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原彬聞言也不生氣,反而好笑地說:「妳都說我是神經病了,那妳覺得能養出一個神經病的父母能好到哪去?」

宋原彬的父母待他這唯一的兒子雖然不錯,可這不錯也就只是讓他吃好喝好用好,至於什麼個人意願之類的,宋父覺得就算是自己的兒子,但得到這些都是因為他的給予,既然如此兒子就應該聽老子的才對。

所以宋原彬從小就沒什麼喜歡的東西,就算喜歡了也絕對不會表現出來,因為只要被宋父發現了,且對宋父來說那是沒意義的、不該有的,隔天就會被剝奪而去。

就連被丟進軍隊裡,也是完全不顧他意願,板著臉就強制把他丟進去。

宋母則是一個懦弱的人,因此不管宋父做什麼,她都不敢開口反駁。

時間長了,宋原彬又哪裡還喜歡得了這樣的父母?

雖然對父母還沒提升到恨的程度,但聽到他們有可能會死,卻也沒多大反應。

不是他本身就冷血無情,而是他們父母讓他成為冷血無情之人。

也因為如此,小時候的宋原彬是真的挺喜歡唐柔這個小他三歲的小妹妹,因為她溫柔可愛,和她相處總覺得很溫暖。

要不是因為唐博遠和宋父是朋友,恐怕唐柔也會因為被他所喜而被宋父列到除掉名單中吧。

可唐柔實在太膽小懦弱了,所以在遇到唐蓮這個心機十足的女孩時,他就已經能預料到唐柔的痛苦未來了。

他其實一直都有在關注唐柔,也因此那對母女對唐柔做的一切他都知道。

所以他當初才會如此果斷的同意唐蓮的提議,將未婚妻對象換成了唐柔。

他不希望唐柔來他家後,還要被宋父搞得更加壓抑。

卻沒想到原來小青梅早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成長起來了。

似乎還挺不得了的。

宋原彬眼底帶著笑意,不過一閃而逝。

「說得也是。」雖然對宋父宋母已經沒多少印象了,但卻不能否認宋原彬這句話說得挺有道理。

見唐柔一副煞有其事的點頭認同,宋原彬就一陣好笑。

還忍不住感嘆,這小青梅還是一樣的可愛啊。

「行吧,想要我怎麼做?」宋原彬漫不經心地問。

「也不用特別做什麼,替我保住唐家三人和孫蕾的命就行。」唐柔笑咪咪的說,「你想想啊,這世界以後只可能會越來越無聊,每天除了找食物殺喪屍就沒事做了,所以我總得先留些玩具打發時間對吧?」

宋原彬眉頭跳了跳,沒想到小青梅竟然成長成……一隻披著兔子皮的狼?

他忍不住低笑出聲,又問:「我有什麼好處?」

「我剛才跟你說的還不算好處嗎?」唐柔無辜的眨眨眼。

「那不是我答應妳今天住房子的回報嗎?」宋原彬笑咪咪地反問。

唐柔嘴角抽了抽,才頗有些無奈地問:「那你還想怎樣?」

「我現在還沒想到呢。」宋原彬微笑著。

「……」她的手真的好癢啊。

唐柔看看宋原彬,又看看一旁的江紀澤,這兩人其實挺像的嘛。

都一樣的欠揍。

江紀澤一看就知道女孩在想什麼,他瞥了宋原彬一眼,覺得有些不滿。

怎麼能拿他和這種傢伙相比?要知道他可是願意在她想揍人時,敞開胸膛給她揍的人耶!

江紀澤到底是在面對唐柔時毫無原則的男人,因此這不滿自然不是針對她,而是針對宋原彬,因此看著對方的眼神就有些不善。

還有一瞬間釋放的龐大氣勢。

宋原彬是預料到這幾人恐怕很不簡單,卻是在這一刻清楚認識倒是什麼程度的不簡單。

雖說從他們進入房間後的表現就能輕易判斷出,他們這五人帶頭的人是唐柔,恐怕有很大程度不只是因為她掌握了很多對現狀有力的情報,還有很大原因是因為實力高強。

而這支隊伍恐怕僅次於唐柔的,就是坐在她身旁的江紀澤了。

江紀澤就能散發出如此強大的氣勢,那麼唐柔呢?

宋原彬看著唐柔的眼神帶了些好奇,後者雖然看懂前者眼裡的意思,卻不打算展現出來。

開玩笑,她還對上輩子的宋原彬有點陰影,可不想讓他盯上呢。

所以她只是回以微笑。

宋原彬撇了撇嘴,最後笑著說:「人我會幫妳好好照料的,至於回報……就先欠著吧。」

唐柔面孔扭曲了一瞬,但想想未來能向她提出的不外乎就是一些幫助,便又釋然了。

「行啊。」她看了眼時間,也差不多快十點了,便道:「那我們就先走了?」

宋原彬抬了抬手,做了個請的動作。

唐柔也不再浪費時間,起身拍了拍一旁的背包就豪爽地說:「這些物資就給你吧。」

是給「你」,而不是「你們」,宋原彬知道她這句話的意思是這些物資交給他,至於他要怎麼分配就不是她能管的了。

當然不是她不想管,而是無所謂吧。

宋原彬挑眉看著他們放在一起的背包,有大有小,數十個包堆放在一塊,且每個包幾乎都是全滿的狀態。

「雖說大約能猜出你們身手不錯,但既然要走,難道連一點物資都不帶走?」頓了一下,他又問:「而且你們想要悄悄走,車子就不能開走,而這裡距離最近的城市……可不近。」

「哦,不用擔心,我們沒問題的。」

宋原彬看著唐柔好一會,才點頭道:「我想也是。」

唐柔翻了個白眼。

「行了,快走吧。」宋原彬笑了笑,擺手道。

看著五人靈敏的從窗戶跳出去,且沒有發出絲毫聲響,宋原彬眼眸微沉,最後勾唇一笑。

 

唐柔沒有讓幾人卸下負重,全當是測試了。

江紀澤自然不用說,三人組也沒讓她失望,五人順利跑出村後便一路跑到距離這裡最近的村子,前後耗費不過十五分鐘,唐柔便從空間拿出一台跑車。

跑車只有兩個座位,唐柔又直接讓三人組進入自己的空間裡,便俐落地和江紀澤上了車。

雖然開得是跑車,車速也快,但江紀澤依舊開得很穩,不過一個半小時便順利抵達一座小城市。

他們又隨便找了間住宅,確定附近沒人,安全性也足夠高後,唐柔便將三人組放了出來。

五人直接睡在主臥室,主臥室夠大,裡面的東西也尚未被破壞,唐柔將多餘的東西丟入空間內,又拿出幾張床後,五人便上床躺好。

十二點一過,世界再度陷入了沉默。

不過第二次爆發對唐柔他們來說也就只是體質再次得到改善,因此第二天起來後依舊悠悠哉哉的準備早餐。

「說起來,小柔姐知道現在人類還有多少嗎?」江睿澤邊吃早餐邊隨口問道。

「據我所知,第一階段變成喪屍的人數其實不多,只是太多人被咬,然後就被感染成喪屍了。」

沒想到會得到這種答案,幾人臉上都有些意外。

「所以說,第二階段普通人變成喪屍的機率應該也很低吧?」

「老實說我是真不知道末世是怎麼爆發的,也只是按照小說的套路假設可能是病毒引起,我覺得大概是因為第二階段的爆發對喪屍比較有利,所以在這方面稍微優待了下人類?」唐柔眨了眨眼,「畢竟之後幾乎都是喪屍吃人,讓人類變成喪屍,要是這兩個階段讓太多人類轉化成喪屍,那他們就只能自相殘殺了。」

蕭天哲抽了抽嘴角,孫明煦溫和的笑容有那麼一瞬的僵硬,江睿澤則乾笑幾聲。

說得太有道哩,他們實在無從反駁啊……

「那接下來呢?我們要去哪?」

「你們不是想看看之後的世界會變怎樣嗎?反正不用急著去M市吧?」唐柔說完,突然想起江紀澤曾說過要定期回去向江浩等人報平安,又有些不確定地望向對方。

江紀澤點點頭,輕聲應道:「嗯。」

唐柔頓時就笑了。

「那好啊,不過我們現在走的是回頭路,是要先回去T市嗎?」

「不用,我們去J市。」

T是在北方,M市在西方,W市在南方,J市則是在東方。

唐柔打算趁著這個世界尚未完全淪陷,多走走看看風景。

而東部是本國開發較為落後的地帶,換句話說,東部有許多地方尚未經過開發,相較於其他地方,有比較多美麗風景。

幾人都沒有意見,於是就向著目的地開始前往。

J市是他們去東部的第一站,也是距離他們最近的城市,五人花了三天的時間很快便抵達了目的地。

現在的喪屍雖然變強了,但對他們完全構不上危險,幾人也都不是特別有救世情操的人,因此半路上遇到喪屍都不會特意停下來殺掉。

也因此三天的路程,其實稱得上快了。

只是有些可惜,既然是第一站,也就表示J市距離中部挺近的,開發度自然也比東部其他地方要多了些。

J市的人也算多,末世又已經爆發一個月,因此當唐柔五人來到這裡時,整座城市已經顯得有些冷清,街上隨處可見遊蕩的喪屍。

「要是沒有用精神力查看,我都要以為這座城市已經沒有活人了。」江睿澤看向窗外的街景,有些感嘆的說。

「人多不就代表喪屍也多嗎?喪屍多了,淪陷自然快了。」唐柔不以為然地說。

「那我們還要待在這裡嗎?」

「要啊,我想多找一些發電機之類的東西留著備用,有的話就順便收一下吧。」

其他人沒意見,便點頭同意了。

「那物資,我們還要收嗎?」

唐柔感應了一下,有些驚訝地發現這裡的倖存者竟然少得可憐,想了下便道:「我看了一下,這裡的倖存者很少,倒是可以收一些物資。」

「反正我們也不趕時間,那就慢慢來吧?」孫明煦溫和的笑著。

唐柔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很快就點頭同意。

「那要是路上遇到倖存者,我們還收嗎?」蕭天哲眨了眨眼。

「看情況吧?如果你們覺得人不錯,我是不介意收下來。」畢竟已經讓江家先去M市建立基地了,雖說她已經將他們訓練得非常厲害,但那點人數放在一座基地上人手還是太少了,所以路上要是看到不錯的,她還是挺願意將人帶走。

「那我們接下來遇到倖存者時,還要隱藏實力嗎?」

「要吧?雖然我是挺喜歡高調的,不過上輩子也是這樣被人聯合殺死的。」說道這唐柔就忍不住笑了。

「什麼?什麼意思?」孫明煦蹙起眉頭,表情還帶著幾分擔憂。

「就是,上輩子我報完仇之後就不相信任何人,覺得這世上能靠的就只有自己,所以我不斷增強自己的實力,想著反正世界都變成這樣了,實力雖然很重要,不過也是隨時都有可能會死掉,與其活得憋屈,還不如讓自己怎麼舒心怎麼來。」

「……然後妳就把所有不長眼的人都給殺了?」孫明煦猜測道。

唐柔點頭。

車上有瞬間的沉默。

「那被人聯合殺死又是怎麼回事?」蕭天哲問。

「哦,就是結仇太多,單挑又打不贏我,只好抱團來殺我了。」唐柔燦爛一笑。

蕭天哲:「……」果然,不論如何,她都是不能招惹的對象啊。

孫明煦:「……」這實力要是上輩子也去創建基地,說不定三大基地就會變成四大了吧?

江睿澤:「……」突然覺得,這麼強悍的人,自家大哥……真的能得到手嗎?

江紀澤雖然和三人組同樣沉默,卻和三人臉上有些糾結的表情不同,他只是微微一笑,似乎還對這樣的結果不感意外。

「好吧,現在末世才開始一個月,我們還是先低調行事。」蕭天哲語氣無奈,還帶著些許笑意。

五人直接將車開到市中心,雖說市區是喪屍最多的地方,但唐柔可不想隨時被人纏著。

區外喪屍少,或許能夠輕易找到比較乾淨的住處,但同樣的也更容易讓倖存者觀察四周情況,換句話說他們會有更多時間觀察他們這一行人,就算他們隱藏實力,可表面上他們可懶得偽裝,要不隨時都要頂著一張膽顫心驚的害怕表情也未免太過累人。

而表情如常的一夥人,哪怕當中沒有擁有實力高強的人在,光就面對現在這世道還能如此冷靜,就會有人想要跟隨。

所以還是直接到市中心比較省事省心。

然後挑了個比較乾淨的住戶,直奔二樓去稍作修整。

唐柔的空間本來就放了很多東西,裡面的車也有不少,而這次拿出來開的就只是台普通轎車,就算被人偷走了也不心疼,加上為求低調行事,暫時還不打算做出任何有可能被人發現的舉動,所以她並沒有將車子收入空間裡。

至於這所謂的修整,也只是因為午餐時間到了,幾人打算先吃點東西再去搜點物資回來。

東西都在唐柔的空間裡,所以他們只能先找住的地方,然後再拿出東西來煮了。

*****

大家久違了,不過這次回來不會日更喲,我心有餘但力不足啊

還有之後更新大概就是打完就貼,所以可能會有更多的BUG跟錯字,還請大家見諒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