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被邵瑞澤等人帶回來的三人已經被帶到一間房間裡且已經清醒,三人的雙手被銬在椅子上,大老爺們似的坐在那。

這是葉芸熙和邵瑞澤進去時看到的場景。

曹景昊就在外面待命,與他一起的還有現在待的隊伍裡的一名軍人。

雖然不知道這兩人怎麼就帶著一個小女孩來,甚至副隊長還直接將人帶進去,但他也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因此只是沉默的執行照辦。

本來就有恃無恐的三人一見到有個漂亮妹子進來,雙眼瞬間就亮了。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穿的不是軍裝,而是正裝。

美中不足的是她穿的不是裙子而是褲子。

但沒關係,貼身的正裝完美勾勒出她的好身材,這讓三人頓時就熱血沸騰,恨不得馬上把人拉到身下狠狠欺負一番。

腦海裡塞滿了各種猥瑣不堪的畫面,連帶著表情也變得更加猥瑣,一看就知道此刻想得一定不是什麼好的。

尤其那噁心的眼神直放在葉芸熙身上,邵瑞澤的臉色頓時就難看無比。

這場景不久前才經歷過,不過對象是他目前的上司,馬良豪上校。

儘管馬良豪最後被嚇得差點尿褲子,但邵瑞澤還是挺想上前揍他一頓,可是他的身分不容許那麼做。

本來就憋了滿肚子的火氣,現在又見這三人這般看著自己的小傢伙,頓時就有些忍不住了。

葉芸熙卻在這時拉了他一把。

邵瑞澤知道小傢伙這是不讓他出手,無奈之下也只好憤憤的捏了她的手一把。

當然只是輕輕的捏,他可捨不得捏痛了她。

葉芸熙心裡有些暖暖的,所以抬頭給邵瑞澤一個微笑,晃得在場眾人都失了神,回過神的邵瑞澤更是恨不得把人縮小塞進口袋,不想再讓更多人看到這樣的小傢伙。

而那三人回過神後卻更加忍不住,興奮的直接就嚷嚷出聲。

「喂喂喂,小妞挺漂亮的,過來給哥哥抱抱!」

「哈哈哈!小妞別理那傢伙,來哥哥我這邊,絕對溫溫柔柔,還讓妳爽翻天哦!」

「別聽那兩個說的,哥哥我這有個玩具,保證讓妳喜歡的不想離開!」

三人越說越興奮,說出來的話也越來越下流,就是在外面待命的曹景昊都額爆青筋,恨不得衝進來揍他們幾拳,更別說邵瑞澤了。

要不是葉芸熙一直牽著他的手,他大概早就衝上去了。

三人講了很久,直到口乾舌燥了才有些狐疑的看著兩人,納悶怎麼都不說話呢,難道就是個軟腳蝦?

後又想到他們這夥人耍著軍隊人這麼久,而且就算三人被抓,想必再過不久也會有人把他們撈出去,頓時膽子又更大了,臉上表情也更囂張了。

然而就在三人又打算吐出一嘴的穢語時,突然大腦一懵,意識模糊。

葉芸熙牽著一臉狐疑的邵瑞澤坐了下來,悠悠哉哉地說:「問吧。」

「妳什麼時候動手的?」邵瑞澤這才驚覺三人已經被催眠了,可方才明明就沒見小傢伙做什麼動作啊!

難道小傢伙連催眠也和普通人不同,已經逆天到能神不知鬼不覺就達成目的?

神色一凜,邵瑞澤突然覺得就這麼將小傢伙帶來似乎不是個好選擇了。

也好在這裡除了他也就只有外面兩人,邵瑞澤一臉凝重的走到門邊,對外面的曹景昊說了句:「把監視器關掉,還有替我刪掉芸熙的畫面。」

曹景昊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馬上點頭答應。

就是有些擔心身旁的傢伙,不知道待會邵瑞澤要怎麼解決他?

這要是知道葉芸熙的真正實力,他們恐怕就不會像現在這般凝重了。

葉芸熙也沒說,對於邵瑞澤的擔憂只是心口一暖,微微一笑。

然後在一旁聽著他將三人問了一遍,這才知道這段日子他到底在處理什麼事情。

原來他被派發到這個隊伍裡負責調查那次商店街隨機傷人事件,要不是因為馬良豪不斷扯後腿,或許他早就和曹景昊回去特種部隊了。

甚至最大的失誤,還讓邵瑞澤受了不小的傷,左手臂上的疤痕就是那次受傷留下的。

調查到現在,他們早已掌握了資訊,那次隨機傷人事件果然是集團行動,是有預謀的,為的就是轉移警方和軍方的注意力。

在那次行動中,那些人本是可以逃走的,畢竟計畫還算完善,可惜卻碰上了葉芸熙。

雖然一個都沒有逃,但本就是不怎麼重要的旗子,因此從他們嘴中挖出的資訊也是極少的,無可奈何下,邵瑞澤和曹景昊被派發下來對這件事做進一步的調查。

軍人最重要的就是聽從命令,剛開始邵瑞澤也是聽從馬良豪的指示行動,但一次次的失敗讓他忍無可忍,最後乾脆和曹景昊一起私底下調查起來,這才加快了調查速度。

令他們震驚的是這件隨機傷人事件竟然牽扯到S級通緝犯,轉移他們的注意力為的就是要走私武器和販賣毒品,這讓他們更加看中這次的任務。

好不容易鎖定了三人,身分可能是集團裡面的幹部級別,想著就算不能跟著他們到據點,抓起來一番拷問也許能問出些什麼。

結果又碰巧遇上了葉芸熙。

本來很麻煩的事情,瞬間就解決掉了。

恰巧,這次的犯罪集團首領不但是S級通緝犯,還是葉芸熙認識的人。

──林山華。

「林山華?這不是上次跑掉的那個嗎?」葉芸熙對此還有點印象。

不是因為對方想對她下手,而是本不想記住他的名字而說錯,讓邵瑞澤糾正過。

「嗯。」邵瑞澤點點頭,突然想到小傢伙貌似曾被對方的手下抓去過,頓時就扭頭看向她皺眉問:「我記得妳之前被他抓過,他沒幹什麼吧?」

邵瑞澤的話讓外面的兩人愣了一下,曹景昊更是瞪大雙眼,一臉難以置信。

這女孩竟然被林山華抓去過?

難道,她的身子……

曹景昊艱難的吞了口口水,一時間有些胸悶氣短。

然而沒多久,他就因為葉芸熙的話而徹底傻住了。

「沒有啊,你那時候不是還給我檢查,什麼事都沒有嗎?」

邵瑞澤回想了下,確實當時上上下下將小傢伙都看了個遍,沒發現有什麼異常,於是他又問:「那妳被抓去之後……做了什麼?」

本來是想問「發生什麼」,但一想到小傢伙的身手,轉了個彎就變成了「做什麼」。

「也沒什麼啊……」回想起這件事,葉芸熙就忍不住無語望天。

那哀怨的模樣頓時就逗樂了邵瑞澤,就連外面豎耳傾聽的兩人都忍不住好奇。

就聽葉芸熙語帶不滿的抱怨道:「那傢伙根本弱爆了,我不過才推他一下,竟然就撞暈過去,我還什麼都沒做,他怎麼能暈啊!」講到最後語氣還多了點憤懣。

邵瑞澤抹了抹臉,對小傢伙的實力是再次刷新了。

竟然推了一下就讓一名S級通緝犯暈過去,這實力簡直逆天了。

但他還是不得不問:「然後妳就把人綁起來,帶著他的手下跑出去找熊玩了?」

「是他的手下以為我被他上了,大概是想說他們老大還沒玩膩我才派人保護我吧?你不知道他們一個個一臉懵逼的看著我,臉上寫著『老大怎麼這麼快?』,我也想問他們老大怎麼這麼快啊!」

邵瑞澤沉默不語,外面的兩人直接就噴笑出聲。

也好在外面的聲音裡面聽不見,要不然邵瑞澤一定直接送個白眼。

「然後一出去又遇到另一夥人?」

「對啊,說什麼要搶我,說著說著兩方就自己打起來了。」

「然後妳就自己跑去找熊玩了。」

「嗯嗯,只是沒找到熊,只找到了松鼠。」

「……」

一想到當初他聽到槍聲帶著原本要去找小傢伙的隊伍進去查看,卻看到一夥人已經殺紅了眼,站著的人不過了了數人,最後卻一個不漏的被他一網打盡,小傢伙卻悠悠哉哉、完好無傷的走出來……

也是醉了。

在外聽著兩人對話的兩人驚訝得嘴巴張大到足以塞下一顆拳頭了。

倒是邵瑞澤見識多了,所以只是抹了抹臉就繼續問:「知道妳厲害。那這次妳幫不幫?」

「幫。為什麼不幫?」葉芸熙笑了笑。

邵瑞澤也笑了。

「行。」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