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小哥現下的內心有多欲哭無淚薛子墨是不曉得也不會知曉,但他還是難得好心的將幾顆樹果塞到對方口袋裡,這讓前者和在屏幕前觀看的節目組人員瞬間就對青年升起極高的好感度。

薛子墨並不是裝的,只是看攝影小哥扛著攝影機跟著他到處走,那攝影機他曾在拍攝期間好奇拿過,雖說就是前世沒有系統幫助他也能輕鬆扛起(畢竟每天都有鍛練身體),這一世身負系統更是不在話下,但還是能體會到這樣長時間扛著這般重物究竟有多辛苦,因此便想著稍微犒勞下對方了。

雖然在薛盛榮的薰陶下成為冷漠無情的人,但從前世他對付薛家人卻從未取任何一人性命就能看出被他埋藏在心底深處的良善,即是說前世的薛子墨還是有一定道德觀念的。

但就是這可笑的道德觀害死了他,這要不是重活一世意外得到系統這個逆天外掛,恐怕他真會一回來就著手進行用死所有薛家人。

也因為死過一回而內心其實變得更加冷硬,其實薛子墨除了認可允許出現在身邊的人,對其他人不但不假辭色,就是連個眼神都懶得給予。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會被他冷漠對待,就好比現在的攝影小哥。

並不是他良心發現,而是因為人攝影小哥也是在認真做自己的工作,更何況他們彼此可沒過節,對方看著他的眼神也沒有絲毫惡意,不過是萍水相逢,因為這個節目而稍微有些交集,他又何必豎立新的敵人?

朋友貴精不貴多,他可以不需要結交很多朋友,但也沒必要替自己創造更多的敵人惹他生煩,所以偶爾刷刷好感度還是可行的。

一夥人還以為他是面冷心善的有為青年,可真是美麗的誤會。

簡單隨意的解決一餐,薛子墨原本想要先去找杜遠,卻是後知後覺發現自己並沒有和系統兌換追蹤一類的技能,這是要他上哪去找人?

更何況這林子涵蓋範圍似乎挺大的,毫無目的的尋找恐怕一時半會也找不到。

這麼一想薛子墨便放棄了,只能如他昨日和對方說的,看運氣了。

邊在心裡為杜遠默哀,順便祈求對方能安然無恙的渡過這七天,邊將手中小刀收回,開始悠哉閒逛了起來。

在尚未碰到別人之前,參賽者顯然沒有能聊天的對象,只能自己對著攝影機對觀眾說話,可惜薛子墨進娛樂圈本就動機不單純,對這種刻意表現的作法不屑一顧,因此跟在他身後的攝影小哥簡直苦不堪言。

參賽者不說話,附近安靜的連基本的蟲鳴鳥叫都沒有,著實可怕。要不是還有點心理素質,恐怕攝影小哥沒多久就忍不住哀嚎淚奔了。

不知道自己在無意中造成攝影小哥幾萬點傷害的薛子墨就像個登山旅客般爬了半天的山,也越往令小哥驚懼慌恐的深處接近,他抬頭看了看天空,腦海推算自己大概的位置,判斷約是在半山腰處。

他隨意的左右張望,摸摸肚子覺得有些飢餓,想想也差不多到了午餐時間,便決定找些獵物當作伙食。

攝影小哥一路扛著攝影機跟著走了半天,此刻也有些體力不支,勉強穩住肩上的攝影機繼續對著青年,正因為對方停下來而把握時間微喘著休息,不過抹了把臉,在抬眼看向青年卻是讓他臉色大變。

青年站在一棵兩人粗的樹前,左右張望似乎在尋找什麼,卻沒看見在他身後的樹上,一隻吐著蛇信的毒蛇正從樹枝上緩緩降下他的前身,似乎盯上青年,正在抓緊時機準備一口咬下眼前的獵物。

在遠方透過屏幕觀察所有參賽者的節目組當然不可能無時無刻只盯著一人,可其中一人卻是瞥了一眼屏幕就注意到薛子墨的處境,下意識就驚呼出聲,身體也反射性猛地站起,激烈的反應引起所有人側目。

這一看就見那人驚慌失措地指著其中一名參賽者的屏幕,眾人聚集起來一看,頓時大驚失色。

負責跟拍的攝影小哥忍不住破壞規矩大叫一聲:「小心!」畢竟青年現在身處險境,那毒蛇都已經張大嘴巴露出獠牙,隱藏在身後的救援人員可趕不上,他再不出聲,難道要他眼睜睜看著對方死在自己眼前?

小哥雖然不知道他們現在的大概位置,但走了這麼久沒有一半也必定有三分之一,那毒蛇的品種他雖然看不出來,但被導演強烈警告過還是知曉其危險性的,這要是被咬一口,別說帶著衝下山根本來不及,就是救援人員前來恐怕都來不及救回青年。

畢竟節目組雖然有準備一些毒蛇的血清,但這地區的毒蛇品種太多太雜,他們也不可能準備齊全。

這下眾人看著薛子墨的眼神都有些不滿了,你說讓你們在這裡生活七天,危險性也清清楚楚地告知過了,偏偏就要往最危險的深處跑,這不是找死嗎?

看看現在就碰上了毒蛇,能不能活下來都還難說!

不滿之後還有些驚慌失措,難道他們就要在節目開撥以來背上第一條人命了嗎?

一群人心思各異,相同的是雙眼都緊緊盯著屏幕裡彷彿仍不知發生什麼事的青年不放,一顆心懸掛得老高,就怕下一秒看見青年就這麼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然而下一秒,令人跌破眼鏡的畫面忠實呈現在眾人眼前,驚得眾人一個個張大嘴巴,久久無法合起。

只見屏幕上的青年在攝影小哥大喊示警的同時抬起手臂,手裡不知何時早就拿起先前被他收起的小刀,看也不看就朝身後丟去,刀刃直接穿過毒蛇頭顱將牠釘在樹幹上,就見蛇身不斷扭動片刻便停止動作垂掛在那,顯然是死透了。

薛子墨微微轉身,原本還在納悶明明身後豎立著棵樹怎麼身體卻發出危機警告,反射性將小刀丟出,卻沒想到竟是一條毒蛇,他抬手將小刀拔出,手腕一甩就將那蛇甩飛出去,臉帶嫌棄的將刀身上的噁心液體甩掉,又抽出隨身攜帶的手帕擦拭一遍,便隨手將髒了的手帕丟棄又將小刀收起。

整個過程絲毫不見驚恐慌亂,這下節目組的所有人是徹底炸了。

「卧槽!這小子是後面長了眼睛吧?」

「這樣也行?突然覺得以前的參賽者都弱爆了……」

「我要的不多,請男神收下我的膝蓋就行!」

「一直以為見慣娛樂圈的黑暗,已經沒有人值得我追隨,卻沒想到原來不是沒有,而是還沒遇見……從今天開始,薛子墨就是我永遠的男神了!」

「這段絕對不能剪,給我全部放上了!」

「看來這期的收視率大概可以飆高很多。」

不管遠方的節目組如何鬧騰薛子墨都一概不知,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造成多大轟動,現在唯一要做的是找東西吃,但看來看去附近似乎沒什麼生物,這就讓他有些鬱悶了。

難道中餐又要吃果子?

薛子墨想了想,突然想到方才那攝影小哥貌似開口提醒自己,這讓他瞬間又扭頭看向對方。

攝影小哥還沒從青年給予的震撼中回神,張大嘴巴一臉呆愣的直盯著他看,呆蠢的模樣看得薛子墨頓時一樂,他走上前去,人小哥還懵著呢,哪裡想得到繼續拍攝?直接就讓他走到身邊,拍拍肩膀笑著說:「你剛剛說話了,沒關係嗎?」

攝影小哥這才回過神來,見青年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身旁頓時就是一驚,差點就將肩上昂貴的攝影機給丟了,好在潛意識還是知道這機器貴得他賠不起,很快就穩穩架好了。

但腦袋還在發懵,一時間沒反應青年的話語,直到對方又問了遍才傻傻的搖頭,隨後又想到什麼似地變成了點頭,看得薛子墨一陣好笑。

「那什麼,一下搖頭一下點頭的,小哥你不會得了精神分裂症吧?」

攝影小哥瞬間仰頭望天,欲哭無淚。

#新晉男神求對我有好印象好伐?#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