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第二層有多亂,唐柔現在要做的是恢復異能,而精神網一直都是展開狀態的她在上二層之前就確定這層樓沒有活人也沒有喪屍,因此就招呼江紀澤先將晶核拿出來吸收了再行動。

一個小時打到的晶核加加起來也不過二十幾顆,好在雖然唐柔和江紀澤的異能消耗很大,但剛開始的異能能量很少,就算不是對應的晶核,吸收個六、七顆也差不多恢復過來,身體也不再有體力流失的那種虛弱感。

將剩下的晶核丟到空間後,唐柔這才注意到電動扶梯旁邊的樓層指標,上面寫著地下一樓才是賣食物的地方,頓時就有些無語。

唐柔現在的異能等級雖然因為重生而低了點,但在精神力這方面卻是比上輩子要來得強大,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但已經習慣隨時張開精神網戒備的她,費不了多久時間就知道上層樓有倖存者。

這是早在她帶著江家的人在外面殺喪屍時就知道的事,也知道除了這裡,別的房子裡或多或少也有人在,不過她又不是聖母,自然不打算救下這些人,因此當時只是注意有沒有人往外看到他們的動作。

畢竟一群人不畏懼死亡的在殺喪屍什麼的,總是能給予人希望,進而以道德標準來向他們尋求保護,要求帶他們離開。

這種事她可不希望發生呢。

好在附近的人大概是這幾天看得多了、怕了,就算聽到外面的聲響也不敢輕易跑到窗邊察看,因此倒省了她不少麻煩。

要不她還真有可能會花點時間把他們一個個殺了。

不過膽大的人還是有的,正巧就在這棟大樓裡面,唐柔想了想,餘光瞥到身旁的男人,既然她決定要學會依賴他,要學會成群結伴,那這個時候貌似……需要討論一下?

所以她頓了一下,才說:「我們剛剛在下面殺喪屍時有被人看到,很少,就在這棟大樓裡,要不要上去殺掉?」

江紀澤身為軍人,雖然不會隨便亂殺人,但自從知道世界末日即將降臨,以及降臨後會發生的一切後,他就已經在不斷調適自己的心態,因此聽到唐柔的話,當下就反應過來對方這麼做的原因,因此眼裡沒有絲毫的怪罪與不滿。

話雖如此,但他還是思考了一會才答:「可以先去看看。」

末世開始已經八天了,這場災難爆發得讓人類猝不及防,因此等國家反應過來開始補救時,最快也要一兩個禮拜,且都是以軍方基地做臨時避難所,而倖存者基地最快大約一個月後才會建立,且建立初期並不會立刻對外宣布,而是先讓國家高層及其家屬,以及軍方高層及其家屬等人優先進入,之後才會開始派軍隊救援普通民眾。

而這樣搞下來,普通民眾要知道倖存者基地的消息少說也要兩三個月過後了。

這些都是唐柔上輩子從她那個前未婚夫口中得知的。

她的那個前未婚夫,也是唐蓮的現任未婚夫宋原彬,他的父親正好就是軍方高層之一。

可惜了,最後都被她唐柔給折磨至死。唐柔忍不住勾唇一笑。

「怎麼了?」江紀澤注意到女孩勾起的唇角,看得出對方現下的好心情,只是有些不明所以。

「沒什麼,想到有趣的事而已。」唐柔邊說,邊繼續和江紀澤悠悠哉哉的上樓。

就如她所知,正因為這段期間政府都沒有發出具體消息,因此從最初的驚慌失措而到處亂跑,最後被喪屍殺死,到後面街道上遊走的喪屍越來越多而不敢隨意出門,現在的情況正是如此。

八天,夠他們認清現在世界的情況,喪屍滿街跑已經是今後唯一的走向。

所以這八天足夠讓那些人絕望的躲在家裡,連看一眼都不敢。

這麼一來,這個敢偷看他們的這夥人就值得玩味了。

有可能是想找人求救,也有可能是在找一個逃離的機會,不管如何,至少他們還有活下去的慾望,且願意向命運抵抗。

所以江紀澤才會提出看看的要求。

人品要是不錯,倒是可以帶回去。但要是不好,那就殺了吧。

唐柔倒是無所謂,反正對她來說建立基地、收人什麼的都是江家的工作,她只負責吃喝拉撒睡和殺喪屍。

這棟大樓畢竟是百貨公司,而不是一般住戶,加上大門被打破,並不是適合長期久待的好地方,因此留在這裡的人數不多,唐柔的精神網掃一眼就知道對方有三人,倒是意外的挺少的。

會感到意外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雖然八天過去,街上的喪屍越來越多,但畢竟速度慢,就是普通人只要跑快一點還是可以閃避喪屍的攻擊。

人類之所以會如此消極完全是因為政府完全沒有動靜,所有人都不知道哪裡才是安全的地方,想法越發消極,自然是龜縮在家中不願出來了。

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人會出來,像是覓食,又或是主動尋求更加安全的地方之類的,但在這間百貨公司裡卻只有三名活人,這讓唐柔不禁猜想,該不會地下室的那些糧食都被人搜刮乾淨了吧?

整棟總共七層樓,沒有供電,電梯自然不能用,而手扶電梯也沒啟動,因此只能慢慢爬上去。

只是那三個人為什麼會跑到六樓去啊?唐柔看了眼樓層標註的牌子,發現六樓寫著美食區,抽了抽嘴角想著這幾人不會是上樓去開伙了吧?

地下一樓賣的都是些蔬菜水果和零食麵包,那才是他們需要的,美食區也許也有尚未處理過的食材,可畢竟保存期限不久,因此唐柔對那些並沒有太大興趣。

雖然肉類食品很吸引人,但不能長期保存,帶著走後期還不是吃不到?

難道這幾人是打算在上面常駐觀察來這邊搜物資的人,好尋找不錯的隊伍加入?

如果是這樣打算的話,不得不說提出這種想法的人倒是不錯。

至少能在末世生存的久一點。唐柔如此想著。

兩人沒多久就來到六樓,唐柔直接帶著江紀澤找到三人,卻發現這組合竟然還是兩男一女。

尤其那女的還一臉害怕的躲在兩人身後,只是在看到江紀澤時眼底那一閃而逝的驚嘆與對她的羨慕和忌妒,都沒有逃過唐柔眼裡。

這種人碰巧她挺熟悉的,正巧與上輩子時常在她面前蹦踏,還是讓她成長的關鍵之一,最最重要的是最後被她折磨得死去活來的唐蓮挺像的。

她記得以前有個形容詞專門就是在說他們這類人,叫什麼來著?唐柔直盯著女孩陷入沉思,那兩個站在她身前的男孩都忍不住將女孩遮擋得更加嚴實,就連江紀澤都忍不住扭頭看她,低聲問了句:「怎麼了?」

「你不覺得那個女生挺眼熟的嗎?」

江紀澤瞥了一眼,女孩已經被兩個男孩子擋得都快看不見了,不過他也沒興趣再看,瞥這一眼也不過是下意識的動作,因此很快又看向唐柔,淡聲道:「不覺得。妳認識?」

「不認識啊。」唐柔呆愣地眨巴著眼。

可愛的模樣讓江紀澤忍不住伸手揉揉她的頭,壓下唇邊的笑意,才問:「那怎麼說眼熟?」

「你不覺得她跟唐蓮很像嗎?這類人不是有一個共通詞?我在想叫什麼……」

打一見面女孩眼底的轉變也沒逃過江紀澤眼裡,現在聽唐柔這麼一提就明白對方說得相似之處在哪,對此只是笑了笑。

至於那什麼共通詞的,他不知道,也懶得想。

雙方都沒人主動開口,唐柔這邊一個在沉思一個無所謂,但另一邊的三人就覺得有些壓力大了。

就在三人有些承受不住現下的氣氛時,就見唐柔突然低低的啊了一聲,頓時所有人的目光就放到她身上。

「我想到了!」唐柔一把抓住江紀澤的手晃了晃,高興的說:「是黑蓮花啦!」

對面三人:「……」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