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眼所看不見的,成千上萬由精神系異能形成的細針一支支射進一夥人的腦裡,就見視線所及的敵人一個個倒了下來。

「怎麼回事?」邵瑞澤驚愕地看著眼前的場景,隨即想到什麼似的,猛地轉頭看向葉芸熙。

「是我做的。」葉芸熙大方承認。

「妳……」邵瑞澤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還好這次行動只有他們幾人,而且現在看到這場面的只有他,要不然……

莫名覺得一陣後怕,邵瑞澤一把將葉芸熙抱進懷裡。

葉芸熙先是被這突如舉動驚了一下,在感覺到抱著自己的身體在隱隱顫抖,感受著邵瑞澤明顯透著後怕的心情,她知道他在擔心她,這讓她忍不住閉上雙眼,接受這溫暖的懷抱。

然後伸手回抱住他的腰。

「這就是妳的秘密嗎?」邵瑞澤的聲音有些沙啞。

「不算是呢。」葉芸熙咯咯笑著。

被葉芸熙明顯的笑意感染,邵瑞澤也忍不住掛起了笑。

「回去跟我說說?」

「好啊。」

葉芸熙答應的太爽快,以至於邵瑞澤一時間覺得自己似乎聽錯了。

還是葉芸熙在他懷裡用力點頭,又哈哈笑著在自己懷裡胡鬧才相信對方是真的答應了。

「我以為妳會唬弄我。」邵瑞澤摸了摸鼻子。

在他懷裡的葉芸熙微抬頭,睜著一雙明亮大眼看著他想了想,才笑著小聲說道:「大概是因為,我好像有點喜歡上你了?」

「什麼?」邵瑞澤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

剛才小傢伙說什麼了?

好像有點喜歡上他?

這應該……不是他幻聽吧?

但葉芸熙只是在他懷裡嘿嘿傻笑了下,然後就溜出他的懷抱跑了出去。

邵瑞澤雙眼熾熱的看著葉芸熙的背影,直到對方的身影消失在視線範圍內才搖頭失笑著。

反正接下來,他會有時間的。

曹景昊怎麼也沒想到不過短瞬間事情就解決了。

當他看到葉芸熙跑回來時,他以為她是來搬救兵的,或是邵瑞澤出事了。

畢竟槍聲響亮,他們雖躲著,不想聽到也難。

哪知她劈頭就一句解決了,找人來把那夥人帶走吧。

他有沒有聽錯?已經解決了?他們離開到現在才過多久?

曹景昊抬手看了看錶,三分鐘。

三分鐘就把一個S級通緝犯的大本營給挑了?

他抹了抹臉,不知道他們這些軍人還有沒有存在的必要?

看看身旁的李智勇。

好吧,跟他的反應差不多,看來確實不是他一個人的問題。

任命的曹景昊聯絡特種部隊的隊長,因為在和對方打招呼時,隊長特別交代過事情結束後,後續處理由他們來負責。

顯然也是知道馬良豪的事蹟。

隊長俞浩峰的動作很快,令曹景昊意外的是隊長本人竟然也親自前來。

「隊長,你什麼時候來T市的?」曹景昊跟在自家隊長後面狐疑地問。

「你一聯絡我就趕緊把手邊的事情處理掉趕來了。」俞浩峰看了看四周,在見到自己要找的人後立刻抬步朝對方走去。

曹景昊還以為自家隊長是擔心他們出事特地趕來幫忙,正感動的差點就痛哭流涕,還來不及說什麼就見對方抬腳走人,瞬間就收起本就沒流出多少的眼淚,在見到隊長是走向葉芸熙和邵瑞澤後,頓時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感情您老是為了小姑娘來的吧!

曹景昊簡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好奇心佔據整個心頭,因此沒猶豫太久他就跟著朝三人跑了過去。

一走過去就聽到自家隊長爽朗的說:「當初看到妳的檔案還不相信呢,沒想到瑞澤說的都是真的!」

「什麼真的?」曹景昊好奇地問。

「瑞澤回來前不是逮捕不少罪犯嗎?那些排得上位的幾乎都是這小姑娘抓的。」

「真的假的?」曹景昊驚愕地看著葉芸熙,後者只是微笑不語。

突然想到這一窩人只花了三分鐘,曹景昊正想開口問葉芸熙是怎麼辦到的,就看到邵瑞澤對他投以警告的眼神,頓時就閉上了嘴巴。

也是在這時候才意識到葉芸熙的不簡單,且最好不要輕易暴露。

但是那個叫李智勇的小哥怎麼辦?難道要用催眠洗去他的記憶?

眼下不是詢問的好時機,曹景昊也只能沉默的跟在一旁。

直到事情結束了,俞浩峰這才帶著一夥人離開,且在葉芸熙的開口下,准許邵瑞澤的短暫假期。

雖然開口的是葉芸熙,且對方說得突然,讓毫無準備的邵瑞澤懵了一下,卻也不出聲反對。

反倒讓擅作主張的葉芸熙有些不好意思。

「沒關係,反正我也想妳了。」他說,臉上還掛著能夠溺死人的寵溺笑容。

葉芸熙的臉瞬間就燒紅了。

紅撲撲的,看起來更加可愛。

可愛的讓邵瑞澤恨不得立刻把人摟在懷裡,可惜現在他們人還在外面,附近還有不少弟兄在忙呢。

獲得假期的邵瑞澤帶著葉芸熙將所有事情辦妥後,就回家去了。

美中不足的是後面跟了兩條小尾巴。

「你們跟來幹什麼?」邵瑞澤有些不悅的蹙起眉頭,看著不請自來的曹景昊和李智勇。

「不是,我說哥兒們,說你見色忘友你還真他媽見色忘友啊?」曹景昊被邵瑞澤的話說得差點將嘴裡的水噴了出來,好不容易吞下去了,這才哭笑不得的說。

「有什麼事難道不能明天說嗎?」邵瑞澤依舊不滿。

「卧槽!有假放的是你不是我,你他媽跟我說明天?」曹景昊氣得跳腳。

同樣是長期出任務,憑什麼這小子就有假好放,他就沒有?不公平!

邵瑞澤才懶得管公平不公平,雖然不是由他親自開口,但總歸還是因為有開口,這才得到了假期,所以他只是笑了笑:「誰叫你不說,怪我囉?」

曹景昊:媽蛋,這日子真沒法過了!

不過曹景昊還是很欣慰的,多少年沒看到這麼鮮活的兄弟,因此怒氣也不過升起一瞬便降了下來。

「說正事,這小子怎麼辦?」曹景昊隨意朝李智勇比了比。

邵瑞澤直接就看向葉芸熙。

他不是沒想過要處理李智勇,比起口頭上的警告,對方雖然看起來不像是會把不該說的話隨意說出去的性子,但到底還是沒保障的。

想要保護葉芸熙,再小的事都是他必須考量到的,哪怕她其實並不需要。

但同樣的,經過這次的事情後,邵瑞澤同樣清楚,葉芸熙是個比誰都看得明白的人,既然她沒有主動發話,那顯然是已經有了打算。

所以他看她,臉上明顯寫著:妳想怎麼辦?

葉芸熙笑了笑。

「不是我想怎麼辦,而是你想怎麼辦?」她看向李智勇,另外兩人也跟著看了過去。

李智勇在三人的注視下顯得有些窘迫,但更多的是顯而易見的興奮。

「我想跟著妳。」

邵瑞澤握緊拳頭,青筋暴起。

「為什麼?」葉芸熙有些納悶。

李智勇也不過看到她使用催眠術──雖然這個催眠術實際上是精神系異能──但之後就沒看過她出手了吧,怎麼還會想要跟她呢?

「我其實是知道待在現在這個隊伍是爬不上去的。」李智勇頓了一下,才有些靦腆的笑著說:「並不是很看重那些虛的,而是再待下去我也沒辦法做到我想要做的。妳不是軍人,也不是警察,妳沒有義務,但妳做到了我想做的。」

看得出來,他也是個極有抱負的青年。

「可是我教不了你什麼的。」葉芸熙微蹙眉頭。

並不是她不想教,而是這個世界的所有人類都達不到她這個程度,畢竟她的身體素質是經過異能強化過的。

「我就這麼說吧,我的身體和你們不同。」思考了下,判斷在場的人都是足以信任後,葉芸熙直白的說:「你們可以理解成我的身體是受過……嗯,非人道的改造?」

頓了一下,她笑了笑才繼續說:「我敢說,全世界都敵不過一個我。」

要幹掉這個世界所有人,靠得當然不是什麼身體素質、戰鬥技巧,而是精神系異能。

光就精神系異能就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人所能比擬的了,哪怕這世上真有人擁有所謂的特異功能也一樣,畢竟她的異能可是用來戰鬥的。

更別說葉芸熙還是經歷末世五年的戰鬥分子。

所以對她來說,要想毀滅這個世界還真不難。

連指頭都不用動。

邵瑞澤本就對葉芸熙的真正實力有所猜測,現在也不過是得到了更加明確的證實,因此也不算太意外。

雖然以一敵全世界超出他想像,但這卻不是他關注的重點。

他心疼的是葉芸熙口中所謂的「非人道改造」,也不知道這小傢伙究竟經歷了什麼,想必過程非常痛苦吧?

邵瑞澤恨不得立刻將小傢伙攬在懷裡,可惜他們現在是在談正事,還是嚴肅點的好。

但另外兩人就沒那麼淡定了。

「嫂、嫂子,妳……不是在開玩笑吧?」曹景昊乾笑幾聲。

可惜,葉芸熙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後果斷回答:「不是。」

曹景昊還能說什麼呢?想想三分鐘就踹掉林山華一夥人,他只能抹了抹臉,不相信也不行啊。

「可是跟著妳有肉吃呀!」李智勇雙眼撲閃撲閃著。

得,不只是有抱負的青年,還是位靦腆的逗比。

葉芸熙有些無語的抬頭望天,最後有些無力的擺手。

「行吧,等你把軍隊的事情解決了再來找我。」她隨口報了自己的手機號,然後兩人就被邵瑞澤打發走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