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子墨可不知道自己簡單的幾個舉動就收了數名腦殘粉,這要是其他參賽者知曉了怕是會忌妒得要命,當然杜遠除外,因為他對青年的魅力早就清清楚楚,對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

但薛子墨畢竟不是很在意這方面的事,因此便沒有多加注意,只是對於攝影小哥那一驚一咋的反應覺得有趣。

看看時間也休息有一陣子了,瞥了一眼就判斷出小哥目前的身體狀況,確定對方可以繼續後便轉身繼續朝深處探險。

不是不想先去找杜遠,只是這地方就他這一路看來貌似也挺有趣的,聽江易說這次節目組選的地點非常危險,邀請時還特別強調可能會發生的危險,倒是勾起他一絲興趣。

從附近的情況判斷,薛子墨自然一眼就發現越往深處走就越危險,但一是因為他本身極愛挑戰危險的本能,二是後有宋禹寒不知會出什麼招等著他接,想著除去今天反正還有六天要過,倒不如先去裡邊探險一番過過癮,也解了自己的好奇心,之後的到時再打算。

也不知道這深山野林深處究竟存在著什麼,這外邊的生物倒是乖巧的很,地區畫分也非常明顯,要不是顧慮身後跟著的攝影小哥,薛子墨早就一腳跨進幾個生物的領地範圍了。

可惜他大概觀察了一下發現這附近的生物都是群體生活的,這一觸犯怕是不止一隻跳出來捍衛攻擊,自己倒是沒什麼差別,但攝影小哥不過是來拍攝工作的,人又沒惹到自己,自然不好讓他受傷,便打消這個念頭。

攝影小哥還不知道自己這一路上究竟走得有多驚險,要是知道了大概真的會攝影機一拋,直接抱緊男神大腿死都不放吧。

兩人於是便開始走走停停的悠閒散步之旅,當然悠閒的從頭到尾就只有薛子墨一人,畢竟攝影小哥雖然有鍛練體力,但肩上攝影機的重量可不輕,這一路走來只是普通人的小哥自然也顯盡疲憊。

這還是因為顧忌到攝影小哥的體力才停下稍作休息,要不薛子墨大概已經將這整個地區都逛了一圈。

也因為後面有個拖油瓶在,一整天下來實際上只走了路程的三分之一,薛子墨不知道這片地區涵蓋的範圍究竟有多寬廣,只以為不過是座稍微高點的深山,還覺得自己已經快走到山頂了呢。

也不想想後面跟著個攝影小哥而特意放慢速度,又怎麼可能只花短短一天就快攻頂?

也好在他不知情,要不一定二話不說,丟下攝影小哥自個兒走上山去,自己去危險地帶溜一圈也比較沒顧忌。

晚餐還是如中午一般,附近隨便抓了個野兔就生火烤了,當然還不忘留一些給攝影小哥,畢竟跟著他的小哥無疑是所有攝影組人員當中最累的,他感肯定一定沒人像他這樣不但到處亂跑還跑了整整一天。

這要是一般情況下攝影小哥都會鬱悶憂傷,抱怨自己運氣真背,跟了個疑似過動兒的主,簡直一刻都不稍停的,但由於已經成為薛子墨的腦殘粉了,跟著男神當個小尾巴什麼的簡直不要太高興喲!又哪裡還會有什麼怨言?

最重要的是晚上又得到男神親手烤的肉一份,幸福得都要升天了好嗎?

薛子墨見攝影小哥只是一臉喜孜孜看著自己給對方的烤肉卻不吃,想了想最後還是開口道:「這肉冷了就不好吃了,你把攝影機放下來吃點沒關係吧?」

卻見小哥立刻搖頭拒絕,不禁讓他有些感慨小哥的敬業,殊不知人小哥只是想在男神面前博得好印象。

「反正你也拍了一整天了,一路上跟著我又累又無聊,我又不怎麼說話,大概我的鏡頭會被剪掉不少吧?」薛子墨自以為這一路上的表現怕是會讓節目組失望到吐血,卻不曉得屏幕後盯著他看了整天的工作人員在聽到這句話後瞬間淚流滿面。

男神你這麼神,怎麼可能剪掉你的鏡頭啊!

然後他們後知後覺發現這樣的薛子墨莫名有種呆萌的氣息,和先前的冷漠形成強烈對比。

於是眾人的心聲就變成:原來你是這樣的男神,但我們還是喜歡你,分分鐘被萌哭了好嗎?

而且雖然整天下來幾乎不怎麼對鏡頭說話的薛子墨,一開口都是在關心攝影小哥,眾人似乎瞬間又Get到什麼點,原來男神你就是面冷心善的暖男啊!

頓時對薛子墨的好感度又猛地飆升了。

眾人還在不斷稱讚薛子墨的為人,接著就聽見青年好聽的嗓音透過屏幕上傳來──原本他們是各有一名工作人員負責監聽一名參賽者的狀況,畢竟要同時觀察所有參賽者,要是直接將所有屏幕的聲音開放只會吵雜得讓人混亂,可因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薛子墨身上,導演就直接大手一揮,讓人將薛子墨的聲音給外放了,所有人這才能聽到那能讓人懷孕的迷人嗓音。

「要不你問問看導演?跟著我真的沒什麼好拍的,看他能不能放寬點,讓你之後不用這麼操勞。」

薛子墨看著攝影小哥的眼底有著不甚明顯的期待,偏偏小哥就是注意到了,為了不讓男神失望,只好在青年的注目下連絡導演了。

導演倒也慷慨,看在薛子墨表現良好的份上──雖然美中不足的是青年確實不怎麼對鏡頭說話,但看在他一整天下來的表現明顯比其他參賽者要出色許多,這一批參賽者中導演還是比較喜歡他的──便大手一揮,直接應允了。

薛子墨一聽瞬間就高興了,催促著小哥趕緊將還有些溫度的烤肉給吃了,就見對方吃得歡快,臉上還寫滿了幸福,這讓他不禁感慨果然是系統出品的高級廚藝啊……

其實小哥只是激動地想著自家男神竟然連隨便烤烤都能做得這般美味,還有自己真是修了八輩子的福氣,竟然可以吃到男神親手烤的肉,還是兩次!也許自己該把這嗑乾淨的骨頭給帶回去裱框收藏當傳家寶?

就是可惜中午的鳥腿骨頭被自己在半路上給丟了。

薛子墨可不知道攝影小哥此刻在想的事,要不一定哭笑不得,他只是看了會對方吃得歡快的模樣,順便觀察了下對方的身體狀況,確定今天不適合再走下去,看看時間雖然還早,但也不是不能先睡下休息,便隨便清了塊地準備稍作休息。

卻不是給自己的。

「今天一天走下來還扛了個攝影機,小哥你應該挺累的了,吃飽了就睡吧,今天就在這休息。」說著就指著剛才清出的那塊地,又道:「這邊給你睡,我剛剛整理過了,這位置相對來說也比較安全,不用擔心會有危險。」

他清的位置已經把雜草都拔乾淨了,附近也灑了一些路上摘的具有驅除害蟲功效的藥草擠出的汁液,還放了些會讓毒蛇避之唯恐不及的植物,且那地方又是一塊空地,離每顆樹都有些微距離,不用擔心會有什麼東西從樹上掉下來,顯然睡在這裡非常安全。

至少在這種地方是挺安全的。

攝影小哥看了瞬間感動的熱烈盈眶,此刻他雖然沒有將攝影機架在身上,卻還是開機狀態,而此刻鏡頭對準的方向正好是薛子墨,因此這一幕便完完整整的被記錄下來。

節目組這時候也在吃著晚餐呢,但各個都捨不得讓眼神離開有薛子墨身影的屏幕,因此所有人都看見青年如此貼心的舉動,瞬間都覺得有股暖流從心底流過,臉上也不自覺掛起了笑。

「那你呢?你睡哪?」被特赦過的小哥自然不願放棄和男神說話的機會,他看著男神替他整理出來的空位,雙頰有些微微泛紅地問。

「我睡那呢。」薛子墨隨手指了棵樹,且角度還有些偏上。

攝影小哥還以為男神這是要靠著那樹幹睡覺,想起早上從樹上垂下的毒蛇,又看看男神貼心為自己做的一切,當下便有些擔憂地問:「睡那不是很危險嗎?要不男神你睡我旁邊?」

薛子墨聽見小哥對自己的稱呼先是一愣,然後才在後者期盼的眼神中發現了貓膩,不禁納悶這小哥什麼時候成了自己的粉絲,記得剛開始對方對自己的態度挺平常的吧?

但畢竟不是什麼重要的問題,很快就被他給拋諸腦後,他想著小哥畢竟只是普通人,又被他帶著走進如此危險的地方,多少還是得負起責任照看對方,因此便笑了笑:「我得把風呢,你就放心休息吧,跟著我可有得累了。」

既然男神都這麼說了,攝影小哥便乖巧的點頭答應,卻在下一秒就見男神連個助跑都沒有,一個跳躍手腳並用就爬上了樹,這才驚覺原來對方剛才不是指著樹而是樹上。

男神竟然要睡樹上!

攝影小哥呆愣地張大嘴巴,手指微微抖動。

此時此刻,小哥的內心有個小人正對著薛子墨的方向伸長雙手,哭喊著:男神,請務必讓小的抱上大腿,不求飛,學點功夫就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