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這已有一個月了。在這一個月裡,從最初的沒時間,到現在的閒的發慌。

是的,咱們的教皇、太陽騎士長和審判騎士長的訓練已經完美結束了!現在的我,是個大、魔、王!

……是「太多時間需要消磨的王」。

我是不知道我能不能當大魔王,最後搶格里西亞的飯碗去消滅羅蘭啦!但我知道……我好閒阿阿阿阿阿!沒事做真的很無聊啊!就沒有什麼事情好做嗎?

啊對了!希歐不是都有一大堆公文要改嗎?

眼睛轉了轉,我決定來去找暴風。

「希歐哥--」我在暴風的房門外叫著,手也不忘敲了幾下。

但等了一陣子,暴風還是沒有來開門,我只好在喊了句:「希歐哥,你還活著嗎?」

「……等一下。」

有氣無力的回話聲,自暴風的房間幽幽地傳出。我乖乖的站在那,等著暴風開門讓我進去玩……是教我改公文才對。

門被緩緩的打開,臉上有著又大又黑又圓的黑眼圈的暴風掛在門上看著我。

「小森,有事嗎?」暴風勉強擠出了笑容笑看著我。

……好慘啊!我看希歐你應該會成為史上第一個過勞死的暴風騎士,而不是染髮染到得腎衰竭致死。高興吧?

「希歐哥可以教我改公文嗎?」我一臉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看著暴風。

嗯?你問我說話的方式怎麼變得這麼娘?喵的咧!我是在扮演弟弟的角色!是弟弟啊!

自從那天被誤會成「我媽媽死了,我是無家可歸又渴望得到親情的可憐小孩」後,十二聖騎對我就像弟弟一樣。

格里西亞時不時分點他最愛的甜點給我;希歐會抽空陪我玩;奇克斯會抱著我邊摸我的頭邊說我好乖;艾爾梅瑞會教我用弓箭然後帶我去打獵;喬葛會教我怎麼拐女人到房間去;帝摩斯會讓我進他的小天地玩;雷瑟會關心我的身體狀況;伊希嵐會泡好喝的紅茶和做好吃的甜點給我吃;維瓦爾約會時會順便帶我出去玩;艾維斯會帶我出任務;萊卡會教我怎麼用鞭子和蠟燭;羅蘭會帶我去找粉紅玩。

嗯……這麼說起來,其實也沒那麼閒嘛!

「你要學改公文?」暴風一臉狐疑的看著我。

「不行嗎?」我一臉難過的低下頭。

「呃……進來吧。」

我高興的跟著暴風進去,卻也在看到暴風房間那滿滿的公文傻眼了。

希歐,我佩服你!在我的心目中,你也是神!

暴風遞給我一份公文,摸摸我的頭,說:「你先改改看,寫完拿給我。」,然後又開始改起公文了。

我「喔。」了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開始看公文。

花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我將公文遞還給暴風。

暴風愣了一下,然後又摸摸我的頭,說:「對你來說太難了,對吧?」

「我改好了。」我笑看著暴風。

「你就去找其他人……你說什麼?」

「我改好了。」我又重複了一次,臉上的笑容也更加燦爛。

暴風立刻翻開我改的公文看了起來,然後一臉讚嘆的看著我說:「改得太好了!小森,你可以幫忙我改嗎?」

「好啊!」反正我現在也很閒。

見暴風準備清一個位置給我,我趕緊制止道:「希歐哥,我坐那改就好了。」

「那就拜託你了!」暴風一臉感激的看著我。

然後今天一整個早上,我都待在暴風的房間改公文,直到審判來敲門……

「小森?你在這裡幹麻?」審判不解的看著正專心看公文的我。「你在改公文?」

「審判!你來的正好。」暴風將改好的公文全部丟給審判,然後又指著一旁我改好的公文,說:「還有小森改的那一疊。」

審判叫一旁經過的維達將公文抱走,自己則伸手拿了一份我改的公文翻了翻。

「這是小森改的公文?」這是審判看完後,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那話中帶著驚訝,就連音量也有些高,高的讓我的視線從公文轉到審判的身上……

審判瞪大雙眼,一臉呆愣的看著我,我看了差點笑了出來。

想不到我竟然能看到雷瑟露出這麼經典的表情!光明神,你真是個好人!不是,是好神啊!

「小森,今後也能拜託你改公文嗎?」審判一臉高興的看著我。

「好啊。」反正我很閒……

「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我翻了個白眼。

在那之後,又過了一個月。現在的我,每天都有改不完的公文!

現在回想起來……該死!光明神,你是個好人!不是,又說錯了……你是個好神!所以,請你讓我回到以前那很閒的日子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