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了嗎?」

「你說小森嗎?」

「對啊對啊!」

「當然聽說了!聽說那次尖叫的人是教皇耶!」

「你聽到的比我還勁爆耶!不過真沒想到小森竟然連教皇也敢……」

走在路上,格里西亞就聽到許多諸如此類的發言。他忍不住重重地嘆了口氣。

那天的事,格里西亞也聽說了……不,他是去問本人的。簡單來說,就是音森收服了那隻封印在項鍊裡的死靈法師,而且還叫她把教皇打的半死不活的……

不過對象是教皇,格里西亞的心裡倒是在暗爽。

再說,那是教皇自找的,誰也救不了他啊!

但這件事很快的就傳遍整座神殿了,也因此現在在神殿裡的人幾乎都在討論著音森。

「這麼煩惱啊?」

格里西亞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音森,笑著說:「不就某人現在很有名嗎?有名的讓人頭痛!」

「喔?」音森挑眉看著格里西亞,笑著說:「不用太羨慕啦!」

格里西亞一拳打在音森的頭上,後者痛得蹲地抱頭,眼角還泛著淚光。

「為什麼打我?」音森一臉哀怨的看著格里西亞。

「我打你應該,不打你悲哀。」

「……這句話好耳熟。」音森的嘴角正微微抽動著。

「是嗎?」

「算了!教皇派我出個任務,走了。」

格里西亞看著音森離去的背影,一時竟有種他是女人的錯覺。他愣住了。

那是柔中帶剛,宛如月蘭國的女戰士般的美麗女子……

抖了一下,格里西亞甩了甩頭,想把腦中那奇怪的思想拋到腦後。

看了音森一眼,格里西亞轉身,朝會議室走去。

一開門,就看到其他十二聖騎一臉憂鬱的頹坐在那,格里西亞呆愣的看著他的兄弟們。

不,有一人沒有。

雷瑟依舊頂著他那面無表情的撲克臉,看了格里西亞一眼,淡淡的說:「你遲到了。」

回過神來的格里西亞,趕緊把門給關上,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

「他們是怎麼回事?」格里西亞劈頭就問現場唯一一個「看起來」沒事的雷瑟。

是的,就是看起來。

雷瑟也是一臉的愁容,只是不太明顯罷了。

「最近神殿裡的人都在說小森的事。」雷瑟看了其他人一眼,又道:「似乎有越來越誇張的傾向。」

「誇張?」格里西亞的臉上透著不解。

「像是收服了那隻死靈法師。」奇克斯說。

「他確實是收服了。」

「叫死靈法師把教皇打得半死不活?」艾維斯問。

「誰叫死老頭要陰小森,他活該。」

「炸毀城外的小村子?」希歐問。

「……如果那個『小村子』只有豬圈大小。」

「因為打教皇,所以要出任務?」萊卡問。

「那就是剛才說的,被死老頭陰的那件事。」

「因為愧疚,任務回來就躲到房間?」艾爾梅瑞問。

「他是去吃教皇答應免費提供的紅茶跟蛋糕……」

「……那謠言到底是怎麼傳的?」伊希嵐的臉上寫滿了無奈。

「誰知道。本人都沒在煩了,你們在憂鬱什麼?」格里西亞好笑的看著他的兄弟們。

「他又出任務了?」雷瑟問。

「有他最愛的紅茶蛋糕在等他,他高興都來不及了,當然出啊!」

眾聖騎沉默了。

打從認識音森到現在,除非是他有興趣,或是他非常無聊的時候,他才會答應幫忙。其他的,只要拿著紅茶跟蛋糕給他,他就會馬上答應,是個非常好賄賂……是非常好溝通的好孩子。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小森來我們這也快一年了,有時候也真的是很恐怖耶!」

「沒錯!像他剛來的那一天,不是把教皇和太陽電成焦炭嗎?」

某太陽抖了一下。

「而且現在又學會了劍術、神術和魔法。」

「還有一個教皇掛保證,很強的死靈法師……」

眾騎士抖了一下。

「說到那個死靈法師,名字叫倩奏的。」

「真的不好惹啊……上次有個白目笑她的名字,結果她氣的把半座神殿都給轟了!」

「教皇因為神殿的修理費還哭了好久呢!」

……

「我說……」艾爾梅瑞笑著說:「名字怪異的人好像都惹不起啊。」

「我看,十二聖騎共同守則可以補充一下了。」喬葛笑著說。

「那就補充一條『絕對不要惹火名字怪異的傢伙』好了。」格里西亞如是說。

「沒錯!」

「就是這樣!」

於是,郝音森住進神殿的第三百零一天又十一個小時三十六分四十五秒,十二聖騎共同守則就多了一條了……

為他和倩奏而制定的一條。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