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火箭筒的時效是五分鐘,五分鐘說起來很短,但對現下的眾人來說卻有些漫長,眾人很快就將院子裡的東西收拾乾淨,不讓自己多想些有的沒的,直到收拾完了,看看時間五分鐘早過去了,不免心情更加沉重。

香吉士,真的消失了。

「大、大家別這樣,畢竟不是和未來的自己對調,也許香吉士已經回來了,只是在別的地方呢?」澤田試著緩和眾人的情緒,隨口掰出一個理由,說著說著連他自己都覺得有幾分可信,越說語氣跟著帶上幾分期盼與欣喜,可惜很快就被澆上一盆冷水了。

「這世界這麼大,如果真是這樣我們又該上哪去找人?最重要的是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畢竟我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按照你們的說法,被十年後火箭筒打到的人會和未來的自己交換世界,而未來並沒有香吉士這個人,與其相信他在五分鐘後回到這個年代的某個地方,我倒更相信他會被永遠留在十年後的世界。」羅賓冷靜的分析,卻是讓眾人的表情更加凝重。

當然,有沉重心思的多屬於澤田一夥人,而草帽一夥除了膽子較小的娜美、騙人布、喬巴,其餘人很快便一如往常的平淡下來了。

最先發現這轉變的是里包恩,他臉上雖然面無表情,內心卻是有些震撼。

明明自己的同伴正生死未明,這些人卻能在極短時間內調整好自己的心境,到底是心境多強大的人才能做到這般地步?

他當然不可能認為這夥人不重視同伴性命,畢竟相處也有段日子,草帽一夥人有多重視彼此,要看穿實屬簡單,要不現下也不會如此震撼了。

里包恩還來不及發言感慨,隨後察覺到的娜美和騙人布便微蹙眉頭,後者更是直接不解地問:「喂喂喂,我說你們現在未免也太冷靜了點?香吉士可是消失了啊!」

「就是說啊,他有可能就這樣死了也說不定,怎麼你們卻這麼冷靜?」娜美也跟著附和道。

兩人說完就將視線放在魯夫身上,後者臉上雖沒有如往常般笑嘻嘻的不正經樣,卻也面無表情的讓人看不清他此刻的內心想法。

「我們也讓那什麼火箭筒的打一下不就得了。」魯夫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就驚為天人,震得娜美、騙人布、喬巴和澤田一夥人下巴差點掉了下來。

「魯、魯夫!你在說什麼啊?現在根本無法判斷香吉士的安危,你卻要試試十年後火箭筒?」澤田第一個跳出來反駁,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他怎麼也想不明白,明知有危險,怎麼人還能這般冷靜的說要以身試險?

就因為夥伴嗎?因為不清楚香吉士的狀況,所以也要跟著去嗎?就算沒辦法一起活,至少也要一起死嗎?澤田無法理解這樣的想法,畢竟他還是覺得自己那個香吉士可能被傳送回來,只是不知身處何處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換句話說只要還活著並且相信這個可能性,或許將來的某一天他們仍會相見啊!

但如果死了,不就什麼都沒有了嗎?

「魯夫說得沒錯,我們只要給那個火箭筒也來一發就行了。」一旁喝著啤酒的索隆在這時淡淡開口。

這下眾人是真的傻了,倒是娜美和騙人布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兩人交換了個眼神,默默交流。

「怎、怎麼連索隆也……」澤田抱頭吶喊,心下緊張的不得了。

他怎麼能眼睜睜看著眼前的一夥人送死?他要阻止他們!不管怎樣一定要阻止!

就在澤田準備做些什麼時,卻被里包恩一腳踹在地上,痛得他眼角泛淚,高聲哀號。

「第十代首領!您沒事吧!」獄寺在這時回過神來,緊張的跑上前去查看澤田的傷勢。

「我、我沒事……」澤田苦笑著擺擺手,在對方的幫助下站了起來,卻是一臉不解地看著踹他的里包恩,眼底的詢問之意非常明顯。

「蠢綱,看他們的反應你還不明白嗎?」里包恩語氣平淡地問。

「什、什麼?」澤田不明所以的看了看里包恩,又抬眼看向草帽一夥人,魯夫等人表情一如既往的輕鬆悠哉,就連原本還有些緊張的娜美、騙人布和喬巴現下都有些淡定,這讓他的腦袋一時有些卡殼,不明白他們的轉變從何而來。

「我說,你們是不是想得太嚴重了點?」索隆豪邁的灌了口啤酒,哈哈大笑著。

「嚴重?」澤田面帶疑惑。

「沒錯,確實是你們想得嚴重了。」佛朗基也跟著笑了笑。

「什……怎麼回事?」澤田的表情更加茫然了,除里包恩以外的其他人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呵呵,雖然我們剛才說的猜測都有可能發生,但說到底,我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是事實。」羅賓笑著解釋,「換句話說,除了剛才的那幾個猜測,不還有一個可能性嗎?」

「還有……一個?」

「沒錯,還有一個。」頓了一下,羅賓呵呵笑著:「也許透過那個火箭筒,香吉士已經回到原本的世界的可能性。」

澤田等人瞬間驚呼出聲,臉上除了訝異還是訝異。

「說起來,我們的到來本就存在著許多疑點,而你們那個火箭筒又不是常規所能解釋的東西,要說香吉士的消失最有可能的解釋,便是透過那個火箭筒產生的通道,在接觸到我們這群異世界來的人後產生改變,變成連接到我們世界的通道。」

「原來如此,這樣解釋也確實合理呢。」澤田點了點頭,再看看處變不驚的草帽一夥人,心裡瞬間就多了許多名為「崇拜」的情感。

果然,是一群很強大的人呢。

強大到讓人心生嚮往。

而他也想成為這樣強大的人,保護他的夥伴。

澤田微微一笑,心情也跟著放鬆幾分。

「不過這也只是猜測,實際如何卻是不得而知,我們能做的也只是讓火箭筒打一發而已。」索隆低笑了聲,繼續喝手上的啤酒。

「確實,雖然看起來很危險,但我們也沒別的辦法了。」騙人布點了點頭,看起來是下定了決心。

「畢竟被火箭筒打中的我們就會消失,也沒辦法確認被打中後會發生什麼事。」娜美接著說,視線卻是轉移到依舊面無表情的魯夫臉上,沉默了一會才忍不住問:「但是魯夫,你怎麼想到這個可能的?」

想到被火箭筒打中,他們就能回去原本世界的可能。

根本不像是魯夫這種無腦的傢伙會想到的事情嘛!

娜美這一問,瞬間所有人都想到這個問題,紛紛將視線轉移到魯夫身上。

魯夫本就不是常人,對於被眾多眼神注視也沒見絲毫慌亂,只是抓了抓頭,燦爛一笑。

「那什麼,只要被打中了,不就見得到香吉士了嗎?」

「……」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