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妳的秘密呢?」邵瑞澤有些依依不捨的放開葉芸熙的手,端起碗飯夾著還有些餘溫的菜,小心翼翼的餵著她。

葉芸熙心安理得的接受邵瑞澤的伺候,本來想著聞著雖香,外觀看起來也不賴,但味道未必好吃,誰知在吃下第一口意外發現竟然還不錯,雙眼跟著爆發出更加閃亮的光彩,眨巴著眼看著他。

邵瑞澤搖頭失笑著,知道小傢伙是很滿意自己的廚藝,想著方才她直嚷嚷著好餓,卻又是吹頭髮又是和自己講這些日子的事情,反正也不急,就乾脆親自動手,你一口我一口的將人給餵飽了。

吃飽後將葉芸熙輕放在一旁,自己則將碗筷收拾到廚房去洗碗筷,整理完一切才擦著手出來。

然後就看到明顯有些昏昏欲睡的小傢伙乖巧窩在沙發上的模樣。

邵瑞澤一把將人給抱起,儘管動作輕柔緩慢,卻還是驚醒了警惕性極高的葉芸熙。

幾乎是葉芸熙睜開雙眼的下一秒他就看見了,因此也看見了那雙眼睛在張開的瞬間就沒有剛睡醒的迷濛,清亮有神的完全看不出方才在打瞌睡。

這是隨時處在警惕狀態下的人才會有的,深入骨髓的行為。

邵瑞澤的心莫名一疼,到底是怎樣的生活讓小傢伙不得不隨時提高警覺呢?

「沒事,想睡就睡吧。」他邊輕聲哄著,邊抱著人回房。

葉芸熙沒有說話,只是睜著圓亮的大眼看著邵瑞澤將自己抱上床,拖好鞋蓋好棉被,替自己忙上忙下的這才關燈上床將自己摟進懷裡,她扭了扭身體,尋了個讓自己舒服的姿勢,任由他摟著自己的腰,這才微抬頭繼續盯著他看。

「怎麼了?一直看著我幹麻?」邵瑞澤有些好笑的摸摸她的頭。

「邵瑞澤,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一句話,就讓邵瑞澤整個身體僵硬無比。

「我的世界在五年前迎接末世,就像那些喪屍片一樣,滿街的喪屍到處跑。」

抱著葉芸熙的手臂緊了緊。

葉芸熙微垂下眼,乾淨輕柔的嗓音繼續道:「末世開始後,有人成為喪屍,有人還是普通人,有人得到異能。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類似的小說,就是那種可以隨便噴火放水的能力,我們稱為異能者。異能者的身體素質比普通人高,如果再鍛練下去,也是能成為普通人望塵莫及的存在,而我得到的是精神系異能,除了身體素質提高之外,大腦也被大幅度開發。」

「所以妳今天是用那個精神系異能?」這麼一來就能解釋瞬間將林山華一夥人解決掉的神奇場景了。

「精神系異能除了提高大腦開發程度之外,只要多加練習也能成為一種攻擊能力。」也算是承認了邵瑞澤的問題。「我是孤兒,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末世爆發後我試著找人依靠,但是卻被狠狠的背叛。」

額上有著溫熱的觸感,那是邵瑞澤帶著心疼的親吻。

「我逃了出去,也因為那件事,我知道這世上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誰也不能相信,所以我不斷的提升實力,哪怕瀕臨死亡,我也深信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

邵瑞澤懂了,懂懷裡的小傢伙為什麼會有如此高強的實力,懂她為什麼會有這麼高的警戒心,也懂她行事風格為什麼這麼隨心所欲。

因為環境所逼,因為想要活下去。

也明白為什麼當初小傢伙會提出和自己結婚,就為了能成為邵家人。

當時雖知道緣由,卻比不上知道前因後果後的深刻認知。

因為葉芸熙在原本的世界過得太冷太黑暗了,而身處在黑暗中的人無不渴望光芒,所以哪怕只有一點,只要看到那抹光亮便會想要緊緊抓住。

所以嚮往溫暖的她,抓住了他。

也好在她抓住的人是他,要不現在還真不知道上哪哭去。

「我好不容易爬到世界排行榜前十,誰知道有一天一覺醒來就出現在這個世界了,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人抓住當人質。」

回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邵瑞澤也忍不住微微一笑。

記得當時還以為小傢伙人畜無害等著他搭救呢,誰曉得就在他暗恨自己無能為力時,人就都給懷裡的小傢伙給解決掉了。

「所以現在的妳就算和全世界為敵也不足為懼對吧?」

「嗯。」

「那除了幫俞修馳工作,有沒有興趣加入部隊?」邵瑞澤雖然知道葉芸熙的實力不太適合加入軍隊,但還是忍不住問。

只要葉芸熙願意低調行事,就算不願意也沒關係,只要加入部隊,他們的相處時間就能夠增長。

在這之前得叫隊長把人拉進隊伍裡才行,不擇手段……

邵瑞澤在內心各種盤算,卻比不過葉芸熙的一句:「不要。」

「……雖然我知道讓妳加入部隊不是明智之舉,但是妳拒絕的會不會太快了點?」邵瑞澤覺得很委屈,就不能表現得很想和他多相處一點嗎?

「老實說吧,就算我的實力暴露了也無所謂,反正這世上對我來說毫無威脅可言。你不如去問問能不能將我的檔案歸入機密,我偶爾可以幫幫你,加入軍隊就免了吧。」

「為什麼?妳不喜歡?」

「安逸生活得來不易啊……」

葉芸熙的語氣帶著感嘆,還有著難以言喻的情緒,卻是讓邵瑞澤沉默了。

伸手摸摸女孩軟嫩的臉頰,他親了親她的嘴角,帶著小心翼翼與呵護。

「嗯,妳想怎樣就怎樣吧。」語氣透著明顯的寵溺。

葉芸熙心下一暖,呵呵笑著又在邵瑞澤懷裡搞怪了。

邵瑞澤也任由她胡鬧,臉上始終掛著笑。

 

這次俞浩峰直接做主給邵瑞澤一個月的假期,實在是因為他和曹景昊這次的任務花費時間太久,而這位隊長也不是個廢人,帶著剩下的隊友早已處理好不知道多少項任務。

這次跑來T市前處理的任務正好進入尾聲,這才得空帶著人馬跑來幫忙。

這要是再不來,天曉得邵瑞澤和曹景昊又要被馬良豪禍害到多久。

也是邵瑞澤幸運,正巧這幾個月處理的都是大案件,雖然隊伍裡少了他和曹景昊二人,但能加入特種部隊的哪個不是菁英中的菁英?更別說俞浩峰這位隊長是有手段有能力的,要完成任務還不成問題。

剩下的就都是些相對來說較簡單的,這才這麼大方直接就給邵瑞澤放了個長假。

就是苦了曹景昊,連一天假都沒有又要回去繼續出任務。

不過怪也只能怪他完全沒提,更別說和俞浩峰開口的是葉芸熙。

俞浩峰也是從小就認識邵瑞澤的,哪裡不知道這小子什麼個性,猛地看見他身邊多了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妹子,頓時就像打了雞血般,恨不得兩人好好培養出什麼才好。

要是當時知道兩人已經結婚了,想必會直接興奮的踹一腳吧。

誰叫他還是單身狗呢,咳。

然後這一個月,邵瑞澤都跟著葉芸熙到處跑。

俞修馳的公司本就因為葉芸熙而比預期還要早升上去,現在就算葉芸熙做個甩手掌櫃他也不介意,因此這一個月她也乾脆不去公司。

於是兩人就全國到處跑了。

畢竟只有短短一個月,要想出國玩得盡興明顯是不夠的,因此最後就變成了玩遍國內各個地方。

然後邵家人發現這對形婚夫妻感情升溫了。

貌似還升得挺快的。

於是溫雅姍發話了。

「婚禮?」葉芸熙眨了眨眼,狐疑的看向邵瑞澤。

邵瑞澤摸了摸鼻子,才有些無奈的說:「媽叫我們辦婚禮,可以不大,但一定要辦。」

「那就辦吧。」

沒想到葉芸熙會答應的這麼快,腦海裡轉著的各種說服理由瞬間成了無用功,邵瑞澤呆愣了一會才有些難以置信地問:「妳不是不喜歡?」

「可是你想辦。」

一句話,瞬間就讓邵瑞澤心臟猛地狂跳。

邵瑞澤確實想辦一場令她難忘的婚禮,婚禮可以不盛大,但一定要讓她成為最美麗最亮眼的存在。

可是她不喜歡,所以他不辦。

卻沒想到她也會遷就他。

「好,我們辦。」邵瑞澤傻笑著說。

葉芸熙也笑了。

一場遲來的婚禮就這麼快速舉行,小倆口本來是打算請少部分人,誰知邵家人一聽瞬間就不滿了,溫雅姍更是直接將事情全給攬了過去。

實在是因為邵瑞澤所謂的少部分只有邵家人和部隊的幾位朋友,於是本來說小辦也好變成了堅決大辦。

邵家在軍界本就有些名望,人口又多,認識的人自然也多,且還包含商界、政界、醫界……總之就是什麼人都有交情。

而什麼都不用做只等著吃吃喝喝試禮服的夫妻倆,直到婚禮當天才發現自家人到底請了多少人。

「小辦?」葉芸熙挑眉看向偷偷跑來找她的邵瑞澤,眉眼裡溢滿了笑意。

「咳!妳也知道,這些都是媽一手包辦的……」他摸了摸鼻子,然後傻傻的笑看著穿著一襲白色婚紗的小傢伙。「嘿嘿,媳婦兒妳真漂亮。」

葉芸熙只是用眼角瞥了他一眼,但就是這一眼,盡現風情。

惹得某人忍不住親了她一口。

「沒關係,辦大了也好。」親完之後心滿意足的邵瑞澤攬住葉芸熙的腰肢,「這樣大家都知道妳是我的了。」

葉芸熙有些哭笑不得,但更多的還是內心溫暖。

她微微一笑,抬頭,賞他一個香吻。

也許他們的愛開始的很突兀。

也許他們其實都不懂愛。

但他們還是選擇了在一起,而顯然的,他們彼此都很滿意這樣的關係。

也許他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也許剛開始沒多少甜蜜,不能否認的是他們之間相處的模式越發融洽,也漸漸帶上了些許的甜。

他們不確定這究竟是不是愛,卻無比確信。

他們,喜歡彼此。

所以在一起,永不分離。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