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芸熙很餓。

雖然使用了精神系異能,但畢竟這能力已經使用了將近五年,已經到了運用自如的地步,不過區區將四五十人用暈對她來說小事一樁,疲憊什麼的還真沒有。

就是餓。

讓她意外的是邵瑞澤竟然親自下廚了。

本來和邵瑞澤喊餓的本意是叫他叫外賣或是帶她出去吃飯什麼的,誰知道卻被笑咪咪的趕去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頭髮都還來不及擦乾就聞到陣陣香味,勾得她的胃都忍不住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於是就這麼濕著頭髮、光著腳丫子跳啊跳的跑到廚房去了。

邵瑞澤手裡端著一盤剛炒好的菜,出來就看到這樣的葉芸熙,這讓他微蹙眉頭:「怎麼不吹頭髮?」

「好香。」葉芸熙聞聲抬頭,下一秒就愣在原地。

──邵瑞澤穿著圍裙。

然後她終於意識到,眼前這一桌香得令她食指大動的菜餚,似乎是他做的。

「你……這些都是你做的?」

「嗯。」邵瑞澤放下手中的盤子,拉著葉芸熙就說:「先把頭髮吹乾。」

「可是我好餓。」扁著小嘴,看起來還有些可憐。

邵瑞澤有些好笑,但還是不容反駁,也不用她走直接就將人抱起走進臥室,輕放在床上後就自個兒進浴室拿毛巾和吹風機去了。

葉芸熙就這麼坐在床上看著邵瑞澤為自己跑前跑後,手裡拿著毛巾輕柔地替自己擦著頭髮,然後用吹風機替自己吹乾頭髮。

邵瑞澤的動作輕柔,舒服的讓葉芸熙差點睡著,這要不是肚子餓得隱隱作痛,恐怕她真會睡過去。

嬌氣。

葉芸熙突然發現自己貌似在來到這個世界短短不到一年,就變得有些嬌氣了。

想當初一天能吃上一餐就很不錯了,現在竟然禁不起餓……

尤其在邵瑞澤替自己打理好頭髮後,二話不說又抱著她來到餐桌前,自己那內心深處的理所當然感。

這樣不好。葉芸熙蹙起眉頭。

「怎麼了?」添了碗飯遞給葉芸熙的邵瑞澤一眼就看到小傢伙的表情,瞥了眼桌上的菜想了想,才有些不確定地問:「妳不喜歡?」

葉芸熙搖了搖頭。

邵瑞澤坐了下來,很自然的將人攬到懷裡,輕捏了捏女孩軟嫩的臉頰才笑著說:「怎麼了?」

「你……」葉芸熙抿了抿唇,「對我太好了。」

邵瑞澤先是愣了一下,才笑著說:「妳是我老婆。」

「可是我們只是形婚。」

「我喜歡妳。」

葉芸熙沒想到會得到這麼直白的表白,這讓她先是懵了一下,眨巴著迷濛的大眼看向他。

那可愛的表情,邵瑞澤的手指輕顫了下,勉強壓住想強吻的衝動。

「那什麼,離開之後才發現我好像喜歡上妳了,所以只是我想對妳好,妳不要有壓力。」他伸手握住葉芸熙白嫩的小手輕聲說。

葉芸熙低下了頭,原本在這次行動中被自己強壓下的念頭再次升起。

雖然在行動結束後,她就和他說過好像有點喜歡他的話,但實際上她還來不及細想自己的想法。

現在這樣的感覺再次浮現上來就有些明顯了。

她不是不懂情感,而是末世五年的生活讓她不敢輕易愛上誰,只是這極高的警惕心早在來到這個世界就漸漸降低了。

尤其在意識到這個世界安全到令她難以接受的地步後。

所以邵瑞澤這個人幾乎可以說是非常輕易的就走進了她的心,然後生根發芽。

只是一直以來她都沒發現。

是因為什麼呢?怎麼就這樣喜歡上他了?

葉芸熙再次抬頭看向邵瑞澤,後者也微笑著回看她,眼底溢滿了明顯的寵溺與柔情。

然後,她飛快的抬頭,粉嫩的小嘴就這麼印上他的唇角。

邵瑞澤簡直無法相信方才發生的一切。

事實上就在剛才以前,他都還在忐忑焦慮中。

因為小傢伙的反應實在太奇怪了,就好似行動結束後那小小聲的說有點喜歡自己的話只是他的一個美好幻想般。

他甚至在思考,其實小傢伙還沒有喜歡上他,而自己現在表明心意明顯是嚇到小傢伙了,所以接下來要怎麼安撫她呢?

剛才那樣說有沒有不妥呢?

以後該怎麼辦呢?他的假期可不長啊……

就在邵少校思考著要用什麼完美理由向隊長請個長假時,嘴角就多了個柔軟觸感。

雖然只有一瞬,但他還是在大腦重新運轉後知曉了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他被親了。

還是被自己喜歡的小傢伙……親了……

莫名有種中大獎的感覺,邵瑞澤突然想要抱著懷裡的小傢伙去外面跑個幾圈冷靜一下。

「芸熙,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開了口才發現,他的聲音變得異常沙啞,語氣更帶上難掩的壓抑。

「知道,親你呀。」葉芸熙回身摟住邵瑞澤的脖子笑著說。

邵瑞澤有些艱難的吞了口口水,才接著問:「那妳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葉芸熙眨巴著圓亮的大眼看著邵瑞澤好一會,才微微歪頭有些不確定的說:「把我交給你?」

轟──!

邵瑞澤覺得自己的腦袋在這一瞬間有被砲彈轟炸的錯覺,嗡嗡作響的讓他難以思考。

邵瑞澤久久不語,這讓葉芸熙有些奇怪的看著他。

「怎麼了?」她微蹙眉頭,小臉上寫滿了不解。

看著這樣的她莫名就讓邵瑞澤有些無力,他將頭埋在她的肩窩處,有些哭笑不得的問:「妳真的知道妳在說什麼嗎?」

「知道呀。」葉芸熙垂眸看著身前的腦袋,手指動了動,最後還是按耐不住的伸手摸了摸那因為剪得極短而有些刺人的頭髮,手下的觸感頓時讓她不亦樂乎的玩了起來。

邵瑞澤很快就發現小傢伙這是玩起自己的腦袋來了,但他也不介意,乖乖維持著姿勢任由她摸自己的腦袋,嘴裡還不忘繼續問:「那妳跟我說清楚點。」

「怎麼?不相信呀?」葉芸熙咯咯笑著。

「嗯,所以妳說清楚講明白?」

「那有什麼問題?就是說我發現我好像也喜歡上你了,既然你也喜歡我,那我就把自己交給你呀。」

女孩的聲音柔軟無比,說出來的話卻是讓邵瑞澤激動異常,彷彿天上掉下了份大禮似的,久久平復不下來。

他沒想到會有意外之喜,小傢伙竟然也喜歡上他?

「那俞家那小子呢?」

「俞家?你說俞修馳?」在得到邵瑞澤輕聲的肯定回應後,葉芸熙才笑著說:「我跟他就是合作夥伴的關係呀。」

「妳怎麼跟那小子聯繫起來了?」聲音帶著些鬱悶,似乎還有些委屈。

儘管相處時間短,但這樣的邵瑞澤卻是葉芸熙尚未看過的,瞬間雙眼撲閃撲閃,顯得很是喜歡,摸著他腦袋的雙手跟著就轉移到他的臉頰輕輕捧起。

邵瑞澤順著她的動作抬頭,映入眼簾的就是小傢伙一副很開心的表情。

還以為是因為提到俞修馳這個人而開心,這讓邵瑞澤心下頓時喀噔一聲,內心陡然升起一股危機感。

然而這危機感維持不到幾秒鐘,就被葉芸熙的一系列動作給打個煙消雲散了。

葉芸熙先是狠狠的親了邵瑞澤一口,接著哈哈大笑著抱住他,一顆小腦袋還不安分的蹭呀蹭的,搞得後者一陣心癢難耐,一番折騰後才說:「吃醋的瑞澤好可愛喲!」

「……」

邵瑞澤很鬱悶,但這樣的葉芸熙在他眼裡何嘗不也是種可愛,因此看著看著,眼神就柔和下來,表情多了無奈與寵溺。

「我跟你說呀,你離開之後我花了三個月學了好多東西吶……」

葉芸熙將邵瑞澤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一件件細細的說著,他安靜的聽著,偶爾詢問個幾句,手還不忘把玩著她的小手,待她講完後應了她的要求,將他離開後發生的事情也說了一遍。

雖然他的任務是機密,按理講是不該告訴葉芸熙的,但經過這次行動後邵瑞澤很清楚一件事──葉芸熙非常不好惹。

不是因為害怕她的威壓而選擇告訴她,而是因為哪怕告訴她也無妨。

因為她有能力保護好自己,所以他放心。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