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晚的休息,雨森佟的身體雖仍無法動彈,但能運轉的查克拉無疑增多了,因此體內進行治療的動作便更加順利。

今天的他一人待在旗木卡卡西家中,因為對方說今天約了宇智波佐助,身體算沒什麼問題的他自然笑著和對方說:「卡卡西老師,您就放心去吧,我一個人沒問題的。」

雖然旗木卡卡西仍舊很不放心,畢竟面前的孩子可是時常亂來的,但又不好帶上對方,一時倒也有些猶豫不決,不曉得該不該延後和宇智波佐助的邀約。

反正他要和對方說的事並不急。

雨森佟見狀頓時有些哭笑不得,再三保證後才終於送走對方,但內心流過的暖流還是讓他忍不住掛起了笑。

可惜了,今天的他注定不會乖乖待在家裡。

稍稍加快體內查克拉運轉的速度,他將身體放鬆,倚靠在被放了軟墊的椅背上,明明是坐起來挺不舒服的輪椅,卻是在旗木卡卡西細心照料下被弄得如此舒適,這讓他忍不住滿足的喟嘆。

根據身體現況來看,加速體內治療無疑是危險的,但他卻別無選擇,因為他已經察覺到有兩位不速之客來到村子裡了。

其中一位還是他一直想見的人之一──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對弟弟的一番苦心他不是不知道,但這個世界已經不同了,因為他的到來。

在這個有他在的世界,雨森佟深信這兩兄弟的未來經由他插手後必定能有不同的發展。

對此,他必須和宇智波鼬談談。

不得不感慨還好自己擁有神之眼這逆天的能力,再加上這具身體絕佳的素質,這讓他不用使用查克拉也能察覺到別人的氣息,範圍極大又廣,且不是常人所能輕易模仿使用的。

恐怕在這個世界上,唯有他能依靠這種方法判斷吧。

這就是為什麼,明明不能凝聚查克拉,他卻能發現宇智波鼬的氣息的緣故。

雖然他和對方從未見過,但帶著記憶出生的他早在對方叛逃村子前就記住對方的氣息了,要認出並不困難。

別看雨森佟現下仍如此悠哉,實際上內心卻是異常焦急,原以為可以阻止宇智波鼬和旗木卡卡西的對峙,卻沒想到此刻兩人已經交上手了,距離自己能夠勉強行動卻還有段時間。

恐怕此刻的旗木卡卡西已經深陷月讀之中,慘遭折磨了吧。

臉上不再掛著以往的溫柔微笑,雨森佟蹙起眉頭,下唇一咬便奮力起身,腳下一踏身影就消失在旗木卡卡西家中,完全展現出身為殺手極高的承受痛苦能力。

但待他趕到時,阿凱已經將旗木卡卡西救下了。

「還是晚了一步嗎?」雨森佟輕聲低喃,本就無力的雙腿顫抖的厲害,差點就要摔倒在地。

「佟?」強撐著意識的旗木卡卡西隱約聽到那令他特別擔憂的學生的聲音還有些難以置信,但當他反射性朝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卻見男孩抖著雙腿,站姿不穩的站在那後,他似乎覺得自己即將消散的意識在瞬間回籠了大半。

「為什麼會在這裡!」他氣急敗壞,激動的情緒讓他的意識又變得更加模糊。

他想大概是這裡的發展和對方所知曉的未來相同,對方今天會如此積極將自己趕出家中不是因為他約的對象是對他非常重要的宇智波佐助,而是因為他知道自己會遭遇到這一劫,卻想用那尚未復原的破敗身體來阻止!

旗木卡卡西簡直要氣炸,對對方不懂得好好照顧自己而異常惱怒,但現下早已於事無補。

待這事過去,他發誓一定要抓著雨森佟狠狠打一頓對方的屁股,讓對方永遠記住自己的教訓!

在旗木卡卡西身邊的猿飛阿斯瑪等人也回過頭來,就見那名在這次大戰中令他們印象深刻的男孩正豎立在那,雙腿虛軟,身體明顯尚未康復。

為什麼會拖著這樣的身體出現在這裡?

三人雖然納悶,但眼下還是敵人比較重要,很快便又將注意力放在宇智波鼬等人身上,緊張戒備。

和四人的高度緊張不同,饒是宇智波鼬也因為突然出現的陌生下忍而呆愣原地,只是面癱著張俊臉讓人察覺不出分毫,他沉默不語的看著那名明顯身體狀況極差的綠髮男孩,似乎連額上布滿的細汗都被看得一清二楚。

至於干柿鬼鮫,雖然喜歡戰鬥,但多少還是聽從宇智波鼬的指令,因此見後者並無任何反應後便乾脆佇立在一旁看著眼前的鬧劇。

此時此刻的旗木卡卡西根本無法想起身後的兩名敵人,滿心滿眼都是雨森佟的安危,對即將撐不住的他來說,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讓對方離開,所以他強撐著意識強硬低吼:「佟,現在立刻、馬上,給我離開這裡!」

旗木卡卡西再怎麼逞強,此刻卻是怎麼也抵擋不住意識飄散,就見下一秒身體一軟,他倒了下去,徹底昏迷。

早就知道旗木卡卡西已經深受月讀殘害的雨森佟對此沒有太大意外,只是在看到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鮫離去的下一秒強撐著虛弱身體追上。

大概是察覺到他的追逐,也不知是出於何種心態,宇智波鼬竟突然停下腳步,這倒是讓雨森佟有些訝然。

「喂!你一個下忍還敢追上來,難道是不想活了,小鬼?」

相較於一副想揮刀砍人的干柿鬼鮫,宇智波鼬的語氣雖然平淡,卻也帶著一抹不明顯的平和:「有什麼事嗎?」

「可以和你聊聊嗎?」雨森佟輕喘口氣,他覺得自己快要站不住腳了。

「怎麼?這傢伙你認識啊,鼬?」干柿鬼鮫饒富興致的來回看著兩人。

「不認識。」語氣仍舊平淡無波,視線卻是不曾離開過眼前的綠髮男孩,宇智波鼬很清楚他會如此關注對方不是因為忌憚男孩的實力,畢竟拖著那副身體,即便有再強大的實力又如何?

頂著那破爛身體卻毫不畏懼危險堅持要來見自己,就為了和自己……聊聊?

他突然對對方要談的話題很感興趣了。

「鬼鮫,你先離開一下。」

干柿鬼鮫聞言的下一秒就變了臉色,卻還是乖乖聽話的離開了,只是走之前還不忘狠狠瞪雨森佟一眼,那幼稚的舉動莫名讓後者覺得有些好笑。

只是當對方離開的下一秒,雨森佟卻是撐不住身體,倒了下去。

沒有預料之中的疼痛,雨森佟眨了眨眼,眼底流露片刻迷茫才意識到自己是被宇智波鼬給接住了,頓時就有些受寵若驚。

事實上連宇智波鼬都訝異於自己的行為,要知道他和懷裡的男孩不過第一次見面,加上他現在叛忍的身份,總是能完美扮演各類角色的他可不會做出如此莽撞的事。

所以對眼下發生的事,連他都有些發懵。

雨森佟可不知道自己讓對方下意識做出的舉動造成對方如此大的內心波動,他試著將自己壓在男人身上的全身重量移開,雙腿卻抖得使不出力,這讓他忍不住輕嘆口氣。

他有些犯難的不知道該不該和男人說將他放置在一旁,因為不止宇智波鼬,雨森佟也對對方出乎預料的舉動感到疑惑,他不確定對方是出於一時心血來潮,還是什麼其他原因。

總歸不會是一時善心大發吧。

雖然知道宇智波鼬是個非常溫柔的人,但能讓對方展現溫柔一面的也是要看對象,他可不認為素未謀面過的自己有這個榮幸。

「那個……」雨森佟覺得有些尷尬,眼神飄忽不定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果然與人相處是一如既往最困難的課題呢。

不需對方多言,宇智波鼬一眼就看出懷裡男孩在想些什麼,沉默不語的就將人輕輕放置在附近一棵大樹下,讓對方倚靠休息。

「謝謝。」雨森佟抿了抿唇,總覺得事情發展莫名有些詭異。

大概是宇智波鼬表現得太好相處了吧。

對方的舉動明顯出乎他預料,這讓他隱隱覺得對方或許會答應自己突兀的請求,因此在猶豫片刻後,他還是開口了:「請問,能對我使用月讀嗎?」語氣在無意中帶著一絲不明顯的期待。

可宇智波鼬還是聽出來了。

雖然奇怪一個孩子是怎麼知道月讀的事,也知道自己的雙眼因為不久前才施展過這個術而異常疼痛,但他還是鬼使神差地答應這無禮且奇怪的要求。

當雨森佟身處在月讀世界時,他高興的活動手腳,果然在幻術的世界裡他就能暫時擁有一副健康的身體呢。

宇智波鼬看著眼前男孩像得到什麼新奇玩具而興奮異常的幼稚模樣,莫名就覺得有些可愛,雖然那興奮的情緒只是隱晦的在對方眼底流露片刻。

但一直觀察著對方的他又怎麼可能沒發現到呢?

他沒有開口打斷對方,只是靜靜佇立在那等待對方一時的新鮮勁過去。

反正在月讀,時間流逝是由他來操控的,不急。

雨森佟也沒花太久時間便回過神來,在發現自己的失態後不免有些不好意思,但殺手素質讓他很快就恢復以往的平靜無波,臉上跟著掛上往常的溫柔微笑。

似乎在這一刻,宇智波鼬才隱隱有些明瞭自己為什麼會對眼前的男孩特別對待。

笑得溫柔的男孩在這一刻周身氣質柔和的讓人眩目,那是種能吸引身處黑暗之人的奇特氣質。

是個極富人格魅力的孩子呢。

面對宇智波鼬,雨森佟會如此柔和不外乎是因為對方也是他要改變其未來的對象之一,要不這笑雖然溫柔,卻是會帶著明顯疏離。

可惜宇智波鼬不了解他,眼下才有這美麗的誤會。

雙方沒有開口,但當那雙湛藍眼眸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下一秒,宇智波鼬似乎聽到自己倒抽口涼氣的聲音。

──是神之眼。

關於這雙眼,哪怕還沒離開木葉村他就聽到不少傳言,原本因為村子裡並不盛傳而聽到甚微,但出了村子後,那傳得沸沸揚揚的就是不用打聽也能傳進自己耳裡。

大概是逆天過頭了,顯得這雙眼太過虛幻的緣故。

卻沒想到傳說竟然是真的。

宇智波鼬現下的心情有些複雜,但他還是沒有主動開口。

雨森佟試著在月讀裡凝聚查克拉,在確定可以隨意使用後便滿意的笑了,抬眼望向明顯在遷就等待著自己的男人,他先是回以一抹歉疚的笑,這才緩緩開口進入主題。

「我想跟你談談你弟弟,佐助的事情。」他說,嗓音清脆悅耳。

*****

關於這部有些話想說

本來這部在出完卷一個誌後就開始放置普類了,後來還是因為把這部丟到晉江去試試水溫,當時是設定那邊七天一更,所以想說等晉江的丟完了在恢復連載,因此才說大約今年(2017)2月左右會恢復連載,並盡量維持七天一更的進度

因為我個人寫這種穿越同人的習慣是沒有大綱的wwww

我都是腦海裡只有劇情的大概走向,然後邊看動畫邊碼字,所以常常寫一寫就寫偏了XD

不過寫偏了你們也不知道,咳!

然後就是本來很早就要開始動工了,可是在我要動工時我的硬碟掛掉而且救不回來了,因為網速問題所以動畫我都是要抓下來的,硬碟一掛我整個絕望,就懶得去抓了,然後就一直沒動了XD

上面都不是重點XD

重點是,這部作品貌似被我放置將近兩年左右沒動過了,本來預計2月要恢復連載所以在1月時我有試寫了幾章,然後發現貌似越寫越基了的感覺XD

反正當初開這部的初衷就是為了蘇為了爽,所以可能就直接這樣下去,不過七天一更可能有點困難就是了,願意等的先在這邊說謝謝,不願意的就等個三四年再回來唄

不過按照我懶癌末期的症狀來看,說不定到那時候還沒完結就是了XD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