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意思是說,這附近不止有那夥人?」在營長的辦公室內,邵瑞澤眉頭緊蹙,語氣異常嚴肅。

「沒錯。」李營長看著眼前年輕的少校,卻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裡畢竟太偏僻了,國家不願意派駐太多軍人駐紮在這種地方,你也知道這附近的地理位置非常適合躲避隱藏,這要是將隨便一座山的地形走勢給熟悉調查,要想躲避追查根本輕而易舉,我們的人又稀少,因此很多罪犯都跑到這裡來避風頭了。」李營長說到這不免也有些頹廢,他的年紀大了,有些事情做起來也感到力不從心,更別說如今人力、物力各種缺乏,年輕時候的抱負到現在根本施展不出來,他也很無奈。

這次雖說邵瑞澤的行動衝動了些,但就個人感官來看,李營長還是很喜歡這種勇氣可嘉的年輕人的。

更別說人還將一夥人給帶了回來。

所以他願意出面,替這位年輕少校解決一些麻煩。

但邵瑞澤帶回來的那夥人也不過是這附近的冰山一角,深藏在這地方的罪犯早就不知有多少了,這也是為什麼距離這軍部最近的小鎮人數會如此稀少的原因。

這裡的罪犯實在太多、太倉狂了,而他們軍部卻無能為力。

「那麼,您知道除了我帶回來的那夥人,這附近還有哪些罪犯嗎?」

「太多了。」李營長語氣凝重的說,「你要知道以我們的人力根本防範不了這些人,在這裡折損的也不在少數,上面又不願意再派人前來,我們這裡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說到最後語氣不免帶上了淒涼。

邵瑞澤的臉色更加凝重了,甚至還有些難看。

「我沒有辦法告訴你這附近究竟有多少罪犯,甚至究竟有誰恐怕我也說不出來,我告訴你這些不是為了挽留住你,而是要讓你知道,這次的事情我可以替你擺平,但是你的做法還是太欠缺考量。身為一名少校,你失職了。」李營長的語氣充滿了威嚴,還帶著對看好後輩的教誨。

他雖然可以替邵瑞澤解決麻煩,但事關六名弟兄的性命,他必須讓這位年輕少校永遠記住這一次的痛,這樣將來才會成為一名令人尊敬瞻仰的可靠軍人。

至於那些讓人無力的黑暗,就現階段來看,除了繼續放著,恐怕也別無他法了吧。

邵瑞澤本就在反省這次的行動,現在李營長這麼一說,更是挺直腰桿,更加虛心的聽從這位老前輩的指點。雖然對話中還是有許多令人無奈的現況,但這並不妨礙他將這次的行動,將這次犧牲的六位弟兄永遠記在心裡,並時刻提醒自己。

「至於你帶回來的那位女孩,是叫葉芸熙對吧?」李營長已經從邵瑞澤口中大致聽過這次行動中突然出現的神祕女孩,也知道這次行動的最大功臣就是這名女孩,雖然也驚嘆一名女孩子竟然會有如此實力,但到底還是掩飾不住內心喜悅,老臉跟著掛上和藹的笑。「你放心吧,那孩子的身分,我會在你離開前替你處理好的。」

「那就麻煩您了。」邵瑞澤微微一笑,但隨即又想起葉芸熙說要到處晃晃,表情接著又是一臉凝重。

「怎麼了?」察覺到不對勁的李營長隨即開口問道。

「李營長,您能不能跟我說說這附近有哪些罪犯?要是知道據點就更好了。」

 

葉芸熙跟著十幾個大男人往山裡深處走去都不見絲毫驚慌,依舊像是來旅遊般悠哉的不得了,大夥兒私底下彼此交換了個眼神,也只當這小姑娘是個神經大條的,出門在外還沒有絲毫危機意識。

倒是方便他們之後要做的壞事。

幾人一路上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她閒聊,葉芸熙還不忘旁敲側擊的隱晦打聽出些情報,然後又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跟在他們身旁。

從這群人身上散發的,那不懷好意的氣息來看,不難判斷出這夥人十之八九也是罪犯。

會遇到其他罪犯其實葉芸熙並不意外,本來她就察覺出這個地段是個非常適合人藏匿的地方,要是真只有不久前被邵瑞澤帶回去的那夥人她才覺得奇怪呢。

而說話是一種藝術,在葉芸熙有技巧的詢問下,雖然得到的有用資訊不多,但還是從這夥人口中套出一些有用情報。

可以說是神不知鬼不覺,連他們本人都沒察覺到自己已經被套了不少話了。

葉芸熙知道這附近果然就如她所猜測般,不只有被邵瑞澤帶回去那夥人。像是現在想帶她回據點的這夥人就是另一批。

而藏匿在此處的罪犯也不少,彼此間互不侵犯,也不會在危難時插手相助。

畢竟是罪犯,又哪來的善心出手幫忙?

就葉芸熙套出的話來看,這些通緝犯各有各的小圈圈,彼此佔了一塊地盤,界線分明,禁止越界,也因此彼此僅知道和自己相鄰的是誰,再遠的就懶得打聽了。

反正這裡也不過是藏匿躲避的臨時據點,等風頭過去後他們就會離開,採低調行事的罪犯們不會在這時候爆出什麼引人注目的行動,所以他們大部分都堅守自己的地盤。

今天這夥人是在地盤裡待久了出來解悶的,誰曉得竟然大獲豐收,遇到一個極品妹子。

一群大男人在這深山野林,附近又不止他們這群罪犯在,附近小鎮不管少女少婦早被擄得差不多了,到他們這邊也所剩無幾,早已飢渴難耐許久。今日碰上這麼一個女孩,還是長得這麼漂亮的女孩,一想到能看到這漂亮可愛的妹子紅著眼在自己身下哭泣求饒,大夥兒只覺得一股熱氣直往跨下衝去,一個個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要不是還要做好表面功夫,他們還真想就地把人給辦了。

不是在野外不方便,而是最近他們的頭兒異常暴躁,正巧這女孩一看就是個未開苞的,先送給老大玩玩,要是能讓老大高興了,就是因此而吃不到這美味極品,至少他們的日子會好過點。

所以這女孩暫時不能動。

還不能嚇跑了。

也因此他們要做好表面功夫,盡力表現出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就為了能降低女孩對他們的戒心。

全然沒想過按照他們的相貌來看,就是做得再如何和藹可親也是一副凶神惡煞樣,又哪能降低絲毫戒心?

只是這女孩貌似神經很大條,就算直往山林深處走也不見絲毫慌亂害怕。

看來不單是撿到個極品,還是個很好忽悠玩弄的極品啊。他們笑咪咪的想。

殊不知他們撿來的真是極品,卻與他們想像中的差了十萬八千里。

「話說大叔啊,你們怎麼會想要住在這種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地方呀?」葉芸熙故作懵懂的發問,雖然說出來的話有些不符合她的外表形象。

但這並不妨礙一群大老男人堅決要帶她回去的想法,甚至他們還覺得這女孩說話真是率性的可愛。

就是不知道自家老大喜不喜歡這款了。

「這地方有什麼不好的?不挺安靜的嗎?」有人嘿嘿笑著說。

「確實挺安靜的。」葉芸熙晃著顆小腦袋左顧右盼,隨後又好奇地問:「這附近有沒有什麼野獸啊?」

「自然是有的,不過妳別擔心,有我們在,不會讓妳受傷的。」以為葉芸熙是害怕了,於是拍了拍胸口保證道。

「不是啊,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是想看看啊。」葉芸熙覺得有些懵逼。

誰能告訴她,究竟從哪裡看出來她擔心害怕了?

她是裝無害了點,但可沒裝膽小啊。

「妳想看?」幾人先是一愣,隨即交換了個眼神,想來這小姑娘一個人跑到這種地方,加上現在想看什麼野獸的發言,大概就是個危機意識特低且熱愛冒險的小傢伙吧。

一夥人先是笑了笑,卻是不打算順著她的意。

待事情辦成了,這小姑娘要還有心情看什麼野獸,不是有大半的時間好看嗎?

所以有人就笑著說:「這山裡連熊都有,挺危險的,叔叔們今天出來可沒準備的那麼齊全。要不這樣吧,叔叔們先帶妳回去,要是待會妳還想出來,我們再帶妳出來晃晃怎麼樣?」

聽起來就很假,但這並不妨礙葉芸熙和他們演戲。

笑話,有很大機率是這個世上最強大存在的她,又豈會怕區區野獸的威脅?相反的,在聽到這地方有熊時,葉芸熙的雙眼瞬間併發出璀璨光芒。

這要是在經歷末世之前,熊這種生物無疑是讓人敬謝不敏的,但葉芸熙已經接受過末世洗禮,熊在她眼中除了可愛還是可愛。

她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圓亮的大眼骨溜的轉了圈,她決定盡快將這夥礙眼的人給解決了,好去山林深處找頭野熊玩玩。

兩夥人抱著不同的心思,卻是同樣笑容滿面的朝目的地前進。一群人又走了將近半個鐘頭,終於來到深山野林裡的一處隱蔽小村莊。

說是小村莊,是因為這裡雖然不大,卻也有十幾間樹木建蓋而成的簡陋小木屋。說隱蔽,因為每間木屋要不是被好幾棵高大樹木遮擋,就是屋頂和牆上都被蓋滿了樹葉。

除了葉芸熙碰到的這十幾人,她大致感應了下發現這裡還有將近二十幾人左右,數量倒是意外的有些龐大。

不過對她仍舊起不了絲毫威脅就是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