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和他們一起的軍人是個本性不錯的小夥子,因此葉芸熙並沒有利用精神系異能洗掉他的記憶,只有曹景昊口頭上警告他不要說出去。

先不說本就是軍人的兩人,光從邵瑞澤口中聽到的關於葉芸熙的經歷就能判斷出她也不是個簡單人,要想料理他根本小事一樁。

更別說他親眼看到的,那什麼都不用做就催眠別人的本領。

他已經做好被洗去記憶的準備了,卻沒想到只是得到個口頭警告。

這無疑是一種信任的表現。

小夥子雖然訝異,但也對三人的無條件信任感到感動,因此更加守口如瓶了。

還自願加入三人的行動。

這次行動邵瑞澤不打算靠這次的隊伍,所以他讓曹景昊向上面請求批准私下行動。

先不說這次行動的困難度,只有三名軍人行動被准許本就機會渺茫,光就隊伍裡還多一個毫不相干的人在,還是個女孩,就更別想讓人同意了。

但是邵瑞澤事先招呼過,要曹景昊據實以告。

然後上面就通過了。

曹景昊收到確認消息時簡直難以相信,反反覆覆不斷在腦海裡迴盪確認,才終於確信自己沒聽錯。

「他們竟然就這樣同意了?腦袋被門夾了?」曹景昊邊做最後的準備動作邊仍不敢置信的問著一旁的邵瑞澤。

然後他終於發現自家兄弟貌似一臉不以為意,像是早就預料到結果的樣子。

「你知道。」曹景昊頓時放下手邊的事,微蹙眉頭看向身旁的兄弟。

「什麼?」

「你早就知道上面會同意,為什麼?」

聞言,那自願加入這次行動的小夥子李智勇和葉芸熙紛紛看向面色如常的邵瑞澤。

邵瑞澤只是笑了笑:「因為他們知道芸熙。」

所謂的和上面招呼,對象自然是他們特種部隊的隊長,而隊長也是知曉葉芸熙事情的知情人之一,因此這一報告上去,剩下的他自然會全權處理,答應的當然爽快。

而由隊長處理,往上交代的當然也是知曉葉芸熙事情的那幾人。

「等一下等一下,為什麼他們會知道嫂子?」曹景昊狐疑的看向葉芸熙,見她也一臉納悶,便又轉頭看向自己兄弟。

邵瑞澤瞥了曹景昊一眼,又看葉芸熙也一臉好奇,便開口回答:「我拜託爺爺把妳的檔案歸到軍隊去了,之前妳抓的那些罪犯也記到妳檔案裡面。」

一直看著邵瑞澤的曹景昊自然沒錯過他的一系列轉變,瞬間就卧槽了。

曹景昊:感情嫂子要是沒興趣,你就不打算跟我解釋了吧!

「見色忘友!見色忘友!你這見色忘友的王八!」曹景昊憤憤的低聲叫罵。

邵瑞澤只是給曹景昊一個淡淡的眼神,後者瞬間乖的跟龜兒子。

曹景昊:媽蛋,這日子不能過。

葉芸熙見狀只是笑了笑,李智勇則是眼觀鼻、鼻關心的乖巧模樣,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曹景昊雖然也好奇葉芸熙到底做了什麼,但眼下他們可是準備衝入敵營,自然不好在嘻笑打鬧,頓時換上嚴肅表情,蓄勢待發。

邵瑞澤和李智勇也同樣進入戒備狀態,唯獨葉芸熙,如邵瑞澤第一次見到她一般,像個出來郊遊卻誤闖禁地的孩子。

格格不入。

相較於早就見識過的邵瑞澤,不會隨便亂說話、安分守己的李智勇,曹景昊直接就微微蹙眉:「嫂子,妳是不是應該要……準備一下了?」

本來想說「要認真點」,但又怕冒犯到這兩夫妻──邵瑞澤一看就是個護妻的,老婆受委屈曹景昊用他的腦袋打賭他兄弟一定第一個跳出去跟他拚──到嘴的話轉了一圈,就變成了「準備一下」了。

然而他這次卻是想岔了,邵瑞澤根本沒有絲毫不悅,還用帶著詢問意味的眼神看向葉芸熙。

葉芸熙很淡定,她甚至沒有穿上邵瑞澤替她準備的裝備,只是熟練的檢查了遍剛到手的手槍,義大利伯萊塔92F型手槍。

倒是有些懷念。

邵瑞澤頓了一下才問:「妳對槍也很熟?」

「還行。」葉芸熙頭也不抬的答道。

畢竟在末世,最重要的還是靠自身和異能來戰鬥,槍械什麼的供應量不是很足夠。

曹景昊一聽瞬間就得到一個資訊:邵瑞澤也不是很了解他老婆!

那這個女孩又是從哪裡出現,又是怎麼成為邵瑞澤他老婆的?

曹景昊雖然狐疑,但也沒開口發問。

不是他覺得現下不適合,而是葉芸熙開口一句就讓他感到天雷滾滾。

「你們這麼緊張幹什麼?」

「我的姑奶奶喲,都什麼時候了妳不緊張難道來郊遊嗎!」曹景昊抹了把臉。

「對啊,我們就是來郊遊的。」

曹景昊簡直要跪了。

他看向自家兄弟,卻見邵瑞澤面色如常,甚至還帶著絲微笑……

拳頭有點癢,不知道能不能揍上去?

此時的他們四人一夥準備潛入的地方正是林山華一夥人在T市的大本營,根據他們從那三個被他們抓回去並經由葉芸熙催眠後吐出的情報來看,近期他們將這裡當作主要交易地點,因此在這裡的人也挺多的。

人多,幹的事情風險又大,選擇的隱藏地點自然要加倍隱密。

然而林山華可不是普通人,所以他反其道而行,覺得最危險的地方亦是最安全的地方,因此軍方尋尋覓覓找了長達半年以上的據點竟然就在市中心,這著實讓他們驚訝了一下。

也只是一下。

畢竟現在知曉這事的只有在場四人,先不談毫無所覺的葉芸熙,身為特種兵的邵瑞澤和曹景昊沒多久就消化這項資訊,覺得情有可原。

而最有可能有極大反應的李智勇嘛,也不知道是他人太過老實本分還是神經大條,反應竟比身為特種兵的二人還要小。

倒是讓二人有些另眼相看。

然而這些都不是主要的,現下最讓三人注意的是葉芸熙的態度。

太輕鬆了。

彷彿就如她所言,他們只是來郊遊的。

但這裡是哪裡?這裡是林山華一夥的大本營,是危機重重的地方。

林山華是什麼人?他可是被通緝多時都尚未被逮捕到的S級通緝犯。雖然上次被葉芸熙推暈過去本是有機會將他逮捕的,但不能否認的是運氣也是一種實力,所以他逃走了。

而逃走後林山華的行動無疑再次證明,他確實對得起S級通緝犯這個級別。

他在逃走之後直接就來到T市,並做好幾筆大單,短短不到一年時間就賺了不少,漸漸的在這裡的勢力也越大,行事也越小心。

說到底,邵瑞澤再怎麼優秀也只是名年輕少校,雖說前面拖這麼久最大原因還是因為馬良豪在拖後腿,但後來決定私下處理也是費了不少時間。

這要不是正巧碰上葉芸熙,天曉得他們還要花多久才能解決?

卻沒想到連進入敵方大本營,葉芸熙還能表現得如此輕鬆。

三人中和葉芸熙明顯較熟的邵瑞澤則是在一臉若有所思後,原本還有些繃緊的身體倏地放鬆,臉上跟著掛上輕鬆的笑。

他想,葉芸熙的實力,恐怕已經不是他能想像得出來的了。

他不會去問,因為沒必要。

更何況,葉芸熙從不曾對他有所隱瞞,不過是沒那個機會展現全力罷了。

換句話說,葉芸熙的實力恐怕──

無人能敵。

邵瑞澤笑了笑,這才看向葉芸熙問:「妳打算怎麼做?」

葉芸熙看著邵瑞澤,後者的眼裡並沒有太多掩飾,一眼就能看出他此刻的內心想法,這讓她心頭一跳,卻是忍不住微微一笑。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

「妳現在這麼一說,我就肯定了。」

兩人說話打著啞謎,搞得另外兩人一臉迷糊。

曹景昊更是直接開口問:「你倆夫妻說什麼呢?說清楚講明白,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打情罵俏!」

兩人互看一眼,邵瑞澤聳了聳肩,葉芸熙則瞥了曹景昊一眼,然後丟了一句:「在這等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得不見蹤影。

好快!

曹景昊呆愣地看著方才葉芸熙站立的地方,現在已是空空如也,他眨著迷茫的雙眼好一會才回過神,轉頭和李智勇對視一眼,見對方的反應和自己大同小異便覺得有些放心。

看來不是他太爛,而是葉芸熙根本變態!

這樣一想,曹景昊轉頭就想跟自己兄弟揶揄,誰知這一看不得了。

邵瑞澤也不見了。

「卧槽!那傢伙不會跟上去了吧?」曹景昊忍不住低聲驚呼,最後和李智勇面面相覷。

「那我們現在……」

「等唄。」

「噢。」

 

邵瑞澤確實是跟著葉芸熙去了,但他怎麼也沒想到會有機會看到葉芸熙施展本領。

事實上他其實並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知道事情發生不過轉瞬間,然後什麼都解決了。

他不是為了想偷看葉芸熙如何出手,而是因為人小姑娘已經放在他心上了,讓她一人去他實在不放心。

雖然已經猜測到葉芸熙的身手不簡單。

有人說談戀愛的人智商都會降低,很不巧邵瑞澤就是最真實的寫照,所以在關係到葉芸熙的事情,他的智商總是會大打折扣。

然後就短路的總會替葉芸熙擔憂安危,所以他連招呼都不打直接跟上來了。

葉芸熙的精神網早已張開,自然知道邵瑞澤跟在後頭,而精神網就像是她的雙眼一樣,因此哪怕不用親眼所見,她也能清清楚楚看見邵瑞澤的一切。

所以她看到他眼底流露的擔憂。

他是因為擔心她才跟上來的。

這項事實讓她倍感愉悅,同時也讓她隱隱意識到另一個事實,只是此時不是細想下去的好時機,因此便將這事暫時壓了下去。

她必須先解決眼前的事。

這次行動打從一開始葉芸熙就打算使用異能來解決,畢竟雖和她不能比擬,但林山華確實算是比較棘手的。

光就這個大本營,現下人數粗略估算少說也有四五十人。

而林山華涉及的勾當實在太廣泛了,就算所有人各配有一支槍她也不意外。

邵瑞澤明顯就打算私下行動,接觸過馬良豪的葉芸熙很清楚他絕對不會選擇靠現在這支隊伍來行動。

而想要面對這樣的情況,又想要私下解決,最好的辦法就是由她上場。

葉芸熙可以單靠體術,畢竟她的身體素質和普通人相比可是天差地別,只不過要解決所有人需要多花點時間。

當然,所謂的多花點時間是和使用異能相比。

大概是一秒和一分鐘的差別。

簡單來說就是葉小姐懶了,所以她直接來到一處相對較大的空地,在邵瑞澤尚來不及反應時抬手朝上空發了一槍。

「砰!」

邵瑞澤傻眼的看著越來越多人朝他們這裡跑來,一個個手上端著槍,他二話不說直接跑到葉芸熙身邊。

本想將人給拉跑的,大手一伸卻反被一隻小手壓下,邵瑞澤低頭一看,葉芸熙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手上,他又抬頭看她,卻見她朝他安撫一笑。

「沒事。」她說。

邵瑞澤抿了抿唇,下意識的將人護在自己的保護範圍內。

葉芸熙臉上的笑容加大了些。

然後,精神系異能發動。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