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管唐柔的心境如何轉變,現下最重要的是逛街,只是她如何也料想不到,不過一次心血來潮的決定竟也會碰上這麼多事。

難道今天日子不好,不宜出門嗎?這是在發現身邊正上演著持刀隨機殺人事件時的唐柔內心的想法,哪怕那銳利得在陽光照耀下閃爍著寒光的刀離她臉頰不過十公分的距離,也無法讓她臉上表情有一絲改變。

只是沒想到半路會殺出個程咬金。

唐柔看著眼前突然多出的大手,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

江紀澤今天是休假被自家母親抓出來陪逛街的。先不說他身分特殊本就極少回家,就是回家了他也不太喜歡上街這檔子事,因此本來心情就稱不上愉快,卻沒想到竟然還會碰到有人敢當街隨機殺人。

現場很混亂,這要不是他們的位置正巧在即將被攻擊的女孩身旁,江紀澤也無法這麼剛好的抓住對方持刀的那隻手腕。

本來心情就不好,正巧有人瞌睡送來了枕頭,正準備對眼前之人下手好發洩點情緒,不料餘光卻看見女孩眨巴著雙眼,一臉茫然的可愛表情,頓時就覺得一陣好笑。

於是本想挑著不明顯的地方痛打一頓的江紀澤直接一個反轉打掉對方手上小刀的同時反折對方的手臂,痛得對方哀哀大叫,又補了一腳瞬間就讓對方跪在地上。

動作乾脆俐落,漂亮中還帶著一股不明顯的狠勁,唐柔瞬間就被男人的動作吸引去大部分注意力。

順著男人節骨分明的漂亮手指一路往上看去,直到看清對方那張攝人心魄的英俊臉龐,對上那雙深沉眼眸,唐柔下意識喚了聲:「江紀澤?」

江紀澤沒想到眼前的女孩會準確無比的叫出自己的名字,這讓他猛地一愣,不料那原本被制止住的兇手竟抓準時機掙脫束縛,拔腿就跑。

整個變故僅發生在一瞬間,饒是江紀澤再怎麼厲害,那一瞬間的怔愣都成為他錯失最佳時機的敗點,哪怕他試著去補救也心有餘而力不足。

但他的身分讓他不允許放棄,不過就是多花點時間,也許還會擴大傷害罷了。

事情已經發生,眼下最重要的是將人攔下來,因此就算朝最不好的方向發展,他要做的也只有這麼一件事。

卻沒想到一道身影動作比他還快。

唐柔之所以能淡定面對近在眼前的刀子,無疑是因為她已經做好了反擊的準備,畢竟隨時處在戰鬥狀態早已成為身體本能,因此不須刻意,她就是能隨時做出反擊。

要不是眼前突然出乎預料的多出一隻手,她也不會傻愣愣地站在那。

就是不知道當時的她那副表情配上現在這副外貌看起來有多呆萌……

扯回話題,相較於已經在末世生存十餘年的唐柔,她的反應自然比江紀澤快上數倍,因此在察覺到兇手掙脫束縛準備逃跑的下一秒,她就已經反射性地跨出一步,纖細白嫩的小手一抓,一個巧勁就將比她魁武將近兩倍的大漢撂倒不說,一個漂亮反轉,不但折斷對方的手,還一腳踩碎了對方的腿骨。

這一系列動作就如同先前的江紀澤般,同樣乾脆俐落,同樣帶著股刻意隱忍的狠勁,差別在於他面不改色,而她卻面孔微微扭曲。

「怎麼了?」江紀澤畢竟非常人能比,對於女孩的一系列動作只是愣了一下便回過神來,因此很快就注意到對方臉部表情的轉變。

唐柔簡直是無語望天,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了。

剛才所做一切本就是下意識的動作,但她現在和前世經歷過長年鍛鍊的身體素質根本無法比擬,要把一個人的腿骨踩碎又豈會如此簡單?

所以她雖然做到了,卻也付出了點代價──她的腳受傷了。

為了增加訓練難度,哪怕今天給自己放了假,唐柔身上依舊帶著負重,更別說今天放自己假還是臨時起意,因此這負重自然是還帶在身上。

在負重的幫助下,唐柔確實成功將對方的腿骨踩碎了,卻也讓自己受了傷。她毫不懷疑要是自己現在的身體不是經過異能稍微淬鍊過的,現在她的腳大概已經骨折,而非單單只是受傷這麼簡單了吧。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