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一群人臉色各異的看著火箭筒發出猛烈的爆炸聲,接著煙霧迷漫,讓人看不清情況,這下不明所以的草帽一夥人就有些人面露擔憂了。

「喂喂喂,我說那火箭筒不是玩具而已嗎?怎麼竟然發射了?」騙人布有些難以置信地問,額上也跟著冒出細密冷汗。

原本看到小孩從爆炸頭裡拿出火箭筒還在訝異那小小一顆頭怎麼藏得住那麼大(對藍波來說)的火箭筒,後來想想一個小孩子塞在頭髮裡的怎麼可能是真的火箭筒?真的火箭筒有多重他多少還是知道的,這樣一想就不難猜出那火箭筒不過是小孩的玩具罷了,誰知道下一秒就見小孩爬進火箭筒裡,一端綁著板機的繩子隨著小孩的進入跟著一緊,就這麼措手不及的,板機扣動了,火箭筒似乎也發射了。

這無疑證明這火箭筒是貨真價實的真貨,先不管這火箭筒是怎麼被小孩兒塞在腦袋上亂跑亂跳還不會掉,亦或是小孩兒怎麼頭頂火箭筒還能跑跑跳跳不嫌重,但方才藍波爬進火箭筒內,這一聲爆炸不就代表爬進去的小孩兒被裡面的火箭給炸了?

想到這騙人布就渾身冒冷汗,這群人是怎麼回事?怎麼讓一個小孩子帶這麼危險的東西在身上?

雖然知道藍波並不是一般的小孩,但畢竟和其他嬰兒相比,藍波實在太幼稚了,完全就是個不暗世事又調皮搗蛋的小屁孩一隻,實在很難和其他小嬰兒看待。

有這種想法的當然還有娜美和喬巴,至於其他人倒是沒什麼太大的感覺。

香吉士更是點了根菸抽了起來,才淡淡開口:「我說騙人布你緊張什麼?你看澤田他們的反應就知道了吧。」知道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雖然香吉士的話沒有說完,但騙人布在對方的話語下後知後覺的看向澤田等人,在發現眾人臉上沒有一絲驚慌後便也能知曉了,頓時一顆緊張的心跟著漸漸平穩,心平氣和地看起接下來的發展。

然而之後發生的事對草帽一夥人來說也有些驚奇,頓時就忘了該如何反應。

當然,他們畢竟是海賊,驚愕的反應也不過一舜罷了。

煙霧散去,漸漸露出裡面人的身影,那身影修長挺拔,一眼就知道已經不是藍波那個小孩兒了,成熟慵懶的男性嗓音也跟著響起:「十年前的我還真是一如既往的不會挑時間,等了六個月的預約終於排到的餐廳,至少也等我品嘗一口試試他的滋味到底有多美味再說嘛……」

煙霧散去,露出男子的真實面貌,仔細一看竟和藍波有幾絲相像之處。

「大、大人藍波……」澤田嘴角輕畜,微嘆口氣。

接下來毫不意外地,剛出場沒多久的大人藍波就這麼被同樣在場的碧洋琪誤認為負心漢前男友,拿著有毒料理追殺去了。

這場鬧劇對彭哥列一夥人來說早已見怪不怪,對草帽一夥人雖有些新鮮,但有心人還是很快就抓到了澤田話語中的古怪,羅賓微蹙起眉頭,有些不確定地重複了句:「大人藍波?」

「意思是,那個男人是長大後的藍波?」香吉士有那麼一瞬間拿不住手上的香菸,差點就落地了,好在回神得早,反應極快地拿穩了,但多少還是讓他有些心有餘悸。

畢竟這裡是澤田家,雖然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卻依舊美麗的奈奈小姐還在屋裡休息,要是讓她美麗的庭院著火惹得她一陣傷心什麼的,他簡直無法想像。

「我記得你們好像說過什麼……十年後火箭筒?」羅賓輕撫下巴,回憶起當初里包恩向他們介紹這個世界,以及發生在澤田等人身上的事情時,似乎提起過的一個名詞。

「就是說,那個可以和十年後的自己交換的那個,神奇的火箭筒?」被這麼一提,娜美倒也想起當初讓她有些印象深刻的話題了,畢竟和十年後的自己交換什麼的,聽起來比惡魔果實還要天方夜譚,不是嗎?

記得當初聽到時還以為是他們的笑話,沒想到竟然真有這樣東西,照現在來看,似乎連和十年後的自己交換也是真的了。

這種神奇的事情頓時拉起草帽一夥人的興趣,各個雙眼發亮的看著澤田等人。

澤田被盯得有些額冒冷汗,卻還是乾笑著點頭應是。

「是的,這就是十年後火箭筒,剛才那個……確實是十年後的藍波沒錯。」

「真是有趣啊,看來你們這個世界也不是那麼無趣嘛。」羅賓呵呵笑著,眼底留露著濃厚興趣,可惜那火箭筒隨著大人藍波的出現似乎也消失無蹤,大概是回到小主人的身上了也不一定,而現在的小主人嘛……時效似乎還沒到,仍在十年後不知道在幹麻呢。

更何況大人藍波為了躲避碧洋琪的攻擊,現在正在逃命中,不知道跑哪去了,就算和藍波交換回來恐怕也無法馬上見到,倒是有些可惜。

「既然是真的,不知道我們可不可以用呢?」騙人布興致高昂、雙眼發亮地問,「我也想試試看啊,看看十年後的我是不是一樣英俊瀟灑,或許已經成為勇敢的海上戰士了也不一定!」

「笨啊,用了十年後火箭筒,現在的你就和未來的你交換了,你也看不到好嗎?」香吉士有些好笑的說。

「那有什麼問題?不還有你們嗎?你們倒是幫我好好鑑定一下十年後的我有多英勇威武,等我回來了再好好跟我說說。」騙人布抹了抹鼻子,笑容高傲燦爛。

「可是,我們畢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十年後的這裡……未必有我們。」索隆語氣不緊不慢,淡淡地說出一針見血的話,瞬間就將眾人高昂的情緒澆散了些。

「這麼一說挺有道理的。」佛朗基將鼻樑上的墨鏡推到頭頂,挑起眉頭笑著說。

「也許這一試就從此消失了也不一定。」羅賓的臉上始終掛著相同的微笑,但說出的話卻令膽小如騙人布、娜美、喬巴都有些不寒而慄。

「我說羅賓啊,妳就不能不笑著說出這麼恐怖的話嗎?」

「呵呵。」

「……」

兩人一獸臉掛輕淚,掩嘴痛哭。

「嘛,畢竟我們的情況特殊,就算真如小羅賓說得也不奇怪,總之為了我們好,還是別隨便測試那個什麼十年後火箭筒吧。」香吉士吸了口菸,緩緩吐出。

「也是,要是真的消失了就不得了了。」騙人布忍不住一抖,雙手反射性抱著雙臂想要取暖,好在喬巴也因為害怕跳進他懷裡,抱著正好暖又舒服。

「不過,這也許也是個突破口也不一定,不是嗎?」羅賓說著,視線就放到了里包恩身上。

這次回來並盛的除了本就在並盛的彭哥列一夥人之外,只有草帽海賊團了,而羅賓會看向里包恩也是因為她知道在場中屬他最為聰明,而威爾帝又是他找來的人,對方現在正在致力於研究連接異世界的方法,換句話說,既然有十年後火箭筒這個連接未來的神奇東西,那麼將這個火箭筒拿去研究,或許也能研究出連接異世界的通道也不一定。

不需要羅賓言明,里包恩自然能明白話語中想表達的含意,但威爾帝畢竟不是能完全信服的人,誰知道將十年後火箭筒交給對方研究之後,要是真的讓對方研究並且順利送草帽一夥人回去,對方之後又會幹出些什麼事情?

人是對草帽一夥人有好感,可對他們,就難說了。

他不敢打賭,雖然迫切且真心希望能送草帽一夥人回去,卻不代表能用他們未來的安寧來交換。

所以里包恩,沉默不語。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