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子墨畢竟是薛子墨,要和紀成文恢復關係不過是張張嘴吐吐口水的事,在江易和唐安瀾兩人還在私底下胡思亂想擔憂著兩人會不會從此鬧翻相看兩厭什麼的時候,紀小弟已經被薛大少哄得服服貼貼,依舊該怎麼相處就怎麼來,甚至還因為這次的事情隱約察覺到什麼而對薛子墨更加放肆了些。

薛子墨倒是不介意,對他來說不過就是小朋友在耍些小性子罷了,無傷大雅,這紀成文要是知道他的內心想法肯定得吐血。

總之事情就在薛子墨私底下非常火速地解決了,紀成文和杜遠倒也成為了好朋友,暫時還沒有出現什麼曖昧,對此薛子墨只是挑了挑眉,不做表態。

日子依舊一天天過去,很快就到了電視劇上映的時候,薛子墨並沒有參加任何宣傳活動,畢竟他的身分特殊,哪怕現在有系統出品的技能傍身,遇到任何危險他都有自信能夠解決,但他目前還不打算太高調,因此私下和導演溝通了一下。

先不說袁導對他特別喜愛,就說他這次扮演的角色也稱不上男二男三,更何況他會演這部戲還是看在袁導的份上,事情處理起來那叫一個順利,因此也沒造成什麼問題。

當然,這部戲從拍戲到結束薛子墨都是怎麼低調怎麼來,因此除了和他打過面照的幾乎沒人知道他的存在,倒也不用擔心會流傳出什麼不好處理的負面新聞。

簡單來說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唯獨電視劇播出後觀眾的反應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戚昊天的出場鏡頭少到只有前面幾集,可偏偏飾演他的人是薛子墨,而薛子墨又有系統出品的逆天演技,觀眾只覺得這演員簡直神了,把戚昊天給演活了,所以在他死的時候各個哭得死去活來,還有人寄信到公司要求導演改劇本,更誇張的還有人寄刀片,表明要是不讓戚昊天好過他就不讓他們好過。

袁導一時也覺得有些樂,不過這電視劇也不是說改就改,最重要的是他已經拍完了,觀眾不買帳?他才懶得鳥你!

於是袁導就在微博發了一句話,並標註了薛子墨。

袁和安:有人寄刀片威脅我讓你活過來,咱辦?@薛子墨

薛大少:我還吃好睡好的呆在家呢。//袁和安:有人寄刀片威脅我讓你活過來,咱辦?@薛子墨

兩人的互動讓許多觀眾瞬間樂了,因此而粉上薛子墨的也不少,粉絲數瞬間又往上串了好幾位數,但真正讓他們粉上薛子墨的卻不是因為他和導演的互動,而是因為CP

是的,許多腐男腐女在看到戚昊天和賀景天的相處狀況後就徹底萌上了這對CP,三天兩頭在兩人的微博底下嗷嗷叫著在一起,本來這件事也沒什麼,但架不住薛子墨現在已經不是單身了啊!

薛子墨有些頭疼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面,臉上透著不明顯不悅的愛人,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

「網路上那些粉絲不過隨便說說,你別在意,我跟阿遠沒什麼的。」薛子墨邊說邊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他最近的行程排得很滿,幾乎沒什麼休息到,現下還因為粉絲搞得烏龍而要抽出時間來安撫愛人,莫名就覺得有些心累。

尤其愛人還不坦率。

他不是沒有耐心處理和戀人之間的問題,但畢竟是他兩輩子以來第一次談戀愛,而且又是非常疲憊的狀況下,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我沒有在意。」梁陽煦抿了抿唇,有些心虛的低聲反駁。

薛子墨忍不住輕嘆口氣,起身走到梁陽煦身旁坐下,一把將人撈進自己懷裡。年紀尚輕的他雖然身高不比對方高上多少,但自身散發的氣勢卻讓他免去了那份不協調,一眼望去兩人摟抱在一起的姿勢倒是沒有絲毫彆扭。

雖然對此薛子墨還是覺得有些不滿,好在未來他的身高還會再竄上個十幾公分,因此這個問題並沒有讓他糾結太久便釋然了。

「你在不安什麼?」薛子墨的唇輕貼在梁陽煦耳邊,低沉沉穩的嗓音在後者耳邊輕聲響起,蘇得他身子瞬間都軟了下來。

「沒有……」梁陽煦輕聲說。

「騙人。」舌頭輕舔粉嫩可愛的耳垂,懷裡的身體瞬間顫抖了下,隨後彷彿失去所有力氣般癱軟在自己懷裡,那種仿佛將至寶呵護在懷裡的感覺讓薛子墨莫名滿足,忍不住喟嘆了聲。

「就算你不要我了,我也只有你一人,別擔心了,嗯?」

那聲「嗯」沙啞性感的讓梁陽煦聽得臉瞬間燒紅,他微低著頭輕點了點頭,又抿了抿唇,才有些不安的說:「我只是沒自信。」

「哦?」薛子墨忍不住輕笑出聲,「我們梁影帝還有什麼好沒自信的?」

梁陽煦猶豫了一會,才期期艾艾的說:「我們身分相差太多,我不覺得我有能力可以留住你。」

薛子墨先是沉默了一會,才牽起懷裡男人纖細的手把玩,輕笑著說:「可是陽煦,對我來說身分不是問題,因為我已經捨棄薛家了。」

摸了摸男人柔順的頭髮,他又接著漫不經心地開口:「我不知道你在不安什麼,捨棄薛家的我和你一樣不過是個普通人,甚至還是比不上你的小明星,這樣看來需要擔心的好像是我?」

梁陽煦似是有些惱羞成怒的拍了對方的手,換來對方一陣爽朗低笑。

「我畢竟沒談過戀愛,可能不會說什麼甜言蜜語,但你是我第一個喜歡上的人,恐怕也是唯一一個,所以你完全沒有必要擔心那些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像是有一天我會喜歡上別人離開你之類的?」薛子墨想想那種未來都覺得好笑,因為他知道這輩子除了梁陽煦大概誰也看不上,因為前世的他不就是這樣嗎?

正因為這樣,所以才覺得日子孤獨、空虛、無趣。

生無可戀。

但這一世羈絆越多,日子也越快活,他對這樣的日子無疑是滿意的,美中不足的是還有薛家一堆破事要處理,不然這世會更完美。

「但我卻不同,我隨時都要擔心你可能會跑,因為捨棄了薛家,在別人眼裡我就只是個目前有些火的小明星,和他們的梁男神梁影帝是天與地的差別,最重要的是你和我不同,你不是我這種感情匱乏得可憐的人,你可能會喜歡上別人,甚至勝過於我,然後離開我,而我只能站在原地看著你離去。」薛子墨邊說邊輕吻著愛人的臉頰,越說聲音越發低沉沙啞,甚至還帶著點不易察覺的陰鬱。

可梁陽煦還是察覺到青年的不對勁,所以他拍拍對方環抱自己的手,回頭將自己的唇覆上對方的。

那只是蜻蜓點水般的吻,梁陽煦看著青年一眨不眨直視自己的漆黑眼瞳,淺淺地笑了。

「我也只會喜歡你一個,只是你太好了,我怕我配不上你。」

儘管很忙,但梁陽煦這段時間和青年的相處中還是發現了不少對方的優異,青年幾乎可以說無所不能了,他不知道普通平淡的自己要怎麼留住這樣優秀的愛人,所以才會如此不安。

薛子墨畢竟不是常人,簡單幾句話瞬間就發現了問題所在,頓時又更加哭笑不得,總不能說他身上的技能都是因為有系統在吧?

「沒什麼配不配得上的,我就只會是你的。」說著就朝那眼饞許久的雙唇又親了幾口,這才心滿意足的閉眼休息。

說自己不懂甜言蜜語,但梁陽煦總覺得對方開口的每一句都是甜言蜜語,浸得他都有些醉了。

他是知道青年的行程的,見對方如此疲憊還來傷腦筋自己的事,不禁老臉一紅,但坐著畢竟不好休息,想了想還是叫對方起來回房休息,誰知卻被對方一把抱起一起去了臥房,就這麼被迫和他一塊休息了。雖然有些無奈,但已經消除不安的他也只是包容的任由對方抱著休息,嘴角還掛著滿足的笑。

而薛子墨則因為懷裡的人而睡了個安穩的好覺,一夜無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