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攝影小哥的反應覺得一陣有趣,但薛子墨並沒有在這點上揶揄太久,畢竟他還在拍攝節目中呢,當前最重要的是解決中餐才是,因此很快便又開始找起路來了。

由於他剛才那麼一秀,攝影小哥分分鐘被圈成真愛粉,因此見自家男神又開始邁步前進便跟著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拍攝那叫一個兢兢業業,就為了把男神的每一刻都好好拍攝下來。

小哥內心的小九九薛大少自然一蓋不知,他只是左右張望了下,隨後就將視線放在不遠處的高聳樹上,就在攝影小哥心底納悶男神怎麼看著那顆樹發呆的下一秒,只見薛子墨突然朝那大樹衝了過去,不過短短幾秒就手腳並用爬了上去,整個身子瞬間沒入茂密的樹葉中,再也拍攝不到半點身影。

也因為薛子墨方才的表現,現在幾乎所有節目組人員都在緊盯著他這一塊,突然看見這發展也是始料未及,各個一臉懵逼。

「什麼情況?」有人問出在場所有人的心聲,卻沒人給予回應。

薛子墨消失的時間沒有多久,很快就從樹上下來,那靈活度又是讓眾人嘖嘖稱奇了一回,但在看清他手裡抓著一隻正在垂死掙扎的鳥時,眾人的表情又變成了目瞪口呆。

所有人再次認知到青年為什麼明明知道前來參加的他們節目究竟有多危險,卻還敢兩手空空就跑來了。

也不算兩手空空,至少他口袋裡還帶了把小刀。

既然有一把,那口袋裡或許也有其他小物品?

眾人不得不這樣猜測,畢竟要是青年真的就只帶那麼一把小刀,要知道那小刀方才才被青年丟去射殺一條毒蛇,雖然已經用布和樹葉擦拭乾淨,但誰又能保證那刀身上究竟還有沒有殘留劇毒呢?

換句話說,青年那把用來射殺毒蛇的小刀已經不能拿來處理食材了。

可惜他們想錯了,薛子墨是真的只帶了這把小刀,但這刀卻不是普通的小刀,而是系統出品的小刀。

他會選上這把小刀並不在於它的鋒利度,而是它其中一項奇特的功能──自行清潔。

就像全息網遊小說中提到過的,遊戲裡在一定時間後會自動清除身上的髒污,哪怕是破損的衣服也會隨著時間而慢慢恢復成最初模樣,這把小刀正是承襲了這樣的功能。

當然薛大少可沒怎麼看過小說這類書籍,但就是這點便讓他一眼相中了。

距離殺死那隻毒蛇也不過過去幾分鐘,但就是這幾分鐘,那把小刀早已恢復原樣,上面一丁點毒液都不剩,方才那擦拭刀身的動作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

他可沒忘記自己還在被拍攝中呢。

但這事也只有他本人知曉,因此一群人就這麼目瞪口呆看著畫面中青年落地後直接朝某個方位明確前進,沒多久就找到一條清晰見底的乾淨小溪,那是他剛剛在樹上看到的。

就見青年明明找到水源卻是看也不看,直接掏出小刀把手上已經奄奄一息的鳥往地上一丟,手起刀落就開始剖腹起那隻鳥獸。

「他還沒洗刀啊!」有人驚呼出聲,可惜他們的聲音傳不到畫面中青年耳裡,這讓一夥人都忍不住開始著急。

這好不容易死裡逃生,卻要因為青年一時疏忽,最後還是要被毒死在這深山野林嗎?

導演哪裡還看得下去?二話不說招呼工作人員開始聯繫負責跟著薛子墨的救援人員,讓他們趕緊前去阻止青年,千萬別讓青年將有毒食物給吃下肚了。

可惜很快就被畫面上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給驚得忘了動作。

薛子墨可不知道自己這一舉動又造成節目組一陣雞飛狗跳,他在處理手中食材的動作非常乾淨俐落,很快就又是將羽毛拔乾淨,又是把內臟清理乾淨,接著就這麼拿到小溪裡去清洗。

處理完鳥後便是生火,他先將已經處理好的鳥放置在隨手摘的葉片上,接著又用小刀隨便砍了些木材,堆在一起後隨手拿了根細木根作出鑽木取火的樣子,實際上卻是動用武功飛快鑽取並輸送內力,只聽一陣劈啪作響,火在下一秒就升了起來,越燒越旺。

眾人這一看兩隻眼都要瞪出來了,這節目做了這麼多期也不是沒看過人家用這原始方法來生火,但生得這麼迅速的還是第一次見,這衝擊可不是一般的大,也不怪他們一時忘了聯繫動作。

頓時又有幾個路人粉轉成真愛粉了,內心都在刷屏跪舔求男神收下自個兒的膝蓋。

本來薛子墨的廚藝在前世就已經練的不錯了,但有了系統在看到系統商城裡有高級廚師技能後就會想著這技能做出來的飯和自己做的有什麼差別?味道差多少?自己現在的廚藝又是什麼級別?

於是在各種好奇心作祟下,薛大少很爽快的砸錢買了,從此吃東西寧願自己做也懶得去外面吃。

也因為身負高級廚藝,雖然是在欠缺各種工具的情況下處理食材,但當他烤完吃進嘴裡依舊是吃不出丁點腥味的。

當然,雖然環境限制調味有限,可被自己養刁的胃可不接受單純的烤肉,因此薛子墨還是隨意找了一些樹果調味澆進肉裡,雖然味道淡了點,但還是比完全沒調味要來得好吃多了。

負責跟拍攝影的工作人員是要一路拍到晚上參賽人睡覺後才能關機休息的,在拍攝期間不但不能說話,就連吃飯也被嚴格禁止,因此攝影小哥聞著那陣陣飄來的烤肉香味就是一陣吞嚥,恨不得丟下攝影機飛撲上去求男神分點肉給自己。

就是塞塞牙縫也好啊!攝影小哥忿忿地想著,實在是薛子墨烤得肉在澆上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後變得特別香,且烤出來的色澤金黃適中非常漂亮,看起來就莫名好吃。

尤其在看到薛子墨吃得一臉滿足,攝影小哥就忍不住抱怨起導演定下的規定,真真是體會到什麼叫「看得到吃不到」,簡直分分鐘痛哭啊……

薛子墨本就對視線極其敏感,幾乎是在攝影小哥變眼色的下一秒就察覺到對方眼裡深深的怨念與渴望。

嘴裡吃著肉的動作頓了一下,薛子墨順著小哥的視線移動到自己手上的鳥肉,這才後知後覺明白對方眼底的渴望是對食物的渴望,也看明白那眼底透露的飢腸轆轆的訊息,原來這小哥是餓了、被自己做的食物香氣給激到了,可是他記得拍攝中的攝影師是不能吃的。

瞬間就知曉小哥為什麼會這般怨念,同時也有些好笑,倒是難得好心留了兩隻肉多的鳥腿給對方。

當然,更多還是看在小哥方才破壞規矩出聲提醒自己的好意上。

攝影小哥一開始只是一邊嘴饞的看著男神吃鳥肉,一邊納悶男神怎麼將兩隻鳥腿撕下來放在葉片上包裹住,但當男神吃完朝自己走來,並將那包著兩隻鳥腿的葉片遞給他時,瞬間就呆愣住了。

薛子墨見攝影小哥傻愣在原地遲遲不接過,忍不住笑罵了句:「給你還嫌呢?還不快拿。」驚得小哥反射性就伸手接過,在感受到掌心熱度後才回過神,頓時激動得說不出話來。單手扛攝影機本就有些不穩,卻是因此而差點將攝影機給摔了出去,嚇得他趕緊穩住身體,好好架住了。

但這一驚險仍無法讓他平復內心的激動,看著薛子墨的雙眼閃亮得讓後者都有種那雙眼是真的在發光的錯覺。

他更加不知道小哥內心正在不斷地刷屏,像是「男神在關心我!」,或是「得到男神親手烤得肉好開森!」,亦或是「男神還缺腿部掛件嗎?」。

簡而言之,就是真愛粉瞬間升級成腦殘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