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前世誰的名字讓薛子墨印象最深刻,排名第一毫無疑問是對自己死纏爛打的紀成文,第二是老想取自己性命的便宜弟弟薛子安,第三就非宋禹寒莫屬了。

前世的宋禹寒也是藝人,要說對演藝圈一概不知的薛子墨會知曉江易在未來會憑著自己的努力成為金牌經紀人還有他的一份功勞。

當然,那個讓江易帶起來的藝人不是宋禹寒,後者不過是老將前者的事蹟拿來和他說嘴,然後各種懊惱當初為什麼要拒絕給前者帶,很後悔啊,要是當初答應了自己現在就是影帝了之類的云云,聽得他煩不勝煩還不能痛扁對方。

──宋禹寒曾跟過薛盛榮挺長的日子,而且還頗受寵的。

那時候的薛子墨早已開始策劃搶下薛氏,但對前世的他來說要獨自吃下整個薛氏不是那麼簡單的事,非常習慣隱忍的他自然是各種偽裝,表面更是一副父子情深的作派,自然和這個傍上自家老爸大腿的小藝人各種容忍了。

本來對方跟在自家老爸身邊也沒什麼,可偏偏人不止野心大,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雖然能委身於自己看不上眼的老頭子,但眼前有更好的人選後又怎麼可能不轉移目標?

是的,前世的宋禹寒在被薛盛榮介紹給薛子墨後,就將目標轉移到年輕英俊的薛大少身上了,各種死纏爛打不說,還明目張膽的勾引自己,要不是為了之後的布局,薛子墨都想要在對方身上劃個幾刀,再將手腳打斷丟到紅燈區去了。

最氣的是薛盛榮因為自己中意無比的小情人老是跑去找自家兒子而氣得擺起臉色來,薛子墨一口老血差點吐出,直接將人設計一番讓薛盛榮厭惡起對方後就將人私下扣留折磨得死去活來,狠狠出了口氣才把人丟出去。

一個讓自己長達八年的嚴密計畫差點變成一場空的小小藝人,又怎麼能不讓薛子墨印象深刻?那種憋屈與不滿直到現在仍未消散,方才在察覺到對方帶著惡意的視線時也只是隨便一瞥,這才沒發現是個老熟人,現在被杜遠提醒了嘛……

薛子墨勾唇淡笑,既然隔了一世對方還要來招惹他,那死過一次手段已經不如前世的他會幹出什麼事就難說了呢。

一想到這次又能夠狠狠虐待宋禹寒一番,薛子墨心情就莫名愉悅,嘴裡更是抑制不住的低笑出聲,聽得一旁的杜遠先是一陣吃驚,隨後卻是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你……你是不是在打什麼壞主意?」杜遠小心翼翼的看著身旁明顯心情愉悅,但卻莫名讓他有種笑得不懷好意的青年。

薛子墨聞言挑起眉頭,「為什麼這麼問?」

「呃……感覺你笑得很邪惡?」

「……」

薛子墨摸了摸自己的臉蛋,面露狐疑。

杜小遠鎮定且堅定的點頭,給予肯定。

薛大少聳了聳肩表示不以為意,他本來就是因為在打些不好的主意才如此愉悅,自然不會感到心虛,更別說露出絲毫尷尬神情了。

好歹也和對方相處好一陣子了,杜遠這一看哪裡還不明白?這妥妥的就是在打什麼壞主意,而且還不否認!

「你要找那個宋禹寒麻煩?」杜遠微蹙眉頭,印象中青年是不會隨便對不相干的人動手,怎麼才剛見面就盯上人家了?「你跟他有過節?」

自己可還沒動手,自然和對方沒過節,但照杜遠的說法來看,自己壞了對方的事業,對方會恨上自己倒也無可厚非,因此薛子墨笑了笑,回了個模凌兩可的答案:「我現在和他還沒有過節,但他對我有。」

「什麼意思?」杜小遠幾乎沒什麼在運作的大腦轉動了一下,隨即有些不可置信地問:「你擋了他的道,他要對付你?」

「或許吧。」

「什麼或許?你不要一副旁觀者的樣子好不好?這可是你的事情耶!」

「我都不緊張了,你在那邊瞎緊張個什麼勁?」

「……」說得太有道理,他竟無言以對。

帶了點自暴自棄的抹了把臉,杜遠這才恢復表情,帶著點抱怨道:「我這是關心你,你怎麼老是把別人的關心拿去餵狗吃呢?」

薛子墨輕輕瞥了對方一眼,隨即淡淡反駁:「不是餵狗吃,而是當屎了。」

「……」

杜遠:交到這麼一個朋友簡直心感累不愛,只要善待寶寶多那麼一丁點,我們還是可以好好做朋友的……

「行了,我知道你是好意,但區區螻蟻還用不著擔心。」薛子墨笑了笑,不以為意。

青年的語氣實在太平穩、太讓人感到鎮定,杜遠幾乎是在下一秒就平靜下來,心裡的一絲擔憂跟著煙消雲散。

是啊,眼前的青年是誰?是薛家大少,是和許多大腕交際友好,幾乎可以說無所不能的薛子墨,他又何必擔心這擔心那的,什麼都還沒發生就搞得自己像神經病一樣緊張兮兮?

但放下心來杜遠還是忍不住問:「等我們抵達地點就難說了吧?要是你兩碰上了他對你下什麼拌子怎麼辦?」

這問題讓薛子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給對方,「你以為我很好對付?」

杜遠頓了一下,乾咳一聲,默默轉頭無聲流淚了。

青年確實不好對付,他確實擔心過頭了,根本毫無意義。

「行了行了,我這不是關心則亂嗎?我相信你薛大少的能力沒什麼事是你無法解決的。」頓了一下,杜遠雙手交握諂媚一笑,「但是薛大少、薛大爺,到了地點之後記得別忘了小的,一定要來找小的帶小的一起愉快的玩耍哦!」

薛子墨簡直有些無法直視身旁的逗比了,誰快來把這傢伙給帶走讓他耳根子清靜一下……

忍了又忍,最後還是忍不住一巴掌打在對方臉上,薛子墨這才好心情的說:「看運氣。」

「……」他現在燒香拜佛還來不來得及?怎麼拐個萬能小幫手就這麼難呢,還讓不讓人活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你是怎麼知道那個宋禹寒要對付你的?」杜.乖寶寶.遠好奇的看著身旁青年,臉上寫著期待獲得解答的模樣,但由他做起來總有股說不出的滑稽感,看得薛子墨都有些好笑。

「這不簡單嗎?看他的眼神就什麼都知道了。」

「眼神?」杜遠狐疑地轉頭悄悄看向宋禹寒,但後者早已將視線轉移到別人身上,因此並沒有什麼不對勁。

「剛才他看我的眼神帶著惡意。」對象是自己承認的好友之一,薛子墨自然不介意好心的給對方解釋一下,雖然並不是很完善。

但這倒是不妨礙他繼續對這所謂的友人進行人身攻擊

「你看人的眼光太差了,有待加強。」

「……」

杜遠:我要是這麼厲害,還用得著混娛樂圈嗎!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