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草帽海賊團來說,他們的船長魯夫是個不省心的傢伙,很多事情都要由他們親力親為,由他們操心,而船長只要負責打敗敵方大將便足矣,因此除魯夫以外,幾乎可以說是人精了。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要看懂里包恩現下的想法說不上準確,但猜測出個七七八八還是可以的,因此羅賓很快就從對方告知他們的過去與現況推測出對方的擔憂,便體貼的微笑不再多談。

其他不管是猜到還沒猜到,見羅賓不再交談這個話題便也沒繼續下去,這讓里包恩鬆口氣之餘也不免有些鬱悶。

如果不是到最後確定沒辦法了,他是不會把十年後火箭筒交給威爾帝的。好在草帽一夥人也是貼心的,因此沒有對這個話題糾纏下去,但鬱悶卻是必須的,因為他不但毫無辦法,現下的想法還被人給看穿了。

這看穿不要緊,重點是人根本不介意啊!

他這一心想幫助這群異世界的海賊們簡直操碎了心,明知有辦法卻不能實行,偏偏應該要擔憂緊張的人卻毫不在意,依舊吃吃喝喝玩樂開心的不得了,心裡那個心塞就別提了。

里包恩壓下帽沿讓人看不清臉上表情,但就在一旁的澤田莫名就感覺到對方的不悅,頓時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雖然出現藍波和十年後火箭筒的鬧劇,但這肉只烤了一半,眾人自然不會因為這麼點事情就停止烤肉,依舊該怎麼玩就怎麼玩,吃起肉來那叫一個豪邁舒爽,開心的不得了。

就在烤肉快到尾聲時,追殺大人藍波的碧洋琪終於回來了,也不曉得他們到底追逐到哪去,竟然過了這麼久才回來。

可惜這裡有個大胃王魯夫在,這麼晚回來自然剩沒多少食物,但碧洋琪也不介意,挑著一些剛烤好的又吃了些,並笑著表示自己吃的也不多,還有得吃就挺不錯了,何況在烤肉前的那餐,她從澤田那搶來吃得也不少,聽得澤田淚流滿面卻不敢吱一聲,別提多憋屈了。

「話說回來,藍波跑去哪兒了?」突然想起藍波的澤田看向碧洋琪問。

「藍波?我怎麼知道。」碧洋琪有些不以為意地回答。

澤田簡直都要給跪了,明明人是追著大人藍波跑的,卻不知道那是十年後的藍波,畢竟只要看到大人藍波,碧洋琪的所有理智都會被對前男友的仇恨給矇蔽,什麼都無法思考,只想著要殺了對方而已。

也難怪會不知道她追殺的是藍波了。

想著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且藍波每次都會自己乖乖回來,便也不再多想,要知道烤肉前的那餐他可沒吃多少,雖然烤肉又多了不少伙食,但同樣人也多了很多,因此他的搶食大業仍在持續。

好在這次不但有香吉士,還有事事以他為優先的忠犬獄寺在,雖然對後者的熱情依舊有些不習慣,但當對方將烤熟且香氣四溢的肉食端放在自己面前時,澤田還是感激得想流淚的。

藍波回來的時間自然不會太晚,他雖然因為突發事件跑去十年後的世界而沒有吃上多少,但畢竟十年後的藍波正巧就在餐廳裡準備開飯,自然就順理成章將眼前美食給吃乾抹淨了,因此也是吃飽喝足,倒是不用擔心他餓肚子。

吃得飽飽的藍波心情大好,回來的腳步輕飄飄的,一跳一跳走到院子,見眾人都在收拾殘局,雙眼一放到魯夫身上頓時又玩心大起,腳步一頓就朝著對方衝刺起來。

「哈哈哈哈!看我藍波大人的極速撞擊!」

眾人這才發現藍波回來了,抬頭一看卻見小孩兒已經朝著魯夫飛奔而去,卻是一個不小心被放置在地上尚來不及收拾的腳架拌了一跤,摔倒在地。

隨著藍波跌倒在地,被藏在爆炸頭裡的十年後火箭筒跟著飛出,在眾人一個措手不及下,眼睜睜看著火箭筒掉落在香吉士頭上,綁著板機的繩子另一端正巧纏在藍波的頭髮上,就這麼拉扯之下竟是扣動板機,火箭筒就這麼朝香吉士發射了。

「香吉士!」

眾人大驚失色,不久前才剛說完這東西對他們來說只有未知的危險沒有好處,現下卻發生這種事,這要眾人如何不緊張?

煙霧迷漫,眾人看不清情況,只能不斷大喊著香吉士的名字,卻不見任何回應,這讓眾人都有些不安。

騙人布更是牙關一咬,直接就朝煙霧裡衝去,卻沒想到竟是撲了個空,甚至因為腳下拌到什麼東西而狠狠摔了一跤。

煙霧散去,眾人這才看清情況,只見原地哪裡還有香吉士的身影?只剩下倒在地上的騙人布,以及將他絆倒的十年後火箭筒。

「香吉士不見了!」澤田抱頭驚呼,怎麼也沒想到竟會發生這種事情。

就連里包恩也是一臉凝重,就如方才討論所說,由於草帽一夥人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被十年後火箭筒打中,消失的可能性並不是零,也因此他也並不打算讓他們做這般危險的試驗,誰知竟會發生這種意外,而就如他們所猜測的,香吉士確實因此而消失不見了。

「怎麼辦?香吉士不見了!里包恩現在該怎麼辦!」澤田驚慌失措的吶喊著,一時間實在無法接受眼前的情況,他的腦袋很混亂,甚至無法想像要是香吉士真的就這麼消失了,對方會跑去哪裡?能不能回來?亦或是……還能不能安好的活著?

「冷靜點。」相較於澤田的恐慌,索隆還是一如既往的鎮定。

「你要我們怎麼鎮定?香吉士他消失了啊!」騙人布就顯得有些激動了,雖然親眼看見那場景的不止他一人,但他也是眼睜睜看著香吉士消失的其中一份子,他實在做不到像索隆現下這般冷靜的態度。

「緊張什麼?還無法確定香吉士是不是就真的這樣消失了,那個什麼火箭筒的不是有時限嗎?」索隆冷靜的喝了口手中的啤酒,莫名鎮定的聲線竟是讓眾人不約而同的冷靜下來。

「索隆說的沒錯,就算我們在這邊緊張也於事無補。」娜美抹去額上的冷汗,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我們畢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也許因為這樣,所以這個世界十年後的未來是沒有我們的,或許是香吉士單方面被傳送到未來,等時間到了就會回來了也不一定。」

「當然,這是最好的結果。」羅賓的語氣難得帶著一絲沉重,「如果因為我們來自異世界,反而因此讓香吉士困在時間的夾縫中,我們恐怕也毫無辦法。換句話說,如果事情真的發展成最壞的結果,那麼香吉士……必死無疑。」

一時間,眾人都因為羅賓的推測而異常凝重。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