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這次的野外生存,薛子墨還真帶了那麼一樣東西──隨身小刀。

依照他現在的實力,只要靠這麼一把小刀,又有哪裡是他活不下去的地方?更別說根據江易的介紹來看,這節目組挑選的地點沒有最危險只有更危險,換句話說就算有什麼野生動物甚至兇猛野獸也不足為奇,現場找尋新鮮食材對他不是什麼難事,哪裡還會擔心無法生存?他不是故意要這麼高調,而是隨心所欲慣了,雖然這兩年來除了拍戲和代言以外幾乎低調的可以,但這並不代表他介意將自己的實力展現出去。

尤其在看過這段時間他所調查到的關於薛家人的資料後。

但薛子墨可不是那種會願意開口給人家解惑的人,所以對於節目組的各種或擔憂或恥笑的神情他全部不予理會,而對他還算知根知底的杜遠就更不用說了,說放一百個心都不誇張,甚至還暗搓搓的要他來找自己匯合,因為杜遠深信跟著他有肉吃!

薛子墨一眼就看穿杜遠腦袋瓜在想些什麼,對此也只是笑了笑,然後淡定的丟了句:「看運氣唄。」

「……」

杜遠:還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有這麼任性的朋友他還能說什麼?簡直分分鐘給跪,他也只能自求多福,祈禱對方正巧碰上自己,或是自己能早點找到對方了。

反正對野外生存也不是一無所知,就算沒有對方他也能活得好好的直到節目拍攝結束,這麼一想杜遠倒是很快就將心態放平。

兩人在節目組的帶領下來到第一個集合地點,他們正巧是最後一批,另外四人早已在原地等候多時,悠哉的閒聊順帶套套關係來了。

會來參加《極限生存》的人除了對自己很有信心,不外乎就是些名氣下滑,經紀人想透過這個機會看有沒有辦法讓自家藝人贏得一次大逆轉,也稱得上是最後的殺手鐧了。

表現得好,人氣自然能一夕爆紅;表現不好,恐怕就要做好永遠接些小角色,或離開娛樂圈,甚至是陪酒的準備了。

四人當然不像薛子墨想法這麼奇特,瞬間就想到彼此間是可以互相幫忙的,畢竟他們都看過這齣節目,而目前為止並沒有人開這個先例,因此他們雖然打好關係,也只是為了讓彼此無意碰面時能不扯後腿。

杜遠雖然平時二了點,但看四人的表情與互動又怎麼不明白,瞬間看向薛子墨的眼光又多了幾分怪異,要知道在對方開口詢問主持人之前他也沒想到有這個辦法,現在知道了……

呵呵,他也有心大的一天,這酸爽感簡直不能再好了。

「你這麼看我幹什麼?愛上我了?」薛子墨微抽著嘴角,有些受不了杜小遠越發炙烈的目光。

天曉得對方又在腦補些什麼,可惜他一點都不想知道,只要把放在他身上的視線撤掉就行,礙眼!

最重要的是他老婆會生氣!

還是好不容易哄得服服貼貼的親親老婆!

杜遠幾乎是一接收到對方的眼神就得到了這幾條訊息,腦海瞬間浮現出影帝大大哀怨瞪視自己的目光,直接就打了個激靈,乾笑幾聲就瞥開視線來個眼不見為淨了。

杜遠:還有人比他更苦逼嗎……

由於兩人是最後到的,因此節目組並沒有留給兩人和另外四位參賽者交流的時間就宣布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也就是他們即將要生活一個禮拜的地方,本來就沒有打算和另外四人交流的兩人倒是一臉無所謂,但另外四人看著兩人的眼光就帶了點憐憫甚至還有些微惡意了。

先不說薛子墨,就是杜遠這個以野外生活當興趣的人,對於身體上的鍛練那是妥妥的努力,和四人一看就弱不經風的體型有著明顯差異,當然四人也許看不出來,但薛子墨和杜遠本人是一眼就判斷出四人有多柔弱,因此直接就無視四人的眼光了。

當然,此刻無視卻不代表之後不會在背後搞些小動作。

可惜四人並不了解六人中就屬兩人最不能招惹,尤其是我們的薛大少,但沒人告訴他們,只能先為他們默哀了。

經過系統出品的技能加持,薛子墨對四周一切極其敏銳也無可厚非,因此雖然不是有意的,但他還是注意到一道視線帶著強烈的惡意。

這要不是因為那惡意太過濃烈他也不會在意,也因此他微微抬眼往那道視線射來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見一名長相斯文溫和,年紀大約和他相差不多的金髮青年對他友好的笑了笑。

「嗤。」薛子墨直接嗤笑出聲,對方雖然看似表現不錯、偽裝完美,但眼底流露的惡意卻是收得慢了,正巧被他看得真真切切。

這傢伙又是哪個白癡派來送死的呢?薛大少摸摸下巴,若有所思。

「怎麼了?」距離薛子墨不遠的杜遠毫無意外地聽到對方的嗤笑聲,反射性看過去就見對方滿臉嘲諷與恥笑,頓時讓他升起一股濃濃的好奇心,哪個傢伙能讓他們薛大少這麼嫌棄來著?說著頭就跟著左右晃動,想看看附近哪個傢伙引起青年的注意。

這一看很快就看到那名對著薛子墨背影,尚未收回溫和微笑,卻隱隱透著股詭異感的金髮青年。

之所以會說詭異,是因為金髮青年臉上雖掛著溫和微笑,看起來溫和有禮且待人和善,但杜遠就是有種對方並不像此刻表現出的這般良善,只能說他的眼光還不夠毒辣,看不出金髮青年眼底隱藏的惡意與嘲諷,只是在看清對方長相後「咦」了聲,狐疑地望向身旁青年,「那傢伙不是宋禹寒嗎?你們認識?」

在聽到那三個字瞬間頓了一下,薛子墨狐疑地又看了眼那名喚作「宋禹寒」的金髮青年,才用帶著不確定的口吻問:「你說誰?」

「宋禹寒呀,好像還是和你同期進這圈子來著的。」

「你怎麼知道?」薛子墨平常根本不會看娛樂圈方面的新聞,因此對圈內很多消息都一無所知。

顯然杜遠也是知道青年的習慣,知道對方來娛樂圈的初衷不過是玩玩,對這圈子本就沒什麼興趣,因此就算打定主意要拿個影帝來卻也不會特別關注圈內的事情,因此對青年不清楚這些事情倒也不以為意,反而知無不言的和對方說了遍自己知道的消息。

「你在這期的名聲不是挺大的嗎?當初我又下定決心要跟你交朋友,因此特別關注了一下你身邊的事。在你們這批進入這圈子的,還有一個名氣也挺大的,要不是被你狠狠輾壓了,恐怕現在的名氣就和你差不多了。」

「你是說宋禹寒?」

「對。聽說他的演技不錯,當然跟你比起來比屎還不如。」杜遠說完最後一句得到青年似笑非笑的一眼,但他覺得自己說的是實話,所以無所謂地聳了聳肩,「你的情況比較特殊,明明不是本科系卻有超群的演技,雖然不知道你是因為什麼,又下過多少功夫才有現在的實力,但在正常情況下,剛進這圈子的小朋友大部分都還有很多需要磨練的。」

薛子墨摸摸鼻子,在心裡呵呵笑著,不好意思我只是因為有系統這作弊神器在,演技什麼的他還真沒費多少功夫,情況確實很特殊啊……

「和那些小朋友相比,宋禹寒的實力就挺出色的,要是沒有你,他現在也不會混得這麼差。」

「他混得很差?」

「當然,風頭都被你搶去了,哪裡有誰還記得他?」杜遠忍不住搖頭失笑。

薛子墨點頭表示理解,面上雖然不以為意,心裡卻是閃過一絲笑意。

看來,重來一次,你還是要招惹我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