故地出現一個女人在他床上吧。只可惜我也不知道原因,現在就連最簡單的吃住都是問題,不曉得能不能拜託教皇讓我住進神殿?

「妳叫什麼名字?」教皇劈頭一句就讓我愣住了。

名字,光是在心裡默念著自己的名字,以前的種種就一股腦地浮現出來,悲傷、難堪的記憶就這麼在腦海一一閃過,視線也變得一片模糊,我額冒冷汗,全身也止不住地些微顫抖。

一旁的太陽察覺出我的異樣,他微皺著眉頭,語帶關心地問:「妳還好吧?」但是他的話並沒有傳進我耳裡,我只覺得全身冰冷刺骨,好不痛苦。

就連教皇也看出我的不對勁,但我只是一個勁地顫抖著,嘴唇發紫、臉色蒼白,再蠢的人都看得出我現在的狀況有多糟。

「喂!」太陽緊張地伸手扶住我,深怕我會一個軟腿倒在地上。

被太陽這麼一搖,我的思緒才逐漸被找回。我深呼吸了幾口氣,試著平復我的情緒,但還是有些勉強,我覺得好累好累。

閉上雙眼,我試著將過去的一切拋開、試著回想起過去的美好回憶,但……美好的回憶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少了,或許用指頭都數得出來,我忍不住露出苦笑。

突然很納悶,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出生在那個世界?體會痛苦嗎?想到這不免心灰意冷,只因為我的過去,正是由各種痛苦組合而成的。

也好,雖然來到這個世界算是個意外,但……這裡,跟那裡不同。

我轉頭看向太陽,他正一臉的擔憂。我又看向教皇,他的表情跟太陽一樣。我勉強扯出一抹笑:「對不起。」

這句「對不起」讓他們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因為他們不明白我為什麼要道歉。

是啊,我為什麼要道歉?既然我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了,我就應該要拋棄過去才對,因為這裡已經沒有那些人了,我可以不用每天向人卑躬屈膝、不必聽人指使,我可以活得很輕鬆、很自由、很……愉快。

愉快,是啊,我在那裡活得真的很不愉快,但是為什麼我從未有輕生的念頭?

現在想想自己都覺得可笑,我從未有過輕生的念頭,卻被人給惡意推下樓,而且這一滾竟狠狠地撞擊頭部,一命嗚呼。老天爺啊,難道連祢也看不起我,所以才這樣對我嗎?

不,不應該是這樣,只因為我現在正站在這裡。

也許是老天爺看我可憐,所以把我帶來這裡,希望我能在這裡活得快樂一點……也許,我可以這麼想。

這麼一想,思緒也跟著開闊了起來,我深呼吸了口氣,臉上出現釋懷的表情,接著,我掛上了微笑。

印象中,在我有記憶以來,我就不曾笑過,但現在,我在一個新的環境,沒有人認識我,所以,我可以笑了。

我想,在這裡是沒有人會欺負我的,只要在這裡生活,一切都會不一樣,我可以體會到從未有過的經驗與快樂,而這就是我重生的意義。

我看著太陽和教皇呆愣的臉龐,他們大概不會知道我的心境有多大的轉變,但我卻很清楚,我的世界已經不一樣了。

「妳……」太陽微啟雙唇,卻只吐得出這麼一個字。他的面孔有些扭曲,貌似是不知道要說什麼,他的臉上甚至清楚表達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開口。

教皇的情況跟太陽差不多,他的臉上只有呆愣,一時片刻還無法回神。比起教皇,還說得出一個字的太陽真的是好太多了。

他們的反應讓我納悶,我不懂他們的反應為什麼會如此怪異,我剛剛有做什麼嗎?

過去的記憶再次一閃而過,這讓我的腳險些站不住,難道在這裡也一樣,注定就是要過同樣的生活,永遠改變不了嗎?

甩了甩頭,我將這些想法拋諸腦後。現在的我不應該要這樣,重生也可以算是種改變,所以我不可以再這麼悲觀了……

有些事情不是說改就能改的,就算能改也需要花一段時間,我想要短時間內改掉這種個性,恐怕除了我失意以外別無他法。

可惜我的記憶沒有絲毫的損毀,儘管如此,我還是想要忘記過去。

沒錯,只要忘記過去,在這裡重新開始,我一定可以過得很好。我在心裡不斷重複著這句話,就像是要洗腦般,不斷地重複、重複、再重複。

最先回過神的太陽輕咳了幾聲,掩飾自己的失態,也示意教皇回神。教皇在這聲輕咳中也確實回過神來,但如此明顯的失態令他臉上有些微紅。

「呃,」教皇勉強穩住自己的情緒,故做鎮定地問:「可以請妳說妳的名字了嗎?」

名字嗎?儘管這是第二次聽到的問題,但兩次所產生的情緒卻差了十萬八千里。我想,我已經準備好迎接新的生活了。

但是在迎接之前,我一定要拋棄過去!

我搖了搖頭,微笑著。

「對不起,我沒有名字。」

******

這幾天停筆在摸索寫法,雖然再次執筆是挖新坑,但是昨天看了一下,真心覺得看我寫的文會吐血,所以將第一章稍微修改了一下,希望有比較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