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最近很忙嘛!」教皇一臉好笑的看著我。

我瞪著教皇,冷聲道:「再笑啊?」

教皇猛地抖了下,乾笑了幾聲。

看了教皇一眼,我問:「找我幹麻?」

「噢!」教皇拿出一枚太極戒指遞給我。「給妳。」

又是戒指……應該說,為什麼是太極啊?

我不解的看著教皇,教皇正一臉期待的看著我。

「快戴上啊!」

「……」我無言,但還是把戒指給戴上了。

一戴上戒指,太極戒指就發出了黑白兩道光。白色的光代表仁慈,黑色的光代表嚴厲。

簡直就像是光明神,有雙重神格的光明神。

『在下是龍之戒,不是光明神。』

「赫!」

「怎麼了?」教皇被我的驚呼聲嚇了一跳。

「剛才是誰在說話?」我看著教皇不解的搖搖頭,正準備再開口,那道聲音卻又突地出現。

『在下是戒指。』

「戒指?」我呆愣的看著被我戴到左手食指上的太極戒指……不,是龍之戒。

黑百兩道光閃過後,原本應該是太極圖案的戒指變成了一隻龍,黑白的龍。

龍之戒……

『是。』

你跟龍的聖衣是什麼關係?

『主上,龍的聖衣是在下失散多年的哥哥。』

……好吧,我無言了。我只不過是隨便問問,竟然真的有答案?而且,衣服是哥哥,戒指是弟弟,這是什麼邏輯?東西的大小嗎?

「怎麼樣?」教皇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什麼怎麼樣?」

「戒指變成龍的圖案就代表認主儀式完成。」教皇解釋著。「戒指認主後,妳只要在腦海裡想著妳要的東西,不管是武器還是衣服,就算是改變造型也可以喔!」

好方便啊!我呆愣的看著教皇。

「想好後,只要說『變裝』就可以了。方便吧?」教皇一臉神氣的看著我。

我猛地點頭。

慢著!龍的聖衣要血,那龍之戒你要什麼?也是血嗎?

『主上,在下不需要任何代價。』

這麼好?可是你哥不是要血嗎?你這個弟弟怎麼可能不要?

『因為在下是吃素的。』

……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勉強了……是說,戒指要怎麼吃素啊?

『……』

不回我嗎?有那麼難以啟齒嗎?真的嗎?

『……』

好吧!不想說就算了。

「可是教皇,你給我這麼好的東西幹麻?」我狐疑的看著教皇。

教皇的身子微微一震,我瞇著雙眼看著教皇。

「你該不會是因為拿不出錢來給我打把劍,只好割愛了吧?」我看著教皇的臉上開始冒著冷汗,冷笑著。「有了武器,就順便讓我出任務?」

教皇汗如雨下,表面雖一臉的鎮靜,眼神卻透著驚恐。

「一年份的紅茶蛋糕!」教皇用最後一絲力氣吼著。

「成交!」我高興的笑了。

哎呀!各位親戚朋友、叔叔阿姨、阿公阿嬤們,您們有許多的煩惱嗎?每天都過得很憂愁嗎?您們有福了!想要拋開煩惱、每天都過著神仙般的快樂生活,就快點帶著紅茶蛋糕來賄賂我吧!來喔、來喔!要賄賂要快,晚到就沒有囉!

教皇嘆了口氣,然後一臉哀怨的看著我。

「我只做一年喔!」我笑咪咪的看著教皇。

「沒問題!」教皇的眼神閃過一絲狡詐。

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靠!該不會被陰了吧?我額冒冷汗的看著教皇。

「總之呢,出一次任務就吃一天份的紅茶蛋糕。」

「什麼?」出一次任務只有一天份的紅茶蛋糕?那我不是虧大了!

我怒瞪著教皇,教皇則一臉無辜的看著我說:「妳說成交了喔!」

……

靠!死老頭,你死定了!竟然敢陰我?哼!

「倩奏。」我冷瞪著教皇,倩奏在我的呼喚下出現在我的身邊。

「把這傢伙給宰了!不對,半死不活好了。」我冷冷的說完,就朝門口走去。

「慢著!妳收服了那隻死靈法師?」教皇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我。

我回過頭,朝教皇冷冷一笑。

「等、等一下!叫她住手啊!」

我輕輕的關上門,冷笑著。

「死老頭,你就帶著你的懺悔去找光明神吧!」

「啊--」

淒厲的叫喊聲傳遍整座神殿,聞者皆忍不住為這位兄弟祈禱,希望他能得到光明神的仁慈。

……不,有一人不是。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頓了一下,我笑著說:「但我不會。」

所以死老頭,你就盡情的叫吧、叫吧!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