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瑞澤,我是被你們家領養了嗎?」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葉芸熙轉頭看向邵瑞澤,一雙剔透明亮的大眼撲閃撲閃的直盯著他看。

邵瑞澤在這樣的眼神攻勢下莫名就覺得心底發癢,他吞了口口水潤潤有些乾澀的喉嚨,這才笑著說:「沒有,沒有領養。」

「咦?」葉芸熙一聽到這答案頓時就失落起來,原本有些紅撲撲的小臉跟著黯淡幾分,看得邵瑞澤隱約有些心疼。

心疼?他竟然已經會心疼她了?

他這是還沒成為家人就開始朝妹控之路一去不復返了嗎?

邵瑞澤對自己的反應頗有些哭笑不得,但又實在不忍心讓小姑娘繼續憂傷下去,便抬手摸摸對方的頭解釋道:「我本來是想叫家裡人直接領養妳的,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被擋下來了。」這檔的人嘛自然是他母親溫雅姍了。

本來還不知道母親為什麼要擋下這事,今天這一看哪裡還有什麼不明白?人明擺在臉上寫著:「要把她名字寫進家譜裡?行啊,你娶回來就馬上寫進去!」他還能說什麼呢?

眼見葉芸熙小臉上仍透著些悶悶不樂,邵瑞澤只好繼續安慰:「反正我家人都挺喜歡妳的,雖然沒把妳的名字寫進家譜裡,但妳還是我們的家人,所以別難過了,小東西。」

「誰是小東西……」葉芸熙被那稱呼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心情還是好不起來。

大概是太過期待的緣故吧,還以為自己也終於能有家人了,結果卻只是這樣名不正言不順的住進人家裡。

也難怪她會如此難過了。

得來的溫暖不易,但一旦得到了,就只會越來越貪心。

她太貪心了啊……

葉芸熙看向窗外的景色,默默檢討起自己。

正在開車卻還不忘關注女孩反應的邵瑞澤眼見這孩子仍舊不怎麼開心,幾句話在嘴裡轉了又轉,最後還是重重嘆了口氣。

「妳別想太多了,是我媽擋下的。」

「咦?」葉芸熙有些納悶,明明方才和自己聊得最開心的非溫雅姍莫屬,怎麼就不想收養她了呢?

就見邵瑞澤先是欲言又止了一番,最後語帶無奈的說:「她想讓我娶妳。」

葉芸熙瞬間就懵了。

已經說出口的邵瑞澤莫名就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便接著說道:「我媽想讓我娶妳,這樣妳的名字一樣能寫進我家的家譜裡。」

然後車子就陷入冗長的沉默。

直到車子駛入商場地下室的停車場,停穩熄火了,準備招呼葉芸熙下車的邵瑞澤就聽見女孩用她那特有的柔軟嗓音口齒清晰的說:「那你娶我吧。」

邵瑞澤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待腦海又將葉芸熙的話又潤了幾遍後這才變了臉色,表情古怪的看著身旁的女孩。

「妳……妳剛剛說什麼?」

「我說,你娶我吧。」葉芸熙語氣平淡的重複了遍。

邵瑞澤微蹙眉頭,銳利的雙眼上下打量著葉芸熙,直到確定沒從對方神情上發現絲毫不懷好意,也沒對自己的愛戀、眷戀,甚至表情平淡的彷彿方才在說「今天天氣真好」般,話句話說,她是真的不帶任何意圖說出這句話的。

不是算計,也沒有愛意。

這樣的女孩,為什麼會說出娶她這種話來?

邵瑞澤這麼一想就直接問出了口:「為什麼想要我娶妳?芸熙,妳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我知道啊,不就是做你老婆嗎?」葉芸熙隨意回道。

「那妳知道,結婚是建立在彼此相愛的前提下嗎?」

「咦?是嗎?」葉芸熙的表情在瞬間多了點迷惑,「我以為沒有愛也能結婚的,那個叫什麼……形婚?」

「……」得,小姑娘懂得也挺多的。

邵瑞澤有些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再次開口,語氣便多了明顯的無奈。

「怎麼突然想要我娶妳?」

這就是個有些敏感的話題了。

「大概是因為……想要有家人看看?」葉芸熙低低的聲音帶著些女孩特有的柔軟,聽起來還有幾分不明顯的哀傷。

邵瑞澤從身邊的小姑娘說出驚人之語後便將大部分注意力落在對方身上,也因此他同樣看見在說這句話時,小姑娘原本剔透明亮的雙眼在瞬間變得有些空洞黯淡,就是周身氣質都變得有些暗沉壓抑,好似在瞬間與周遭一切隔絕了般,莫名就讓他跟著難受起來。

那像是與全世界都隔絕的感覺,更有種眼前的寶貝明明就在身邊,他卻怎麼也見不著、碰不到,心裡升起的恐慌讓他有些手足無措。

哪怕是面對死亡,邵瑞澤都不曾這般失態過。

尤其女孩的話更是讓他震驚的瞪大雙眼。

想要有家人看看?這是不是代表小傢伙從未有過家人?

難道是從小就被帶走,並送到什麼不好的地方,這才有那樣的身手?

所以小傢伙對很多事情都不懂,是被關在什麼封閉的地方,並被迫練就一身高超身手,直到最近才跑出來?

邵瑞澤在這一瞬間想了很多,但葉芸熙要是知道他腦海裡想得這些,想必一定會對他說一句:你這腦洞開得挺大的呀。

也好在葉芸熙不知道,不然大概會覺得很無語。

確實,葉芸熙是個從未有過家人的孤兒,但真正讓她有如此高強實力還是因為她是異能者,還是一名歷經末世五年的異能者,這要不是因為這個世界沒有異能者她還未必會是世界最強者,畢竟在原來的世界,她也只不過是能排進前十名的高手之一。

當然,就算只是前十也稱得上是強者了,因為這個排名可不是普通的排名,而是世界排名!

她的實力在全世界所有異能者裡能夠排進前十名!

要知道她對自己的苛刻程度可是到令人髮指的地步,要是這樣還排不上名,她早不知死在哪個角落裡被喪屍啃著吃了。

再來,葉芸熙之所以會顯得「無知」,完全是因為這裡不是她原本的世界啊!

到底是不同的世界,有些事情雖大同小異,但還是有所差別,她才剛來這裡什麼都不懂實屬正常。

而就是這樣一個個原因造就出現在的邵瑞澤各種想像出,幾乎和事實都對不上邊的腦補。

這就真真是個美麗的誤會了。

可惜穿越世界這種話,葉芸熙又怎麼可能會說出來呢?

先不說她究竟是怎麼莫名其妙跑到別的世界,又有沒有機會能夠回去,這要不是自己就經歷過一次末世,像這種不科學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恐怕還不能如現在這般淡定迅速的接受呢。

說不定還會慌張無措個好幾年,最後因為自己起步太晚而沒個好下場之類的。

好在這一切假設都不成立,因為她現在是異能者,光就這點就足以讓她贏過這世界上的所有人了。

而葉芸熙之所以會向邵瑞澤提出娶她這種要求,實在是因為對經歷過末世五年的她來說,結婚已經只是種形式,對她來說根本可有可無,就算男方不愛自己又如何?反正沒人規定結了婚就一定要在一起吧。

更別說現在在這世上還真沒人能強迫她。

再來就是,雖然只是短時間的相處,但她真的很喜歡邵家人之間的相處氣氛。

末世前都不曾體會過所謂的家庭溫暖,更別說末世爆發後了,這要不是末世爆發前大多數人來是懷抱善心,讓她多多少少還能體會到些溫暖關懷,末世爆發後就更別想體會了。

受過末世洗禮的葉芸熙很難相信人性本善,好在她總是能保持冷靜──或許該說她總將自己置身世外會更恰當些──所以能清楚認知到這個世界還只是個和平世界,人類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偏向喜愛和平的,要不她還真會將第一天到這世界時碰上的那幾批罪犯給全殺了。

就是和平時代沒辦法隨便殺人這點讓她一時間真有些不習慣。

畢竟雖然嚮往和平,但早已習慣了殺戮生活,短時間內又豈能適應?

好在她是個做事充滿狠勁的人,所以一約束自己,絕對是一點問題也無。

也因此相處到現在,邵瑞澤都從未在葉芸熙身上察覺到一絲血性,所以還不知道身旁的小傢伙不只兇猛,還充滿了血性。

邵瑞澤太不瞭解葉芸熙,只能以隻言片語來判斷出對方的過去,卻不知對方並不是能以常理來判斷的,因此這誤會只能越來越大,看著女孩的眼神也越發柔和。

他先是嘆了口氣,抬手摸摸女孩的頭以示安慰才道:「就算不結婚,就算不上我家族譜,妳還是我的家人呀。」

如果只是想要有家人,想要體會家庭的溫暖,哪怕不需要這些,相信他的家人都能替他做到這一點。

就是可惜自己沒辦法做到了,畢竟軍人這份職業可不能長年待在家中。

葉芸熙雖然也明白這點,但兩人畢竟沒有什麼實質關係,邵家又不願收養她,這樣名不正言不順的住在邵家,這要是她不喜歡的她還沒什麼愧疚心理,但如果是她挺喜歡的邵家,時間久了不用邵家人趕,她自己就會先住得不自在。

也難怪她會如此糾結了。

葉芸熙的表情糾結,還夾雜著些許憋扭,落在邵瑞澤眼裡是怎麼看怎麼可愛。他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蠢人,稍一細想就知道這小傢伙在顧慮什麼了,看得出來是真的非常喜歡自己的家人。

這一點很好,因為看著小傢伙開心,他其實也挺開心的。

也不曉得眼前的小傢伙究竟有什麼魅力,竟然能讓他這麼上心,就是自己的情緒都會隨著她變化,光這點來看就相當不妙了。

邵瑞澤微蹙眉頭,突然意識到這樣對自己很不利,因為上心了,也等於自己多了個弱點。

隨後又想到小傢伙的身手……

邵瑞澤啞然失笑,他想大概是不用擔心了。

既然小傢伙讓自己上心,又不用擔心會成為自己的弱點與累贅,那麼做些能讓她高興的事又有何妨?

並不是拿自己的終身大事開玩笑,而是目前的邵瑞澤根本不覺得自己會很快找對象,就是未來也不見得會找,畢竟他一向對男女之情看得很淡,再加上身分不便,他可是將滿腔熱情全撲在部隊任務上了,又豈會允許自己七早八早就退隊?

倒是突然冒出來的葉芸熙,算是他活了二十三年來,第一個能算得上心的女生了。

他對她沒有男女之情,她對他亦沒有。就如葉芸熙所說,他們可以形婚。

邵瑞澤從未考慮過要是這樣做,將來碰上自己真正喜歡的女孩時該如何解決,因為這些在他眼中還真不是問題。

畢竟兩人只是形婚,在雙方沒有情感的前提下他也不是會做出什麼越矩事情的人,換句話說在碰上自己真正喜歡的對象前他是不會碰任何人,既然兩人都沒發生什麼事,未來的對象卻要因此對他無理取鬧,這樣的婚姻又豈能長久?

邵瑞澤看得很明白,他也不是什麼自己喜歡的人就一定要和對方在一起的強勢男人,所以未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碰上一個喜歡的人,對方卻不能相信他和葉芸熙的清白,那麼他絕對會果斷選擇放手的。

當然,要是他和小傢伙兩人因此而在一起……或許也不錯。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