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小哥要升級到朋友範疇顯然還早了點,薛子墨自然是隨口打發掉對方,便帶著人目的明確的去找杜遠,對方果然如他所料,在看到那隻他獵來的野兔後就猜到是他放的,於是就直接坐在原地等待了。

杜遠一看見薛子墨雙眼頓時唰的亮起,一個飛奔就跳到青年身上,嘴裡急吼吼胡亂大喊著,可見有多麼興奮。

「吼吼吼,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找我的,看我還在原地乖乖等你,你說我乖不乖?乖不乖?」杜遠整個人掛在薛子墨身上,興匆匆的說著。

薛子墨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杜遠,後者瞬間僵硬身體,一骨子興奮莫名被澆熄,萎靡的放開對方,滿臉寫著「寶寶不開心但寶寶不說」,看得前者是好氣又好笑。

「行了,耍什麼寶呢。」薛子墨無奈地拍拍對方,就見對方下一秒滿血復活,又是一個活潑的逗比。

「子墨子墨,我們接下來要幹麻呀?去裡面探險?去給其他參賽者添堵?」

「不去裡面了。」畢竟他早就晃完了,再帶三個人進去也沒意思。

「那就是去給人添堵囉!」

薛子墨:……這麼逗也沒誰了。

大概是青年的表情太過明顯,杜遠終於查覺到自己的失態,頓時就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嘿嘿傻笑了下。

「你想幹什麼?」薛子墨雙手環胸,好笑的看著杜遠。

「我想去裡面看看。」

「行。」

雖說再帶人進去沒什麼意思,但畢竟他們還有六天要過,現在他們的位置距離宋禹寒也有段距離,料對方就是想對付自己暫時也沒辦法,還不如找點事情來做,打發時間。

想到這薛子墨就忍不住看向杜遠,後者被看到都有些發怵,便硬著頭皮問:「你……你幹麻這樣看我?」

「沒什麼,就是有點後悔答應你來參加這個節目。」

薛子墨不知道經過昨天的表現,現在節目組都萬分關注他的動向,更別說他的畫面聲音直接被外放,因此這句話毫無困難的被所有人聽見了,頓時就是一愣。

杜遠可不知道昨天青年發生的事,也不知道節目組對他的關注度,聞言只是純粹愣了一下,隨後納悶地問:「怎麼了?」

薛子墨轉身直接朝深處走去,杜遠見狀趕緊跟了上去,就聽青年開口道:「這種節目不適合我……而且無聊。」

杜遠的腦波在這時和節目組同步了,想想青年的身手,還有那不喜歡對著鏡頭說話的表現……

確實,這種節目對他來說不適合且無趣啊。

「反正你也在休假中,就當是出來走走又有錢拿呀。」杜遠拍拍青年的肩膀。

「這節目也沒什麼競爭性,就是展現明星野外生存能力的真人秀,老實說我確實沒看前面幾集的狀況,但就易哥轉述節目組的話,這裡比前面幾集找的地方都要危險。」

導演:……你明知道後面跟著攝影小哥還在鏡頭前說沒看這節目的話,信不信我哭給你看?

杜遠雖然知道對方在攝影機前說這種話不大好,但薛子墨的身份與能力擺在那,再加上他早已清楚對方待在這圈子的目的與態度,便沒有開口制止。想了想昨天的遭遇,他雖然是在外圍繞,但也是碰上不少麻煩,甚至有一次差點踏進蛇窩裡,憑他野外生存的經驗判斷,那蛇的毒性恐怕夠他直接死在那,好在驚險度過危機,現在想起來仍有些後怕。

他又不像薛子墨對這圈子毫不在乎,加入這節目之前也看過前面幾集,又有昨天的經歷,自然更深刻體認到這次的地點有多危險。要不是因為和薛子墨在一起,他也不敢往裡邊走。

也因為身邊的人是薛子墨,杜遠忍不住問:「那你覺得這裡怎麼樣?」

「不怎麼樣。」

負責跟拍薛子墨的攝影小哥簡直要跪了,想起昨天青年臨危不亂的用小刀殺死毒蛇的畫面,又覺得男神這話不無道理。

大概這地方對男神來說就跟遊樂場一樣吧。

「不過對你們來說確實挺危險的。你還要往裡面走嗎?」薛子墨瞥了身旁的杜遠一眼。

杜遠的腳步先是因為這句話而頓了一下,隨後掛起笑容嘻嘻笑著說:「哎,反正有你在,還怕什麼呢?」

「也好,打發時間。」

於是兩人就這麼悠悠哉哉的散起步來了,只是路線卻是朝山裡深處走去,一路上杜遠的聲音從未停過,嘰嘰喳喳吵得可以,偏偏薛子墨又是好脾氣的會附和他幾句,節目組的人因此更加深信青年面冷心善的個性,對青年的好感度又唰唰唰地飆升了好幾個度。

期間為了滿足杜遠的好奇心,薛子墨還帶著他們踩幾個危險的點,不過都被輕鬆的一一化解,倒是讓跟著的和屏幕後觀看的眾人嘖嘖稱奇,對青年也越發崇拜。

只有杜遠一如既往,畢竟和薛子墨相處也有段時間,就是不了解也隱隱有些察覺對方的厲害,因此常常看見他對著攝影機驕傲的炫耀有這麼一個朋友,說到最後節目組對他都恨得有些牙癢癢的。

不過就是早點認識男神又正好入了男神的眼,了不起啊!

畢竟帶著三個普通人,其中有兩人還扛著攝影機,因此他們前進的速度並不快,加上他們都當作是來郊遊娛樂,因此看起來非常遐逸悠哉,和其他參賽者的慘不忍睹倒是形成了強烈對比。

有杜遠在顯然就沒那麼無聊,薛子墨反而覺得時間過得還不算慢,一時間竟也將薛家那些破事連同宋禹寒都拋諸腦後,平常也就帶著杜遠和兩個攝影小哥到處蹓躂,比休假期間還像休假,看得杜遠都有些好笑。

「還說後悔答應我來呢,看你這日子過得比休假還舒心。」杜遠揶揄道。

薛子墨不置可否。

短短六天他們的路程也只走了一半就回頭,畢竟最後一天還要下山集合才算完呢。

就像薛子墨說的,《極限生存》就只是純粹展現個人的野外生存能力,實際上並沒有什麼競爭性,因此除了地點選擇,其他規定倒是簡單。

節目組雖然會將所有參賽者悄悄送上來,但要是參賽者想下山就會被跟在後頭的保鑣攔下,反抗激烈的甚至會直接打暈丟到更裡面去。

當然這節目雖然沒有硬性規定,但以往的參賽者要是碰面了大多會選擇互相使拌傷害,反而變相提升節目的看點。

薛子墨雖然沒有追蹤人的能力,但他能察覺人的氣息,只要發覺不遠處有人就會帶著人繞道走,更別說他們的目的地是山裡深處,其他參賽者可不敢玩命,也因此就這麼錯開其他參賽者,自然沒有和其他人起衝突的畫面。

但沒關係呀,人家身手了得,隨便剪個畫面都是精華,導演又哪會介意?

另外四人就沒那麼好運了,彼此互相傷害那叫一個精彩,可以說醜態畢露,讓人咋舌。

可以說這一期是節目組剪輯最勤奮的一集,以前是愁得不知道有什麼好剪,這次是太多好剪剪完才發現太多了不知道要刪哪段。

這場真人秀每年播一次,畢竟危險的地點說好找也沒多好找,又有很多因素要考量,再加上其危險性,這才將時間拉得這麼長,偏偏又深受觀眾喜愛,因此每次播出總有很高的收視率。

播出的時間也很快,拍攝的同時節目組也在進行剪接篩選,到攝影機關機時便著手進行剪接片長兩小時的片段,隔天晚上七點開始播出。

《極限生存》還有個官方網站,從節目播出開始會放上各個參賽者的資料及照片,照片會隨著每天的拍攝進行增加,觀眾每天都可以進行投票,採實名投票制,一人一天最多投兩張,得票率前兩名的參賽者將得到節目組準備的精心禮物,另外會從中抽出十名幸運的觀眾和自己的男神女神互動、二十名獲得自己的男神女神公布在官網上的數張照片一套、五十名獲得百元禮卷,也算是這個節目的賣點之一了。

這也是為什麼節目組要採取實名投票制的緣故。不管這七天觀眾投票給誰,只要被抽選到就能和自己投選的明星互動,或他的照片一套。如果共十四張票分別投給不同人,那麼對象就是給予票數最高的那位。

短短七天薛子墨和杜遠的人氣就飆升到一個嚇人的高度,尤其前者殺死毒蛇的乾淨俐落,帶著後者和兩名攝影小哥後輕鬆化解種種危機的表現更是讓所有人瘋狂,紛紛從路人轉粉,又從粉轉真愛,還有不少晉級成腦殘粉的。

可惜節目開始前所有通訊設備都被節目組收走了,對於這樣的變化還真沒人察覺。

杜遠雖然跟著薛子墨盡顯醜態,但那濃濃的逗比氣息卻是讓他的人氣不減反增,甚至還有不少老粉絲紛紛在杜遠微博底下留言。

杜小遠我男神:我以為我迷上的是成熟又帶了點風趣的男神,卻沒想到你是這樣的男神2333

杜遠的腿部掛件:艾瑪杜小遠原來你這麼逗,瞧瞧人家薛男神,都分不清到底誰年紀比誰大了2333

諸如此類調侃的話語紛紛冒出,兩人的CP粉更是瘋狂,一個個圖片文章冒了出來,看得在拍戲的梁影帝都有些心塞,要不是對拍戲敬業,怕是要NG不少次。

七天的時間就這樣安然無恙的度過了,薛子墨帶著三人走下山,他將時間算得精準,待他們找到節目組的人時,也正好到下午五點,也就是結束拍攝的前一個小時。

他們是最後抵達的,顯然其他參賽者這七天都在外圍走動,因此下來的也快,但和薛子墨二人的整潔相比,其他四人就顯得悽慘無比,讓人納悶到底是誰跑到深處的危險地帶蹓躂。

四人見兩人一起出現都是一臉錯愕,隨即意識到節目組根本沒規定參賽者不能合作,頓時就是一陣懊惱。又想起這幾日他們的互相傷害,不用看也知道官網的票數一定比不上二人,一時間有些生無可戀。

要知道《極限生存》的名氣高,最讓人趨之若鶩參加的原因更是因為導演的人脈,官網票選出的人氣第一名所獲得的獎勵總是非常讓人眼紅,這次更是國際名導演魏晏魏導的新電影角色試戲資格,就是第二名也有國內知名導演的新戲角色試戲資格,也難怪會被當成翻身的機會了。

薛子墨瞥了一眼,果然就見宋禹寒看著自己的眼神更加狠毒陰暗,這讓他直接嗤笑了聲。

想來離對方朝自己下手的時間也不遠了吧。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