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碰到葉芸熙以前,邵瑞澤覺得能夠將任務完美達成就是人生中最棒的事情。

在碰到葉芸熙以後,邵瑞澤覺得待在她身邊的每分每秒都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而他的工作性質,注定無法讓他幸福太久。

不過沒關係,邵瑞澤是個非常懂得知足的人,所以在得到一個月的蜜月假期後,他毫不猶豫的再次帶著親親老婆出門遊玩去了。

這一個月的蜜月時光大概是邵瑞澤人生以來最幸福的一個月,然而這一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他只覺得不過短瞬間,又到了回部隊的日子了,不免感到有些鬱卒。

葉芸熙只覺得這樣的邵瑞澤可愛莫名,卻還是好笑的勸道:「你也別難過了,不是說了我偶爾也會參加你們的任務嗎?」

邵瑞澤滿腦子想著要跟自家親親老婆分離而憂鬱,一時間還真忘了有這麼一回事──在葉芸熙提出將自己的檔案列入機密,並偶爾可以執行機密任務的提議後,他就像自家爺爺請示並得到許可了。

現在的葉芸熙已經是軍隊的機密人員,只有少部分高層知曉這號人物,而除了上面萬不得已解決不了的任務會直接派發給她外,基本上只有她願意,沒有人強迫她非要出任務。

也多虧紹家的手段,否則哪能這般逍遙自在。

當然,就算沒有邵家,憑葉芸熙的實力也沒人能強迫她,不過是少了許多麻煩罷了。

於是豁然開朗的邵瑞澤瞬間心情明朗起來,帶著愉悅的心情回部隊去了。

他當然不會立刻要求葉芸熙和他一同回部隊,雖然也捨不得和自家親親老婆分開,但要是這次的任務並不困難,相信他也不需花費太久時間。

親親老婆的實力已經是自己望塵莫及的了,他又怎麼可能會放任自己軟弱下去?

哪怕達不到葉芸熙的那般境界,邵瑞澤也不願做個軟弱的男人。

成為這世上僅次於葉芸熙存在的強者就是他今後的目標,而結束甜美蜜月時光的邵瑞澤早已下定決心努力向這目標邁進。

但這並不妨礙他愛老婆愛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所以當他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接二連三的任務,好不容易向隊長請到久違的長假,帶著異常愉悅的心情回家去見親親老婆,卻看到老婆身後異常礙眼的小尾巴時,邵瑞澤的心情是懵逼的。

誰他媽能告訴他那個跟著他家親親老婆跑上跑下的傢伙是怎麼回事?

小夥子越看越眼熟,身為一名特種兵的邵瑞澤記憶力自然也差不到哪去,很快就從腦海中搜尋出那位跟在葉芸熙身後,儼然像著忠誠小弟的男人是誰了。

李智勇,那個說要當葉芸熙小弟的小兵。

「這傢伙怎麼回在這裡?」邵瑞澤一臉難以置信地看向葉芸熙,這小子不會真的給自家老婆當小弟了吧?

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因為邵瑞澤在下一秒就聽到親親老婆肯定的回答。

「他死纏爛打說要給我當小弟,趕都趕不走,就隨他了。」葉芸熙說的很誠懇。

但邵瑞澤卻打死都不相信。

要知道葉芸熙的實力可是世界第一,甚至到了與世界為敵都能輕鬆獲勝的地步。然而擁有這樣實力的她卻說趕不走一名小兵?至少邵瑞澤是不相信的。

他比較相信葉芸熙是懶得趕人,所以趕得非常不走心。

而事實真相也確實如邵瑞澤所猜測那般。

李智勇說要跟著葉芸熙,就真的二話不說離開了軍隊,沒多久就跑上門拜師了。葉芸熙一開始是拒絕的,但次數多了,偏偏她又懶得應付,最後便將人給收了。

反正不過是帶小弟,列出一堆非人訓練菜單給對方就完事了,簡單的很。

顯然帶小弟的方式也和趕人一樣的不走心。

邵瑞澤看著手中那哪怕是身為特種兵的他都不見得能完成得了的訓練菜單,嘴角終是忍不住抽搐起來。

也算是了解葉芸熙的想法了。

緊接而來的是對自身實力提升的火熱,於是邵瑞澤直接就將這份菜單給拿去照著訓練。

葉芸熙雖然對邵瑞澤將難得的假期拿去訓練而有些不滿,但也多少明白對方內心的不安,便釋然的由著他自個兒折騰去了。

邵瑞澤當然不會將所有時間都耗在訓練上,畢竟假期得來不易,他們夫妻倆的相處時光更是少得令他不滿意,所以大部分時間還是拿來和葉芸熙相親相愛,直到休假時間結束了,才依依不捨的和親親老婆道別離開。

至於那礙眼的李智勇,直接就被邵瑞澤打發到別的地方,眼不見為淨了。

也好在葉芸熙本就不怎麼管理智勇的事,要不邵瑞澤還真沒辦法這麼理所當然的搞些小動作。

邵瑞澤算是徹底無視李智勇,但當他回歸部隊時還是有些胸悶氣短。

一想到有個男人一天到晚跟著自家親親老婆跑上跑下的,那個酸爽感……唉。

結果還沒感嘆幾天,邵瑞澤就看到親親老婆和她家小弟的身影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邵瑞澤狐疑的看向二人。

他這次只遵從隊長的命令,直接到目的地,因為隊長說這次任務情況有些特殊,因此直到現在他還不曉得這次的任務內容。

現下看到葉芸熙,一個想法便湧上心頭,隨即開口問道:「上面拜託妳來做任務了?」

「嗯。」葉芸熙頷首笑道。

「我還沒收到這次任務的內容,妳呢?」

「似乎是殲滅一個S級罪犯集團。」

「似乎?」

「那什麼,任務內容我沒有很認真看。」

邵瑞澤頓了一下,隨即面露無奈,他想親親老婆一定是嫌麻煩了,所以才看得不走心。

反正以葉芸熙的能耐,就算沒做事前功課也不會有太大問題,邵瑞澤自然不會對她有微詞。

不過葉芸熙是這樣,但身為她忠實又可靠、積極的小弟李智勇就不是了。

所以他一把搶過解說的活,開口就道:「是殲滅S級犯罪集團的任務沒錯,領頭的人是……」

李智勇將資料記得清清楚楚,不但將所有資料上有的罪犯名字與他們相應的身分給一一報出,還將他們這些年以來的所有事蹟,以及調查出的可能位置給詳細說明了遍。

邵瑞澤想,自家隊長大概也沒料到他家親親老婆會這麼不負責任,倒是老婆帶著的小弟卻陰錯陽差的完成了告知動作。

不管過程如何,總之結果是完美的,所以得到任務內容的邵瑞澤帶著葉芸熙和李智勇前往疑似敵方大本營的地點探查情況。

李智勇也是知曉葉芸熙情況的知情者之一,因此邵瑞澤雖然對自家親親老婆身邊有個跟屁蟲而不滿,但對於這次任務倒是沒太多擔心。

雖然這樣凸顯他的無能,但既然他家老婆親自出馬,那麼只要確認資料上的地點是敵方大本營後就能直接踹了他們的窩了。

抱持著如此想法的邵瑞澤已經打定主意,將這個很快就能完成的任務放在最末端,開始仔細規劃回去後要和親親老婆如何共度美好時光。

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原本以為很快就能完成的任務,偏偏葉芸熙卻提出了讓李智勇行動的要求,美其名訓練。

邵瑞澤:卧槽!你這該死的電燈泡,竟然還佔用我和親親老婆的相處時間!

邵瑞澤很憂傷,但他卻不會告訴給葉芸熙知曉,所以只是憋著滿腔悶氣面無表情的同意了。

再然後,他就震驚了。

在遇到葉芸熙之前,李智勇的存在感明顯是薄弱的,但這對觀察入微的邵瑞澤來說,要記住這個人並不困難,甚至可以說是下意識的去觀察周遭所有人事物,也因此就這麼發現了這個人。

對於李智勇,邵瑞澤的記憶只停留在存在感薄弱、能力中下等,然而不過幾個月不見,在葉芸熙語音剛落,就見李智勇一個飛速便不見蹤影。

速度媲美一名優秀的特種兵。

這無疑超出邵瑞澤對李智勇的認知,連帶的對對方占用他和自家老婆相處的美好時光的不滿猛地降低,注意力瞬間就放在這名小兵身上。

然後當李智勇帶著情報回來時,邵瑞澤看了眼手錶,驚訝的發現對方竟然只花了短短十分鐘。

他們這次要殲滅的對象可比當初那位林山華還難纏,此刻他們所在的地點要是敵方大本營,想混進去的難度無疑是難上加難,就是邵瑞澤都不敢保證獨自一人也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不引起絲毫騷動便得到想要的情報。

由此可見,李智勇的身手不只能加入特種兵,恐怕在某些方面還勝過特種兵。

想起葉芸熙列給對方的訓練菜單,邵瑞澤心中更是一陣火熱。

尤其在葉芸熙一聲令下,李智勇一馬當先的殺進敵方大本營的瘋狂舉動。

對於葉芸熙這般作法邵瑞澤只當她是有把握不讓李智勇受到傷害才敢這麼大膽的讓人做出如此危險的舉動,然而當邵瑞澤看著李智勇撂倒敵人的那銳利身手後,他不只對葉芸熙給的訓練菜單感到心癢難耐,還升起一股被人追上的猛烈危機感。

他可是要成為僅次於自家親親老婆的強者,怎麼能被一個小兵給比過去!

於是在這次行動結束後,邵瑞澤一頭栽進了瘋狂訓練中,而這不計一切代價折騰身體的後果就是受了很嚴重的傷,甚至到了必須退出軍隊的地步。

聽到消息的葉芸熙很無奈,在見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邵瑞澤後更是好氣又好笑。

「我說嫂子,這傢伙為了能追上你簡直連命都不要了,要是知道他再也別想靠近妳一定會很難過,所以等他醒來了,嫂子妳……安慰安慰他吧。」通知葉芸熙前來的曹景昊抹了把臉,對於發生在自家兄弟身上的事,雖然氣惱,但更多的還是無奈。

畢竟他也是知道葉芸熙實力的知情人之一,身為葉芸熙老公的邵瑞澤哪怕希望渺茫,會想盡可能將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去也無可厚非。

所以他實在無法責備自家兄弟的亂來。

葉芸熙也清楚邵瑞澤這麼做的原因,因此她也不生氣,只是看著病床上一臉蒼白的男人心底就是一陣不喜,她抿了抿唇,扭頭向一旁的曹景昊道:「幫我把他帶回家。」

曹景昊雖然不解,但心底還是十分相信葉芸熙不會亂來的,因此二話不說就著手進行處理,將昏迷中的邵瑞澤送回家中。

然後將人安置好的曹景昊就被趕出去了。

曹景昊:卧槽!這用完即丟的既視感也特麼太強烈!

可惜他已經被丟出門外,就算心中有再多的不滿也只能含淚吞回肚裡去了。

所以他並沒有看到,坐在昏迷中的邵瑞澤身旁的葉芸熙僅僅只是抬手對著他,手裡猛地亮起綠光,就見他身上的傷勢瞬間癒合,完好如初。

而原本應該要昏迷個幾天的人,也在綠光消失後悠悠轉醒。

邵瑞澤剛醒來時腦袋還有些發懵,當視線對上葉芸熙時還有些心虛,但隨後發現自己身體的異狀後,瞬間就從床上跳了起來。

他身上的傷,全沒了。

「怎麼回事?」邵瑞澤微蹙眉頭,隨後竟是抓起葉芸熙的手上上下下仔細察看。

他不知道異能是什麼東西,又是怎麼運作的,但他知道自己的傷勢有多重,眼下卻一點傷都沒有,這麼神奇的事除了葉芸熙,這世上恐怕也沒第二人能做到。

但就因為不知道所謂的異能是怎麼運作,對方口中的精神系異能又能做到何種程度,下意識就將事情往壞的方向想,覺得葉芸熙一定是付出了什麼代價才讓他的傷勢恢復。

這才有眼下的舉動。

葉芸熙顯然也看出他的想法,心底一暖,就是對男人這次的魯莽舉動再有不滿,也在這一刻全數消散了。

「放心,我沒事。」

「那我的傷是怎麼回事?妳真的沒事?不會有影響吧?」一連串的問題夾雜著濃濃的緊張與恐慌,邵瑞澤是真的怕自己害了葉芸熙。

要是葉芸熙真因為自己而受到絲毫傷害,恐怕今後的人生他都得活在後悔中。

「沒事,其實是我忘了跟你說,我是雙異能者,還有一個異能是治癒。」

「……」

於是,知曉邵瑞澤受重傷的人不但發現他生龍活虎的回歸部隊了,對自己的訓練還一次比一次瘋狂,偏偏就在眾人每每以為他這次要完,下一秒又見他生龍活虎的繼續玩命,實力更是像火箭般的直往上衝,然後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他們不知道邵瑞澤為什麼能一次次從鬼門關回來,卻是知道他這樣的訓練方式恐怕除了他再也沒人能嘗試成功的。

邵瑞澤當然不會傻傻地告訴眾人這是葉芸熙的功勞,但還是將葉芸熙列出的訓練菜單丟給眾人。

葉芸熙的訓練方式雖然不適合這個世界的人,但要列出能訓練出一名優秀特種兵的訓練菜單還是可以的。邵瑞澤之所以會受傷,是因為他的訓練是按照她列出的訓練菜單的雙倍模式,而她的訓練菜單本就對這世界的特種兵來說都不見得能簡單完成,他這一超荷訓練,會受傷也是理所當然。

也好在葉芸熙有治癒異能,於是邵瑞澤依舊亂來,實力也如他所願的往上提,終是達到了僅次於葉芸熙實力的成就。

然後心滿意足的邵少校就樂顛顛的接手李智勇的訓練,將人丟到一旁讓他自個兒玩去了。

葉芸熙本就對這位小弟不太上心,對此也只是笑笑不語。

於是邵少校便獲得更多與自家親親老婆相處還不被人打擾的美好時光。

簡直完美。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