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兒子當媽的又怎麼不了解?尤其在江紀澤小時候經歷綁架回來後就整個性情大變,不但變得跟冰山一樣,更是連人都不願讓人靠近,這還是她這個當媽的死纏爛打,好不容易才被自家兒子可憐能勉強忍受自己的觸碰,結果她現在看到了什麼?她的兒子竟然主動碰一個女孩子?

馮思薇的雙眼瞬間都亮了,她覺得自家這個誰都不願讓人接近的兒子主動碰一個女孩子,這絕對有問題!

她的兒媳婦有望了!

馮思薇的視線實在太過火熱,本就對人的視線異常敏感的唐柔又豈會感覺不到?所以她反射性朝對方望去,見到是馮思薇還愣了一下。

這要不是馮思薇的眼神不帶絲毫敵意,恐怕會收到唐柔帶著殺氣的一眼,而這一眼絕對不是普通人承受得了的。

唐柔也不過是想看到底是誰用這麼火熱異常的眼神看著她,卻沒想到竟然是馮思薇,儘管記憶遙遠且有些模糊,但印象中還是記得受到這位阿姨不少照顧,因此她很快就回以一抹善意的笑。

馮思薇的雙眼更亮了。

兒媳婦對她笑了!兒媳婦對她笑了!

想想剛才自家兒子才救了兒媳婦,現在兒媳婦還對她笑,那笑明顯帶著善意,可見兒媳婦目前對她的印象不錯,所以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做兒子的神助攻!

不能急、不能急,絕對不能把兒媳婦給嚇跑了!馮思薇不斷在心裡如此告誡自己,殊不知自己兒子目前根本沒這方面的意思,要是知道了恐怕也只會感到哭笑不得吧。

江紀澤因為小時候的經歷,在被綁架救回後就不喜人近身,單身二十年,又哪裡懂得什麼是喜歡?因此雖然對自己竟然會主動碰觸女孩也感到驚訝,但也僅止於驚訝,再多的念頭就沒有了。

所以馮思薇想當神助攻什麼的,恐怕還真有一定難度。

尤其對象是唐柔,還是重生後的唐柔,那難度大概成倍數增長了。

唐柔雖然歷經末世,並有著前世許多不好的回憶,因此和江紀澤有些類似,同樣不喜人近身,但她的不喜多是因為對敵人的防備,這要不是不斷告誡自己現在還是和平時代,末世尚未到來,恐怕所有接近她的人早就被她給殺了。

但如果對象換成江紀澤母子二人就不同了。

唐柔其實已經不太記得小時候的事情了,但她更相信自己當下的感覺,在看到江紀澤母子倆的下一秒她就覺得很親切,顯然是潛意識在告訴她,他們是友善的。

而這樣的來源無疑在於小時候的經歷,可見小時候馮思薇對自己是真的很好,更別說她還記得那個對自己很好的小哥哥江紀澤。

因此她雖然看不懂馮思薇的火熱眼神所要表達的含意,但還是抱以友善的回應。

而身旁的江紀澤見她明明疼得額上都冒冷汗了,卻還是對自家母親回以一抹溫柔微笑,對她的感官就更好了。

尤其那笑還帶著一抹熟悉。

江紀澤雖然有些納悶心底那抹熟悉,但到底還是關心她的腳傷,因此很快就壓下那份疑惑,低頭輕聲問道:「還能走嗎?」

唐柔尚未回應,一旁安靜不語的馮思薇卻是先興奮了起來。

兒子真棒,不但救了人女孩子,竟然還知道要關心人家,看來追媳婦這事根本就用不著她出馬嘛!

唐柔先是試著踩了一下,劇烈的疼痛瞬間衝刺腦門,這要不是前世經歷得夠多,什麼傷痛都嘗過,恐怕現下就會失態的尖叫出聲了吧。

倒不如說,這要是尚未重生的唐柔遇到這種事,恐怕當場就會痛哭出聲了。

這麼一想的唐柔不禁恍神了一瞬。

江紀澤的觀察力本非常人,因此雖然唐柔表現得並不明顯,但他還是發現對方一瞬間的反應,明顯就是太過疼痛,卻還是硬撐著一聲不吭。內心正升起對女孩的敬佩之情,卻發現對方在下一秒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神情都有些恍惚起來,頓時就微蹙眉頭。

那表情看起來有些空洞,還隱隱透著股哀傷,甚至全身都散發著令人窒息的孤寂。

仿佛被全世界拋棄般。

不知為何,他非常不喜歡這樣的她,因為內心總有種感覺,眼前的女孩應該是要笑得張揚愉悅,每天都無憂無慮的才對。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