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餐廳之所以會被冠上高級,自然是因為這種場合多數前來的客人身分非凡,可惜葉芸熙並沒有太大興趣欣賞這間餐廳裝潢的美麗,就是拿著寫滿法文的菜單也面不改色。

反倒是俞修馳頓了一下,才溫聲解釋:「我不是故意帶妳來這種地方出醜的,只是想著帶妳來吃好吃的,妳要是看不懂我可以幫妳?」

早在收到葉芸熙的簡訊前,關於她的一切資料就已經擺在俞修馳的桌上了。

內容相當簡單,身分乾乾淨淨,剛從偏僻鄉下出來的農村小姑娘。

就是看到年齡上寫著的二十驚了一下。

還有配偶那欄寫著的邵瑞澤三個字。

俞修馳怎麼也沒想到那模樣看起來還像個學生的女孩竟然已經有二十歲了,最重要的是,她竟然已經嫁人了。

對象還是邵瑞澤。

也難怪那天看到他們,動作會如此親密了。

然而俞修馳是個心思細膩的人,反反覆覆回想那天的前前後後,發現兩人當時除了在混亂中親密的抱在一起之外,其他時間相處得非常平凡普通,一點也沒有夫妻間甚至情侶間的愛戀甜蜜。

他想也許兩人之間的婚姻並不是那麼單純的。

俞修馳其實也不是想要做出拆散兩人之類的舉動,而是對葉芸熙這個人抱有極大的好奇心,這驅使他想要更加深入的了解她,了解這個渾身充滿神秘色彩的女孩。

而就那天短暫的相處來看,葉芸熙無疑是很合俞修馳的味口,哪怕她沒有那般身手,他也很樂意和對方交個朋友。

本來他還以為永遠都等不到葉芸熙的聯繫,卻沒想到在他打定主意再過幾天就主動聯繫對方時,對方卻傳來了一封簡短的訊息。

還是打趣他的訊息。

原來竟是不知道自己。

想想對方的身世,這才理解的搖頭失笑,然後直接拉出號碼撥了過去。

俞修馳的朋友不多,而當他願意和一個人結交時,那絕對是十足十的友好。

也因此,他在知曉葉芸熙是隻小吃貨時,毫不猶豫的決定帶對方來這間T市排名前十的法國餐廳用餐,卻是後知後覺的再次想起對方的身世。

貌似,沒讀過書啊……

這才有方才略為尷尬的一問。

葉芸熙只是挑了挑眉,她沒從俞修馳臉上看到絲毫惡意,知道對方這舉動不是故意的,因此也不介意。

「沒事。」她大方的擺手微笑,然後淡淡的說:「最近剛好學了法語,所以看得懂。」

葉芸熙本身就挺聰明,成績也好,末世爆發後得到精神系異能更是讓她在學習上如魚得水,也因此雖然過去學到的東西不多,但現在要學卻是分分鐘的事情。

恰巧最近她剛自學完法文,因此現下看菜單可以說毫無壓力。

倒是讓俞修馳有些意外了。

不過他反應也快,很快就露出了笑容。

「那就好。抱歉,是我考慮不周,差點就讓妳不悅了。」他說得很誠懇,誠懇到讓人不忍苛責。

不過葉芸熙本就不在意這點小事,所以只是無所謂的再次擺手。

「放心吧,就是看不懂我也不介意,我看得出來你不是故意的。」

葉芸熙說得很直接,隱隱帶著點豪氣,卻是讓俞修馳特別舒心。

他就是喜歡和這種性子的人交往。

不用看到對自己身分顧忌而扭捏顧忌,而是將自己當成普通人的相處模式。

舒心,愉悅,毫無壓力。

本來還有些緊繃的身體徹底放鬆,臉上笑容也越發真誠,俞修馳笑看著對面的女孩用純正的法國口音點餐完後,兩人才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起來。

「我以為你還會邀瑞澤一起來。」

「雖然我們不熟,但還是知道彼此的。他的工作我大概知道,我想他現在應該不在T市吧?」俞修馳笑了笑。

「原來如此。」葉芸熙理解的輕點頭。「話說,你怎麼會想約我出來吃飯?你的工作不忙嗎?」

「還行,就是想和妳交個朋友,所以約妳出來交流感情。」

就像葉芸熙一樣,俞修馳同樣也將話說得直白,語氣真誠不帶絲毫雜質,彼此間的氣氛也沒有一絲曖昧,讓她一聽就知道他說得是實話。

所以葉芸熙笑了。

「行啊,反正我挺閒的。」

俞修馳瞬間就想到關於葉芸熙的資料上,上面寫著對方並沒有工作,這讓他先是鄭重地說:「先跟妳說聲抱歉,在這之前我已經請人調查了妳的事,希望妳不要介意。」

葉芸熙當然不會介意,反正他調查出來的東西都是造假的,又有什麼好介意的?

所以她笑了笑,大方的說:「沒關係。」

俞修馳又是一個舒心的笑,才接著問:「可以多問問一些妳的事嗎?」

「可以,但可能不會全都回答。」

「沒關係。我調查到的資料上寫說妳是從一個偏遠鄉下出來的,沒有上過學?」俞修馳沒有說的是對方是孤兒這件事。

對象是俞修馳,到底和邵瑞澤不同,這回答的答案自然也不同,所以葉芸熙給予對方肯定的答案。

「邵瑞澤把妳帶出鄉下,所以妳嫁給他?」這問題真的讓俞修馳好奇已久了。

從他知曉兩人是夫妻,再察覺到兩人間的氣氛不對,他就開始好奇了。畢竟一個是軍閥世家最年輕有為的少校,一個只是鄉下出來的小姑娘,就算邵家再怎麼不注重女方家世,又怎麼會輕易同意這兩個明顯不是戀愛關係的人結婚?

「這倒不是。」沒有絲毫停頓,葉芸熙搖頭失笑道。

「不是?」

「嗯。說起來,瑞澤會娶我還是因為我的請求呢。」

「妳?」俞修馳面露訝異。

不過這理由嘛,葉芸熙雖然不認生,但也不代表短時間內就能和俞修馳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所以這個問題她並不打算回答。

見葉芸熙微笑不語,明顯不想說的樣子,俞修馳也不勉強,只是笑著換了個問題:「妳說妳剛學法語,但我剛才聽妳說得挺好的,是特別請人教的嗎?」

「不是,自學。」葉芸熙頓了一下,才隨口說道:「既然你已經調查過我,那你應該知道我沒有讀過書,但是我的記憶力很好,瑞澤幫我買了很多書,所以最近都在學習新知識。」

「哦?那說說看,妳最近學了什麼?」

俞修馳本來只是隨口一問,雖然方才確實被葉芸熙一口流利純正的法語驚了一下,但也只當對方正好有學習法語的天賦,這才學得這麼快、說得這麼好,至於其他的他還真不當一回事。

不是他歧視鄉村出來的小姑娘,而是他不認為一個人能在短時間內大範圍的吸收知識,哪怕是天才也一樣。

要知道距離他們第一次見面一個月都不到,就算是天才了不起也只能學個兩三個技能或知識。

誰曉得葉芸熙的嘴卻是一個一個的吐出,涉及到俞修馳也懂得的專業,他就隨口考了幾題,越聊是越心驚。

她是真的學了很多,而且大部分都融會貫通了!

俞修馳簡直無法想像葉芸熙的小腦袋是怎麼長的,甚至恨不得能撬開看看裡面的構造和自己的有什麼不一樣。

實在是因為這學習能力實在是太逆天、太強大了。

連帶的俞修馳看著葉芸熙的目光越來越火熱。

「芸熙,有沒有興趣來替我工作?」對於葉芸熙,俞修馳不必拐彎抹角,爽快的道出自己的想法。

事實上今天約葉芸熙出來也不過是對方很合他胃口,讓他想要結交一番,畢竟他身邊真心朋友可不多。

而葉芸熙,俞修馳就是有那種感覺,對方不但值得深交,還值得他真心相待。

卻沒想到會有這意外收穫。

「不要。」

葉芸熙回絕的很爽快,爽快到讓俞修馳有些錯愕。

「為什麼?」

「我還有很多東西想學,最近沒時間。」

俞修馳想了想,最後試探性地問:「那,如果我給妳特權呢?一個禮拜只要上幾天班?」

葉芸熙抬眼看著坐在對面的青年,莫名就覺得有些好笑。

「你想讓我做什麼?」

「我的秘書。」頓了一下,俞修馳說:「做很多事的秘書。」

剛才他問葉芸熙的一些專業問題可不單單只是專業知識,也問了一些她對某些案例的看法,每個都讓他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新穎的想法也讓他的視眼更加遼闊。

要知道葉芸熙可是精神系異能者,還是大腦開發程度最高的精神系異能者,這不只讓她擁有高強的記憶力,大腦運作能力高,計算能力自然也會跟著提高,推演試算什麼的都是小事一樁,因此她不但能在短時間內想出數種方案,還能演算出最終結果。

最重要的是,偏差不差過百分之一。

也算是變相的預知能力了。

俞修馳不像葉芸熙,他靠得除了自己的手腕、獨特的眼光,更有對未來走向的洞察力。

不過和葉芸熙相比,他的能力就顯得渺小太多。

並不是因為負荷不了,畢竟他現在所有一切都是靠自己打造出來的,怎麼可能會扛不住?但要是能得到葉芸熙的幫助,無疑能減輕身上的負擔。又聯想到調查來的資料上寫著葉芸熙目前無職中,因此才有這麼一問。

簡單來說,雖然俞修馳也挺希望葉芸熙能來自己公司上班幫他搭把手,但要是對方不願意他也不會勉強。

所以聽到葉芸熙再次拒絕時,他並沒有太難過。

「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還是算了吧。」她打算再花一兩個月的時間把感興趣的東西給學一學,之後要找工作再說。

「那到時候要是願意來我的公司,就直接找我吧。」俞修馳很爽快的說。

「好。」葉芸熙笑了笑。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