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瑞澤的問題並沒有因此而停下,因為他越來越想要了解身旁的小傢伙,所以問題是越來越多,幾乎不帶停歇的。

葉芸熙也是盡可能的回答,不能用模擬兩可的答案的就乾脆拒絕回答。邵瑞澤對此也不惱,畢竟開始就是他先提出不願回答的就不用勉強。

他不是出爾反爾的人,所以葉芸熙拒絕回答,他就真的不再過問,甚至謹記在心,要自己永遠不再小傢伙面前說出類似的話語。

邵瑞澤以為葉芸熙拒絕回答的問題涉及到她的傷心處,因此才做出如此貼心之舉,這要是讓葉芸熙知曉了大概只會哭笑不得,還有著隱瞞的心虛。

商場到邵家老宅大約有一個小時的路程,而這一個小時邵瑞澤可是把握時間問了不少問題,也算是對葉芸熙有那麼點了解了。

但同樣的,葉芸熙身上的謎團似乎更濃厚了。

只不過是邵瑞澤不願意去多加探討。

因為他是一名軍人,雖然三個月前才為了自己的錯誤判斷付出慘痛代價,但這一次,他仍舊選擇相信自己的判斷。

他相信身邊的女孩不會危害到他,也相信哪怕有如此身手,她也是個好孩子。

他願意相信她,所以他不深入多問。

但……

「最後一個問題。葉芸熙,我能相信妳嗎?」邵瑞澤的坐姿端正起來,面無表情,音調低沉,語氣平淡,眼底更是滑過幾道暗沉。

看似沒有絲毫變化,實際氣勢卻是在瞬間大變。

銳氣逼人,強烈壓迫。

邵瑞澤畢竟是少校,氣勢全開自然非同尋常,但葉芸熙也不是常人,面對這樣的氣勢壓迫自然是毫無壓力。

真正讓她正視這個問題的除了問題本身之外,還有他的態度。

這是他改口不叫「葉小姐」後,第一次叫她的全名。

看得出來這是非常認真嚴肅的一次發問,也是對她的信任。

所以葉芸熙勾起了嘴角,笑得一臉舒心愉悅。

她說:「可以。我絕對值得你相信。」

因為,她何嘗不是在賭?賭相信他是正確的選擇。

邵瑞澤的氣勢猛地收回,臉上跟著掛上了笑。

兩人間的氛圍變得非常和諧,彷彿剛才的劍拔弩張只是場幻覺,只有兩人心知肚明方才的一切都是確實發生過的,也只有兩人知道彼此間的氣氛比先前更加和諧,甚至帶上了點溫馨。

那是彼此真正接受並承認對方為家人的象徵。

兩人的經歷不同,身分也不同,但某些地方卻異常相似。彼此在一起且看似相處融洽,邵瑞澤甚至表現出對葉芸熙的諸多照顧,但實際上內心深處的警惕卻是不曾鬆過。

那是刻在骨子裡,下意識就會做出的防衛舉動。

只要還沒取得完全的信任,他們的潛意識就會做出自我保護。

但現在就明顯不同了,因為兩人已經將話給完全說開,也許彼此間都還存在著秘密,但誰心中又沒有一兩個秘密在?

最重要的是,他們彼此對彼此取得了信任,而這信任正是能消除潛意識自我保護的最後一道鑰匙。

換句話說,直到現在兩人才是真正的接受了彼此。

而他們之間尚未生出一絲情愫,對彼此的定位自然就變成了「家人」了。

雖然在過不久後,兩人將未成為名義上的「夫妻」……

邵瑞澤將車子停好後就讓葉芸熙乖乖待在車上,自己則進屋裡拿證件去了。

他的動作很快,沒讓葉芸熙等多久便見他步伐沉穩的走過來,上車的動作帶著軍人自有的剛毅與俐落,毫不拖泥帶水的就將車再次駛出老宅,前往民政局去。

邵瑞澤沒有說他回家裡拿證件並丟給家裡人一句「去領證」炸得家裡上下雞飛狗跳,也沒有說溫雅姍高興得合不攏嘴,就只差把他轟出去只為了讓他能盡早把人帶回家,更沒說邵爺爺直接大手一揮,送了間房子給他倆,貌似還帶著想早點抱孫的暗示……

他什麼都沒說,就只是一路閒聊到民政局牽著她拍了張照,扯了張證。

然後帶上車了才問了句:「妳想住老宅還是外面?」

「外面?你在外面還有房子?」葉芸熙有些訝異。

「嗯,是有一棟。」還是剛到手的。邵瑞澤呵呵笑著。

葉芸熙想了想,才問:「你是不是過幾天就要走了?」

「嗯,我只請到三天假期。」頓了一下,他打趣道:「放心,就算只有兩天,也夠我帶妳認認這附近的路了。」

「誰跟你說這個了……」葉芸熙頗有些哭笑不得,但只有自己住在邵家老宅確實也有些不自在。

畢竟雖然想體會家庭的溫暖,而現在還成為邵家的「兒媳婦」,但不是每個人都像邵瑞澤這般貼心,要是有人問起過去,她恐怕沒辦法拒絕回答。

所以最簡單的作法便是盡可能減少與邵家人相處的時間。

想要體會家庭的溫暖,只要在邵瑞澤也在的時候就行了,因為對她來說,難能可貴的東西,哪怕接觸的時間再短也足以讓她滿足不已。

至於該避免的,還是得迴避。

「這三天你住老宅嗎?」她問,在得到邵瑞澤肯定的回答後便道:「那這幾天我也住老宅,之後住外面。」

邵瑞澤不過稍微一想就明白葉芸熙的顧慮,想了想便道:「我會跟家裡打聲招呼,妳不用擔心太多。」

這打招呼自然是指不要過問她的事情,葉芸熙這一聽哪裡還不明白?心裡有道暖流流過,但最後還是做出住在外面的決定。

自己一個人住,還是比較方便的。

既然是葉芸熙自己做的決定,邵瑞澤自然不會反對,只是在想到自己離開後小傢伙就要一個人住莫名就有些心疼,只能在心裡打定主意,不但要提醒家裡人不過問小傢伙的過去,偶爾還要去陪陪小傢伙,就是把小傢伙叫去老宅也行。

總之別讓她感到寂寞就好。

邵瑞澤其實看得很明白,葉芸熙雖然擁有比他還強大的實力,但在他眼裡,她也就只是個缺愛的小孩子罷了。

一個缺愛甚至不敢愛,卻又總想攝取溫暖、觸碰溫暖,惹人憐愛的孩子。

既然決定接納,那麼他就一定盡他所能的呵護她、愛護她。

所以邵瑞澤一定會在自己離開前將一切都安排妥當。

至於他所做的一切會不會被葉芸熙所察覺,這並不在邵瑞澤的考慮範圍內。

畢竟他並不是在做求回報的付出。

單純想付出,僅此而已。

兩人回到邵家老宅也差不多到晚飯時間,當邵瑞澤領著人進屋時,眾人都已經準備好開飯,就等兩人回來了。

葉芸熙很明確的認知到這個世界和自己的世界不同,再加上她也想融入邵家,現在更是有個適合的「身分」融入,所以這些對自己抱持善意的人她的態度還是很好的,也因此在發現一群長輩後輩都在等自己和邵瑞澤開飯,白皙的臉忍不住泛起一層粉紅。

看起來還挺嬌嫩可愛的。

邵瑞澤有些有趣的看著反應如此青澀的女孩,要知道相處至今對方的表現大多都很平淡,再來就是對事情不了解的呆萌,像現在這般嬌羞可愛的表情還當真沒見過,一時就覺得新鮮十足。

最重要的是葉芸熙生得漂亮,因此這副表情頓時就成了最美麗的風景。

邵家畢竟不是尋常家庭,大多數都是失神一瞬便回過神來,然後感慨這小姑娘長得真是漂亮,這麼一笑就讓人有種終身難忘的感覺。

邵瑞澤也沒有絲毫憋扭,神情自然的牽著葉芸熙的手就往飯廳移動,眼見大夥坐好開飯了,在邵家可沒有所謂食不言的規矩,因此直接就拋了一句:「芸熙已經是我老婆了。」炸得不知曉的人都是一懵,就是知曉的表情也是一滯。

溫雅姍還以為自家兒子帶了個媳婦兒回來會有些憋扭,卻沒想到說領證就領證不說,就是領證回來也是這般瀟灑。

怎麼回事?

溫雅姍微蹙眉頭,看著自家兒子和兒媳婦之間的氛圍莫名就感到一絲怪異,看來看去觀察了好一陣子,最後終於發現問題所在──兩人完全不像在談戀愛。

不但沒有結婚後的甜蜜,就是情侶間的氛圍都沒有半點。

這下溫雅姍的臉是直接黑了。

她是想讓兒子早點找個媳婦兒娶回家,也總是在兒子放假回家把人拉著去相親,但可從沒逼迫兒子一定要選自己不喜歡的吧?

要真想逼早不知道幾百年前就讓他娶一個回家了,不就是擔心了點而多操點心嗎?現在直接就帶回一個根本不愛的女孩,甚至連證都扯了!

溫雅姍臉上溫婉和藹的表情不復存在,面無表情得嚴肅表情帶著足以讓小輩難受的壓迫。

邵瑞澤又怎麼會沒注意到自家母親的反應?他只是微抬眼瞥了對方一眼,然後輕點了個頭,便又將注意力重新放在身旁的小傢伙身上。

那一眼那一個動作就足以讓溫雅姍明白自家兒子的意思,他是要她稍安勿躁,私底下在和她談談,所以她收起身上的壓迫,臉上再次掛上和藹的笑,並開始對葉芸熙關心照顧起來。

既然兒子願意解釋,就代表這次的事情也不算亂來了。

她就等著他來好好解釋一下。

於是葉芸熙就在吃飽後被邵瑞澤帶到房間裡自個兒待著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