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

一頭亂糟糟的黑髮遮擋住髒兮兮的面孔,身上穿著破破爛爛,夾帶著多日未洗的濃濃臭味,少年蜷縮著枯瘦的身體側躺在鮮少人走的小巷內,頭腦早已昏沉得有些停止運轉。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餓了幾天,現在又身處在何處了。

鼻尖在這時傳來一陣香味,飢餓的肚子隨著這香氣發出響亮的咕嚕聲,少年意識不清的抓起東西就直往嘴裡塞,待他狼吞虎嚥將手裡的麵包吞噬殆盡才掀開沉重的眼皮。

一名清秀可愛的男孩正睜著圓亮大眼好奇地看著他,手裡還拿了一瓶鮮奶。

「要喝嗎?」

奶聲奶氣的可愛嗓音傳入耳裡,少年二話不說搶過男孩手裡的鮮奶仰頭就灌,鮮奶是溫的,溫暖他的胃、他的身體,還有他的心。

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少年用著多日不曾開口,但在經過溫熱鮮奶潤喉後的些微沙啞嗓音輕聲說道:「謝謝。」

那是少年多年以來得到的,為數不多的溫暖,但更多的還是對坐以待斃的恐懼,他很清楚等人伸出援手救濟自己遲早都得死,所以為了活下去,他開始一次又一次的行動。

從最初時常失敗而被追趕、爆打甚至送入警察局,到最後的信手拈來,每個神情無比自然,動作神不知鬼不覺,叫人難以察覺。

只是在他手段尚未達到高明的地步前……

「噢!」

已經徹底改頭換面,還染了一頭燦爛金髮,左耳穿戴三個耳環,右耳也穿戴了一個耳環,鼻樑上架了副墨鏡遮擋那雙漂亮的水藍雙眸,輕便的黑色吊嘎配淺藍牛仔褲,外面隨意搭了件黑色薄外套,腳下則是雙雪白夾腳拖,儘管穿著隨意,卻還是掩蓋不了男人的魅力,成長為青年的溫晗允推了推有些滑落下來的墨鏡,對著因為碰撞而停下腳步的來人露出一抹歉笑。

「抱歉。」他說,在對方表示不介意後便神色自然的邁步離去,然後行走一段路後拿出方才從對方身上摸出來的錢包丟了丟,對手上錢包的重量感到滿意,唇角也跟著向上揚起。

「收獲不錯。」開心的將錢包收起,準備去飽餐一頓,慰勞一下自己有些飢餓的肚子。

不遠處正好路過,將青年青澀的偷竊手法與稚嫩的犯罪過程全部收入眼底的男人勾起唇角,邁開修長雙腿繼續走在街道上,空氣中還迴盪著男人略帶笑意的話語。

「小鬼不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