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走到玄關的勇利見門鈴聲停下了,眼鏡下黑亮的大眼閃過一抹詫異,對方今天明顯比以往按鈴的時間要長,他還以為對方還會再按上一陣子呢。

畢竟都走到大門前,沒道理又調頭回去,所以勇利還是上前打開大門,卻被門口站著的陌生男子嚇了一跳。

男人的長相明顯屬於外國人,此時的他正一臉沉思的撫著下巴,漂亮的藍眸微帶著訝異,顯然是被他突然開門的舉動嚇到了。

沉思中的維克托原本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耳邊傳來大門開啟的清脆聲響喚回他的意識,反射性朝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就見那扇從未開過的大門被人推開,長相清秀的黑髮青年就這麼毫無防備的印入眼簾。

維克托本就比青年高上許多,對方又因開門的動作手握門把,微胖的身體直往前傾,寬鬆的圓領衣就這麼將雪白漂亮的鎖骨露了出來,因為長期未曬太陽,加上明顯沒有適當休息而略顯病態的蒼白小臉由下而上的看著他,略為下滑的眼鏡讓鏡片下那雙黑亮大眼徹底暴露在維克托眼前,他感覺自己的心臟似乎在這一刻漏跳了一拍。

勇利也只是想說打開門看看究竟是誰在這幾天這麼鍥而不捨的按他家門鈴,早在自己開門前對方就已停止按鈴了,還以為只能看到對方的背影,誰知道門一開對方還直挺挺的站在自家門前一副沉思狀,這讓毫無心理準備的他狠狠嚇了一跳。

等他看清楚對方長相後,更是微不可察的倒吸口涼氣。

沉默在兩人間徘徊,氣氛一時間頗有些尷尬,見男人似乎還在呆愣中,勇利只好乾咳一聲,打破沉默。

「請問……」

隨著這聲細小如蚊的吶吶聲響,維克托終於回過神來。

「你有什麼事嗎?」勇利眨了眨他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語帶疑惑。

維克托瞬間掛上招牌笑容,燦爛的自我介紹:「你好,我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是你的新鄰居哦!」

「鄰居?」眼裡帶著明顯的狐疑,因多日摧殘而運作緩慢的大腦過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似乎303號房的那戶人家前陣子搬走了,臨走前貌似人男主人還特地跑來關心自己來著……

「對哦,我是前陣子住進303號房的新鄰居唷!」維克托笑咪咪的說。

「呃……請多指教?」勇利有些不確定的說。

看著這樣的青年,維克托實在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勇利的表情更加納悶了。

「還真是可愛的小豬豬啊。」

「小、小豬豬?」勇利愕然的看著維克托,這人怎麼能這麼沒禮貌,竟然對第一次見面的人喊小豬豬?

下意識地摸摸自己微凸的肚子,雖然這陣子他確實沒什麼在動啦……

「呵呵,小豬豬,在說請多指教前不是該說自己的名字嗎?」

撇除掉那讓他無語的稱呼,勇利這才意識到自己忘了和對方自我介紹,頓時就有些不好意思。

他放開握著門把的手站直身體,推了推有些滑落的眼鏡,臉上因為尷尬而有些微紅,看起來還有幾分可愛。

至少在維克托眼裡就很可愛。

「不好意思……你好,我叫勝生勇利。」勇利一手搔了搔後腦勺,另一手禮貌的伸出,眼裡卻閃過一絲猶豫。

為什麼要猶豫呢?

維克托面上不顯,依舊掛著讓人看不出心思的微笑,毫不遲疑地伸手握上那隻有著微肉、和自己相比顯得有些嬌小的小手。

幾乎在握上那隻手的下一秒,維克托在心裡就滿足的喟嘆起來。

果然和自己想像中一般柔軟呢。

維克托笑咪咪地想著。

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被眼前看似正直實則內心蕩漾的男人吃豆腐,勇利的心在對方握住自己的手時狠狠漏跳一拍,雙頰在短時間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他抿了抿唇,有些不自然的動了動手。

看著這樣的勇利,維克托也只是感嘆對方果然就如大媽所說,是個不善與人交際的孩子呢。

所以在感受到手裡握著的小手不安的動了動想要抽出,心裡雖覺萬分不捨,但維克托還是很善解人意的鬆手了。

只是也沒忘偷捏了下。

手感還挺不賴的。

絲毫沒發現對方那隱晦的小動作,用力快速地收回手,後知後覺的想起這樣貌似很沒禮貌,便露出抹不好意思的淺笑,臉上還帶著一絲尷尬與無措。

像極了求安慰求撫摸的小狗。

維克托覺得自己的心跳似乎又加快了些,他抬手摸了摸胸口,這才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像是怕嚇到青年還特意將語氣放得更加輕柔:「勝生勇利,很好的名字。」

被誇獎名字的人瞬間羞紅了臉,蒼白的臉蛋染上幾分緋紅,看起來多了幾分生氣。

似乎也更加可口了。

維克托臉上掛著笑容,自然的舔了舔唇,讓人看不出異狀。

當然,就算他表現明顯,此刻正心神不寧的勇利見了恐怕也察覺不到分毫。

「我聽說你的作息很不正常,這樣不太好。」

「咦?」勇利愣了一下,才弱弱的解釋:「最近比較忙……」

「是工作上的事嗎?」

「對……」

維克托理解的點點頭,輕撫下巴一臉沉思的表情,勇利雖不明所以,但也沒去打擾對方的思緒。

「你要忙到什麼時候?」

「咦?」雖然有些奇怪新鄰居為什麼要問這個,但身為一名全職作者,本就對恐怖的截稿日印象深刻,而他本人沒有太多和人相處的經驗,一時就被對方帶了思緒,答案脫口而出:「二十號。」

「二十?後天?」維克托訝異地看著青年,要知道他從搬來到現在才見上對方一面,這幾天更是每天雷打不動的跑來按鈴,卻一次都沒見對方理會,可見對方已經這樣忙碌有一陣子了,還以為今天終於來開門,必是工作完成了呢。

什麼工作這麼忙?

維克托雖然好奇,但也注意到青年眼下的青黑,又想對方工作還沒忙完,想來今天來應門也是被自己吵得不能工作了吧,頓時就有些愧疚起來。

「對不起,不知道你在忙還來煩你。」

「咦?不、沒事……」

「你去忙吧,已經耽誤你不少時間了。」

勇利看著眼前的男人一副病懨懨好不可憐的模樣,又像個做了錯事正縮著尾巴等主人原諒的小狗,忍不住噗哧一笑。

這一笑,配上勇利那張略顯稚嫩青澀的臉,看起來更加可愛。

維克托覺得自己似乎被這笑晃花了眼。      

乾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維克托故作鎮定的開口趕人:「好了,你不是還在忙嗎?快進去吧。」

知道對方是好意,這讓勇利心下一暖,臉上的笑容也柔和了幾分。

「好的。」他說,然後揮了揮手,帶上家門。

看著面前緊閉的大門,眼前浮現的是青年那乾淨毫無雜質的美麗笑容,眼底閃過一絲暗茫,維克托輕笑了聲,轉身離開。

「勝生勇利……嗎。」

真是可愛的小天使啊。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