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薛子墨來說,就算是要統治世界,對身負系統的他來說都是分分鐘的事,更別說只是區區的簡單調查,也因此要調查薛家的一切實屬不難。

以前不管薛家人對他搞得什麼小動作他都不予理會,畢竟江易在他心中的地位可是遠超出薛家所有人,自然是達成對方的願望比薛家那些破事要來得重要,但讓他奇怪的是這動作也太頻繁了點。

也不能說有點,甚至能稱得上奇怪了。

前世的這時候薛子墨仍安分守己當個陰沉低調的大學生,但這一世卻是直接連學校都不去,還直接進入演藝圈,要說還有什麼不同,大概就是上次的威亞事件,他和薛盛榮的通話隱隱有種撕破臉的味道在。

可他還沒對薛氏動手呀。

他想不明白的是薛盛榮在前世雖然在他搶下薛氏後一度表現出痛恨他,甚至恨不得要殺了他的表情,但那也是在他對薛氏出手後,可現在僅僅只是因為他將家裡有錢的東西拿走……

難不成薛盛榮是位比他想像中還要貪財的爛人?

想到這個可能,薛子墨都忍不住搖頭失笑,但隨著他的一系列調查,他也笑不太出來了。

他發現似乎有什麼不對勁,而這不對勁隱隱透著股不協調感,甚至是有些詭異。

也許,事情比他想像中還要有趣。

他將調查到的一切資料妥善收藏保存,隨即又一副沒事人兒樣,繼續該幹什麼幹什麼,就是連枕邊人的梁陽煦都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

然後在休息了僅半個月,他在杜遠的邀請下參加了一場真人秀。

《極限生存》是一部挺火熱的真人秀,節目組總是挑些深山野林或荒郊野外將藝人丟進去生活,當然這些地點還未必安全,偶爾也會遇到些突發狀況,所以劇組也要做好萬全準備,隨時上前救人,簡單來說就是怎麼刻苦怎麼來,還要做好生命隨時會收到威脅的心理準備。

但就是這樣一個節目顯露出一名藝人的真實面貌,因此雖然有不少人說這個節目危險且不顧藝人安危,卻仍有不少人非常喜愛看。

杜遠本身就是對野外生活有些興趣的男人,因此在收到節目組的邀請後,正好在和薛子墨聚餐的他順帶就問了對方要不要一起參加。

薛子墨當然不知道這是什麼節目,一旁的江易哪裡不知道自家藝人兼寶貝弟弟對演藝圈幾乎稱得上一無所知,因此還很貼心的給對方科普了一下,這一科普瞬間就提起薛大少興趣,饒富興致的答應了。

也因此一個月的假期就這麼中斷了,江易雖然有些莫可奈何,但和這兩年的行程比起來,對方至少也休息過,便隨對方去了。

然後兩人就一個專業一個輕裝上陣去了。

不用說,專業的自然是杜遠,輕裝的是薛子墨了。

杜遠的行李是一包大小適中的登山包,裡面的裝備都是可能用得上的諸如禦寒衣物、吃飯用具等,既專業又絲毫沒有多餘的雜物,看得負責拍攝的人都忍不住嘖嘖稱奇,負責主持的人更是忍不住開口稱讚,直問他是不是很有野外生活的經驗,他也只是笑著回答說是興趣,但經驗並不多。

到了薛子墨這邊就有些不忍直視了,所有人將他從頭到尾,再從尾到頭的來回掃視,再確定對方真的什麼都沒帶,兩手空空的就跑來參加他們的節目後,眾人瞬間都有些同情這個目前很火紅的青年了。

他甚至還穿的很輕便,一身的休閒服裝怎麼看也不像是要去深山野林生活的樣子。

一旁的杜遠也覺得有些不忍直視,他怎麼也想不到對方會就這樣來啊!

「怎麼了嗎?」薛子墨彷彿絲毫沒有察覺出什麼不對勁,淡定自如地開口詢問。

「子墨啊,你知道我們接下來要去幹什麼的嗎?」主持人乾巴巴的望著青年,希望對方能因此而開竅些。

「知道。」

「……那,我們接下來要幹什麼?」

瞥了主持人一眼,薛子墨似笑非笑的說:「不是在荒郊野外,或是深山野林之類的地方獨自生存嗎?」

被噎了一下的主持人先是乾咳了聲,才接著問:「那你怎麼就不準備些東西呢?像杜遠就準備的挺周到的呀……你不會不知道我們節目組是不提供準備這些東西的吧?」

薛子墨尚未有任何動作,一旁聽著的杜遠倒是先忍不住摀臉了。青年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人家江大經紀人給對方介紹的多詳盡他都在一旁聽得清清楚楚,怎麼可能會漏說這麼重要的一點呢?偏偏人家就這麼狂霸酷炫跩的空手來了,他還能說什麼?

他要的不多,只要收下他的膝蓋就行了!

只見薛子墨點點頭,接著自然無比地反問:「但也沒說碰到別人時不能合作吧?」

一瞬間,所有人都懵了。

是的,做了這麼多期的《極限生存》,除了剛開始的將參賽者分別送往各處,卻是沒硬性規定不能和別人碰面並合作一起度過直到拍攝結束,但……

看著準備周到的杜遠,又看了看兩手空空的薛子墨,主持人幾乎都要給跪了,你兩手空空的跑去求助人,哪個傻逼願意收留你呀?

杜遠:呵呵,這裡還真有那麼一個傻逼在。

薛子墨拍拍杜遠的肩膀,開玩笑道:「乖乖等我去臨幸你?」

「……」求放過,他還不想每次見面都被影帝一臉哀怨的瞪著啊!

主持人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問題,見兩人的互動瞬間就將方才的傻眼拋諸腦後,笑問著兩人:「你們感情真好,是認識很久了嗎?」

「不久,」薛子墨笑看著杜遠,「大概是……一見如故?」

「……」既影帝的哀怨瞪視,接下來他還得承受紀家主的眼刀嗎?

「別……求你別說話……」杜遠小聲哀號,他覺得自己幼小的心臟已經要承受不住了。

主持人不知道兩人的關係,也不清楚杜遠的反應怎麼這麼逗比,因此笑著繼續問:「怎麼?杜遠好像不太承認你們的關係啊。」

薛子墨只是輕輕瞥了對方一眼,杜小遠瞬間打了個激靈。

「沒有沒有,我們是最要好的朋友,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我們確實一見如故、相見恨晚,哥倆好的就像從小穿著一條內褲長大來著,就是這麼的要好你們別羨慕忌妒恨呀!」

薛子墨似笑非笑的看著杜小遠,輕笑出聲。

杜遠:我就看著我臉上掛著的兩條淚不說話,簡直生無可戀!

「行了,瞧你臭美的,我現在是看得出來你倆確實好得不得了。」主持人呵呵笑著,又問道:「不過我們這節目你們應該也知道,危險性挺高的,你帶的裝備只夠你一人用吧?要是薛子墨真的和你碰上面了,你真要和他一塊兒啊?」

這話問得實在是犀利,這要是普通人彼此間的關係八成就要產生裂縫了,可惜現在面對的人是薛子墨和杜遠,所以後者只是不明所以的望著主持人,頗有些納悶地問:「不然呢?」聽得主持人又是一噎,姍姍地笑了笑。

杜遠會這樣反問不是沒有道理,雖然在看到薛子墨兩手空空的跑來參加《極限生存》時有些發懵,但他也只是驚訝對方連參加這種節目都這樣毫不掩飾自己的鋒芒,換句話說他是知道對方哪怕什麼東西都不帶也是有能力在荒郊野外獨自生存的,所以就算薛子墨真的找上自己了,那也是對方帶上自己,而不是自己幫對方呀!

可主持人不知道杜遠的真實想法,所以對於杜遠的回答被噎了一下也只是笑著調侃道:「你們感情真好,特別深厚,特別有種患難見真情的味道在。」至於心裡究竟是不是這樣想的就不得而知了,但杜遠也許不會知道,早已跟人精似的薛子墨又如何看不出對方的口是心非?他只是懶得看對方,也不屑知道對方的想法罷了,因此便沒太注意對方的眼神與表情。

說到底,他依舊是這麼隨心所欲的主啊。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