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對於魯夫的提議有些哭笑不得,但想想對方的為人隨後便釋然,因此對於晚上開個烤肉派對狂歡一晚眾人還是挺贊同的,便打電話的打電話,自個兒張羅的去自個兒張羅,總之大夥直接就開始為晚上準備起來,一時間也有幾分熱鬧。

一反先前的些微死氣沉沉。

里包恩趁著眾人不注意,悄悄跑去找羅賓,並且詢問他最為在意的問題:「為什麼要拒絕威爾帝?」

不是他疑神疑鬼,而是對於草帽一夥人的說詞他有些不信,但具體哪裡有問題他又說不上,這才私下跑來問羅賓。

「呵呵,雖然並不是很清楚,但威爾帝和你們似乎並不是一夥的吧?」羅賓笑著,卻是直接就說出了令里包恩瞠目結舌的話語。

當然,身為一名不輕易將情緒表現在臉上的合格殺手,里包恩表面上還是一臉面無表情,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此刻的他內心究竟有多麼震驚。

他發現這群從異世界跑來的海賊總是不斷刷新他對他們的看法,尤其是這短短幾天的相處,明明他並沒有多表現和威爾帝的生疏與敵意,可偏偏還是被她給發現,甚至毫不避諱的直接就和自己點破。

難道其實他表現得很明顯?他已經失格到連最簡單的心緒不表露於臉上都做不到了?

大概是此刻的里包恩情緒波動太大,因此羅賓發現了對方內心的疑惑,她笑了笑解釋道:「雖然你表現得很完美,讓人察覺不出異狀,普通人是看不出你們之間的生疏的。」

「……那麼,妳又是怎麼看出來的呢?」里包恩壓了壓帽沿,低沉著聲音問。

「呵呵,我想看出來的恐怕不止我一個。」

里包恩心下更加震驚,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待他再次開口,聲音卻多了幾絲沙啞。

「你們都看出來了?」

「我想想……」羅賓輕撫著下巴故作沉思,才慢悠悠地開口:「恐怕除了魯夫和喬巴,其他人多多少少都看出來了吧。」

里包恩抿了抿唇,他實在不想承認是自己的問題,但要是只有羅賓一人察覺出貓膩還有藉口說服自己,但這麼多人……

難道是安逸的日子過久了,他都鬆懈到連基本偽裝也做不好了?

大概是出於惡趣味吧,總之羅賓笑了笑決定不再耍弄對方──雖然看里包恩明明一臉面無表情,卻莫名讓人有種生無可戀的氣息真的挺有趣的──她笑著安慰道:「你也別太難過,只是你們之間的相處看起來是真的有些不自然。」

儘管刻意緩和彼此的相處模式,但到底兩人還是不對頭,更正確來說,以威爾帝自傲的個性,恐怕和其他人都不對頭,也難怪會如此輕易被看出不對勁了。

里包恩也是在這時才後知後覺想起問題的根本所在,換句話說確實不是他的問題,而是威爾帝本身,因此會被察覺似乎也是早晚的事,便釋然的點頭表示理解。

判斷力急劇下降,里包恩也不得不在心中感嘆,恐怕草帽一夥人突然要離去的決定也讓他受到了一定影響。

原來他對這夥人的好感度比想像中來得高。

可惜,相處的時間已經不到一天了。

尤其是在羅賓說出後面的話後,這個認知又加深了幾分。

「看得出來那個十年後火箭筒對你們來說很不一般,不是能輕易借予他人的東西,我們也不是什麼忘恩負義的人,所以不打算讓你們為難。」而這也是他們拒絕威爾帝的真正理由。

里包恩眼底流過一絲情緒,那是不甚明顯的不捨。

「真是可惜,明天過後就看不到你們了。」里包恩勾唇一笑,語氣略帶輕鬆,讓人完全看不出他為此感到惋惜分毫。

「也是,我代表船長在這裡向你道謝了。」不管有沒有察覺到里包恩此刻的內心想法,羅賓還是笑呵呵地如是道。

「啊,彼此彼此。」

不管這場雙人對話有沒有給別人給聽去,事實上就算被聽去了兩人也不介意,畢竟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話題,總之兩人最後結伴而行,回到大夥身邊時就見大家忙碌的身影。

派對用的東西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只剩下食材還在運送途中,幾人早已招呼著升起火來了,看看時間,晚上八點,似乎正適合做為狂歡的開端。

待迪諾的手下送來一箱又一箱的伙食,畢竟有魯夫這個大胃王在,不多準備食材他們恐怕根本吃不飽,因此那一箱箱食材堆到最後如山高般,卻沒有讓任何人感到驚恐。

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又哪裡不清楚魯夫的可怕食量?那胃簡直媲美無底洞,因此對此場景眾人是見怪不怪,甚至還會想這些份量是不是仍不夠魯夫填飽肚子呢?

命令手下繼續送新鮮食材過來,眾人吆喝著紛紛開始烤起了肉,作為廚師的香吉士已經不在了,這烤肉的工作自然落到其他人身上,而這所謂的其他人當然不包誇只會吃的魯夫或身為醫生的喬巴,亦或是作為暗殺部隊老大、只會殺人的XANXUS一類的人,因此幾名會烤肉但卻不保證味道的人就紛紛接過這項工作。

雖然香吉士的料理確實美味,在場眾人也都品嚐過對方的美食,但畢竟眾人也不是因此就被養刁嘴,再也吃不下其他食物,因此倒也吃得津津有味。

再說區區烤肉,除了醬料,味道又能差到哪去?

因此這場派對狂歡下來眾人也是吃飽喝足非常滿意,而且因為是最後一次,所以這場派對直接就持續到隔天早上才停止。

看著倒在地上睡死的一夥人,魯夫等人微微一笑,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一夥人來到離大夥睡覺的地方有段距離的樹林裡,只有里包恩帶著從藍波那搶來的十年後火箭筒。

算是唯一能和草帽一夥人告別的人吧。

「就這樣離開嗎?」里包恩掛著往常的微笑,看著為首的魯夫。

「啊。」

「不打算叫醒他們?這次分別我們恐怕再也沒機會見面了吧?」

「啊,沒必要。」魯夫嘻嘻笑著。

知道這夥人是真的不打算和其他人道別了,里包恩壓了壓帽沿,微不可察的嘆了口氣,隨後又抬眼一個個深深地望過去,然後再次掛上微笑。

「我知道了,那麼……」他拿出十年後火箭筒,擺放在草帽一夥人面前。「祝你們好運。」

「啊。」

「這段時間謝謝你們的照顧了。」

「還好遇見你們,我們過得挺開心的。」

「就是就是,雖然時間短了點,不過每天都很愉快。」

一句句道別的話語紛紛從草帽一夥人的口中說出,雖然不是特別感性,卻是肺腑之言,饒是里包恩心底都有些波瀾,但還是被他強制壓住了。

「保重。」他說,聲音雖仍是他特有的童稚嗓音,卻帶著幾分沙啞。

「啊,你們也是。」

然後,一聲聲炮響發出,最後陷入了沉寂。

而此地,也只剩下里包恩還站在原地,以及少部分早已醒來並偷偷尾隨過來的眾人,沉默不語。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