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話說開後兩人的感情一路升溫變得更加平穩,彼此間也建立起深厚的信任基礎,之後再發生什麼讓人誤會的事也沒能影響兩人間的感情,薛子墨對此非常滿意。

他之後的行程也被江易排得很滿,拍了不少火熱的電視劇,甚至轉戰電影圈,名氣不但跌破眾人眼鏡的火速上升且絲毫不減,甚至還因此奪下最佳新人獎。

但薛子墨卻沒有因此而絲毫放鬆,畢竟他承諾過要奪得影帝帶自家經紀人飛,因此哪怕江易多次委婉的告訴他要適當休息,他也堅持要對方替他接下一系列的工作。

當然這工作也不是隨便就接,江易的眼光毒辣,能力也是有目共睹,因此拿到手的劇本無疑都是會火的,再加上有系統出品的高級演技,區區一名剛入圈沒多久的新人能毫無低潮期和負面新聞,一路直往上竄的薛子墨無疑是惹人眼紅的。

薛子墨當然不可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只是別人不知道他有系統這超強作弊神器在呀!

累了?沒關係,系統出品的藥品只要一顆,疲憊什麼的瞬間通通不見,一秒下去又是一尾活龍!

這就是為什麼他能如此長期高強度工作身體卻還沒垮的原因,但其他人不清楚,剛開始還老是擔憂這擔憂那,好說歹說卻發現他根本不聽勸,日子久了才發現人還好好的絲毫不見疲態,安心下來的同時又忍不住感慨。

要說年輕人嘛,和薛子墨同輩的,就拿紀成文來說吧,他是絕對沒辦法做到像他這樣的;要說對工作上進認真嘛,人一開始就說了,只是來玩出個影帝的,就是那些認真待在娛樂圈的圈內人都沒人能做到像他這種地步。

於是眾人終於明白了一件事──薛子墨,神得不是人。

薛子墨要是知道大家的想法一定會低笑出聲,他現在確實不算正常人啊,畢竟他賺得錢實在太多了,平常除了買那些需要耗費長時間才學得起來的技能,他也就拿來提升身體素質了,要不然單憑消疲憊的藥品又怎麼夠他支撐這麼久如此高強度的工作?

雖然比上一世還拚,但無疑比上一世要來得有樂趣多了,而他樂在其中。

這樣高強度的工作換來的自然是高出鏡率,小至出場只有兩三幕的小配角,大至戲份充足的男二男三甚至男主角,又有真材實料的強力演技,每一個角色都讓人印象深刻,也因此他的熱度才會高升不減,別人就是再眼紅也不得不佩服,再加上雖然沒人知道他薛家大少的身份,但一看就知道他身後站著不少重量級人物,像是唐家家主唐安瀾、紀家家主紀成文、煌輝娛樂總裁沈元思、大導演袁和安、影帝梁陽煦,光是後兩位的咖位就夠讓其他人對有這兩位撐腰的薛子墨搖尾討好,更別說前三位隨便一人出手絕對分分鐘讓人吃不完兜著走,這樣的人又怎麼有人敢得罪?

雖然真要教訓人,薛子墨根本不需要請求別人幫助,自己就能動手,可惜出道自今除了一些明顯出自薛家人之手的意外事故,目前還沒有不長眼的傢伙自個兒貼上來找罪受,因此還沒人知道他就是個披著羊皮的凶狠野狼。

當然,很多人也好奇到底是什麼人能夠得到如此多大人物的青睞,可惜不是薛子墨躲得太好,就是有什麼報導都會被人在第一時間擋下,因此什麼料也挖不出來,他也因此被大眾打上了神秘的標籤。

然這些並不是薛子墨會關心的事情,所以他並沒有特別為大眾解答,依舊該怎麼忙就怎麼忙,吃吃喝喝拍戲學習睡覺,一樣不落。

在這裡不得不提江易的能力,薛子墨畢竟不是很關注娛樂圈這一塊,要說他對這個圈子一蓋不知也稱不上誇張,哪怕就是現在進了這個圈子,他依舊沒有試著去了解,雖然他像個孩子懵懵懂懂,但架不住他對江易的高度信任,因此在挑劇本方面是完全丟給對方做的,自己是絲毫未看就依照對方的決定來接下那些角色。

他只是有演技,還是依靠系統得到的,當然比不上那些刻苦磨練演技的人,對一部劇本的好壞根本沒有判斷依據,自然是乾脆省略了這段過程,反正就算拿劇本給他看,他也說不出這部戲到底會不會火。

江易不同,他本就是混這一塊的,且有非常豐富的經驗,除了毒辣的眼光,他還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因此只要他說哪部劇會火就一定會火,出錯的機率可以說低於百分之五。

在確認自家藝人是非得要將行程排滿後,讓江易接劇本接得如此歡快很大原因還是出在薛子墨的演技,不管是什麼角色,哪怕整部戲那個角色只出現了幾分鐘都能被他演活,這就讓他多了許多選擇。

然而這樣的工作量,就算薛子墨再怎麼保證自己沒問題,在持續了將近兩年這樣的生活後,江易終於爆發了。

他直接揚言說絕對不會再幫薛子墨接任何工作,要對方好好休息哪怕短短一個月也好,如果不聽話就要和唐安瀾聯手將人綁回去,薛子墨對此頗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決定乖乖照做了。

雖然有一部份原因是因為薛子墨自己沒辦法決定要接什麼戲,但更大原因是因為他預估時間已經差不多了,該轉戰更大的螢幕,奪得最終目標了,因此短暫的休息也無傷大雅。

再說他現在拍完尚未上映的戲可多了,不過是短短一個月,還不至於就此沉寂讓大眾忘了他,因此就欣然接受江易的提議。

江易可不知道他的真實想法,見他終於答應休息了只覺得倍感欣慰,拍拍對方的肩膀就要他好好休息。

這段時間以來薛子墨雖然非常繁忙,但偶爾還是會抽出時間和其他人見見面、吃吃飯,每次見面他都要聽眾人一陣抱怨,說他這樣下去不行,簡直是在玩命,可惜屢勸不聽,他們也毫無辦法。現在一聽到他終於要休息了,眾人瞬間放下手邊的工作,一通電話就將他給約了出來。

距離上次聚餐也過去一個多月,薛子墨其實也挺想大家的,因此很快就和眾人約好時間一起去吃飯。

紀成文經過這段時間已經有所成長,現在的他哪怕沒有薛子墨幫忙也能很好的管理紀氏,平常在外人面前也已經如前世那般冷氣外放,只有在他們幾個老朋友相聚時臉上才會多些表情。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的聚會除了老面孔的唐安瀾、紀成文、江易、杜遠,還多了個梁陽煦、沈元思、沈元安。

梁陽煦就不用說,他們這群人都知道影帝和薛大少在一起了,偶爾聚餐兩人同時出現也不介意在眾人面前秀恩愛──當然,影帝可沒那麼開放,都是薛大少故意的──讓他們吃了滿嘴狗糧卻又捨不得這難得和青年相聚的時間,簡直恨不得也找個對象來談了。

沈元安本就是紀成文的朋友,在一次偶然相遇下就被介紹給薛子墨認識,相處一段時間後覺得也是值得深交的朋友,便持續交往下去,之後便偶爾也會出現在他們的聚餐上。

沈元思依舊很關注薛子墨的動向,當初派人關注他的人直到現在都還沒撤下來──薛子墨當然知道對方派人監視他,由於判斷出對方並無惡意,便隨著他去了──因此幾乎是下一秒就知道自家弟弟和人家好上了,便厚著臉皮跟著加入他們的聚餐活動。

兩兄弟都是挺好相處的人,而且也不令人討厭,薛子墨自然不介意再交一個朋友,更何況這個人現在還是他的頂頭上司,雖然他並不需要對方的什麼幫助。

反正朋友不嫌多,更別說就算多了這兩人,他的朋友數也仍舊不多。

沈元思對外自然不是這副好相處的模樣,但畢竟還有唐家家主和紀家家主在,先不說紀成文和薛子墨似乎本來就是朋友,光是唐安瀾願意和薛子墨交流這點就夠他對青年另眼相待了,因此也不需要特別擺著架子,更別說他本來就打著將青年留在自家公司的主意。

於是他們聚餐的人數就這麼漸漸變多了,而無疑這次的聚餐,眾人都來了,由此倒也隱約能窺見大家對薛子墨的喜愛。

沈元思最初是打算和薛子墨交流,待他摸清青年的個性後,以後也好將人留在煌輝,但越交流越發現青年不是個好把握的,尤其在看到唐安瀾等三人在青年的帶領下賺取的不少金額,隱約感覺到青年優秀的能力恐怕還在自己之上,倒是印證了那句來娛樂圈不過是玩玩。

人肯定是留不住了,但這樣有為的青年交個朋友還是可以的,只是沒想到在一次聚餐中意外發現自己的猜測被證實,薛子墨就是薛家大少,這個事實雖然還稱不上震驚,但還是讓他驚訝了好一會。

也是在一段時間的相處下,他才知道唐家家主為什麼會對青年這麼照顧,因為就是他都在不知不覺中給予青年越來越多的關懷,他想也許是青年特有的魅力也不一定。

這樣相處下來自然也知道薛家大少想要毀了薛氏的決定,雖然很訝異,但能夠坐上輝煌總裁的位置並帶領公司走向如今高度的沈元思又怎麼不會私下調查?就是調查不出具體細節,對薛子墨和薛家那堆破事還算清楚的唐安瀾等三人又怎麼會吝嗇於明顯和他們站在同一陣線的人分享實情?所以對於青年的決定,他是贊同的。

更別說青年本身就有足夠的能力能養活自己,哪怕捨棄了薛家大少的光環也一樣。

沈元安就沒有自家哥哥這般彎彎繞繞的想法了,本來他就活在大哥的羽翼之下,個性也因此直來直往絲毫不怕得罪人,薛子墨和他雖然是同輩,但對方如此優秀,又怎麼不讓人心生崇拜?因此花沒多久時間他就變成薛大少的腦殘粉,看得沈元思都有些哭笑不得。

於是乎,薛子墨又多了兩個能夠真心相待的好友了。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