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易其實在來之前也是有些緊張的,他不是沒帶過人,只是因為以前曾得罪過高層而被分配下來的藝人都不怎麼樣,雖然他也曾氣憤過,但久了也習慣了,成為金牌經紀人也算是他的一個夢想,但誰叫他沒錢沒身世,只有被人欺壓的分呢?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他對這句話深有體會,也因此這次突然被分配到兩個顏值出眾能甩掉很多人一大街的新人,說實話他其實有些驚訝,但更多的卻是習慣。

他甚至做好這次到手的兩人只是空有長相,脾氣卻差到會讓自己吐血的心理準備,畢竟這兩個突然空降的小新人據說還是紀成文靠關係才進來的,但誰知短短幾次會面,這個靠關係進來的紀成文個性爽朗大咧咧的非常好相處,人前人後總是掛著燦爛笑容,分分鐘就能和人混熟的本領連江易都有些佩服,而被他帶上的薛子墨雖然常常冷著張俊臉,雖然不笑周身就會隱隱散發出生人勿近的冰冷氣場,但架不住他出色的顏值啊!就算不敢接近,但只要站在那就一定會引起許多目光在一旁偷偷觀看。

剛開始江易還以為這是個不好相處的主兒,誰知道幾次對話下來才知道對方還算彬彬有禮,平常雖然冷淡了點,但那只是不想惹事生非,想必對方以前一定為了那張臉吃了不少苦頭吧?

要是讓他們知道江易的想法,兩人一定分分鐘笑出來。

紀成文的爽朗與自來熟是裝出來的,天曉得他壓根兒都不想和沒什麼交往價值的人聊天,要不是不想讓紀家那些親戚察覺到不對勁,他早就原形畢露了,目前也就只有薛子墨知道他其實是個不愛笑、不愛與人應酬,嫌麻煩的懶人,當然懶惰不代表他就會任人宰割,敢爬到他頭上,他不介意費點力氣把人反踩在腳下!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費盡心思想要拿下紀家的原因。

至於薛子墨,雖然個性冷漠無情,但對於值得尊敬的人還是很客氣的,恰巧江易正是值得他尊敬的對象,畢竟就他前世無意中聽到的消息來看,對方可是在一直被上層打壓的情況下闖出自己的一片天,成為赫赫有名的金牌經紀人呢。

再說經紀人和他的斂財之路可不衝突,他又何必對人擺臉色?

先不管他們對彼此間的想法,江易腦海裡充斥著許多上層陰謀論,也因此哪怕已經和兩人短暫相處過,他也總覺得兩人只是尚未原形畢露,而今後的日子久著呢,他們要走的路還很長,兩人這一看也隱隱散發著公子哥兒的氣息,或許還是什麼有錢人家的小少爺,也許會因為自己一個什麼舉動不樂意了就要狠狠報復他,讓他再也無法在這條路上走下去之類的……

越想越心塞啊,但畢竟事情都還沒發生,江易可以說服自己先不要想太多,但他可還沒看過兩位小祖宗的演技啊!

江湖的劇本是他費盡心思取到的,先不管兩人的身分與個性究竟如何、會不會對自己不利,但兩人的顏值擺在那,要真是一快好玉,說不定就能靠這兩人爬上去。

然而他不是個喜歡張揚的人,他花了多大力氣拿到面試名額都是他的事,什麼拿出來講講打感情牌的事他幹不來,只是自己吞在肚子裡,要是以前的他才不會這麼隱忍,奈何被打壓久了,習慣成自然,一時間倒是吭都不吭聲,也只有心裡知道他其實多想捶胸頓足,他費盡千辛萬苦拿來的好資源,兩個明知道自己是新人且能取得面試名額演這部人人搶破頭都不見得能得到機會的大劇還像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一樣,依舊該吃吃喝喝就吃吃喝喝,暇逸的可以,江易那個火啊,這麼好的資源就這樣被兩個小毛頭糟蹋了,他開始思考今後是不是還要這麼認真替兩人爭取好資源了。

當然他也只是想想,雖然在看到兩人輕輕鬆鬆的不研究劇本反而在讀書學習有點吐血,但畢竟他們表現得老神在在看起來頗有幾分胸有成足的模樣,他想也許還是可以抱持著一絲期待也不一定。

《江湖》這部劇是由煌輝娛樂重金投資拍攝的,因此面試地點就在煌輝娛樂公司,江易帶著兩人搭乘電梯直接前往二十二樓,一進去就看到有不少面試的明星,不管是有名的還是聽都沒聽過的都一視同仁,畢竟這就是袁導的作風。

大明星又如何?沒演技一句話叫你滾你還是得滾。

哪怕尚未成名袁導就是這個作風,更別說他已經拿下很多大獎,隨便出手就是一部大劇,又有誰敢在他面前胡鬧?

所以三人進去能看到各式各樣的人,而從身邊有好幾位助理忙上忙下跟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孤伶伶的站在那就能大概看出對方的名氣,明顯得不要不要的。

紀成文畢竟去過很多場合,娛樂公司也不是沒來過,因此對這樣的現象不以為意,但對薛子墨來說無疑是第一次,這樣的狀況倒是覺得有趣。

看著友人眼裡流露的趣味,這下紀成文都有些驚訝了。

三人邊走邊去領各自面試角色的號碼牌後才走到一處較靜的偏僻角落,江易本來還以為兩個毛頭小孩見到這樣的大陣仗會稍稍變臉,不料卻見兩人依舊氣定神閒,瞬間就對兩人高看幾分,但在面試結果出來前對兩人依舊不抱太大期望。

畢竟希望越大,落空時失望更大。

薛子墨面試的男二號有不少人,他們來的也不算早,因此號碼偏後。紀成文的角色就更不用說了,畢竟是袁導的作品,就算是一個小龍套也是人人搶著要,因此他的號碼和前者比起來又後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輪得到。

兩人的身分本就不一般,因此心理素質強大,絲毫不受現場緊張的氣氛影響,因此便在江易瞠目結舌的注目下開始閒聊起來了。

「你覺得有趣?」紀成文狐疑地看著薛子墨,他可不認為對方會真的對這些事情感興趣。

畢竟一開始對方就說了只是來娛樂圈玩玩的,只是這個玩玩……他才不會說他是突然惡趣味興起才把事情搞大,不但讓他簽進煌輝娛樂,還讓友人將他們簽在對方看好的經紀人手下,而江易也不負他所望,一出手就是這麼個大工作。

他怎麼看不出薛子墨所謂的玩玩是想要找看看有什麼是讓他感興趣的?畢竟捨棄薛氏,要是不找點事情來做,日子確實無聊。而對方多年的偽裝讓他的幼小心靈受到強烈傷害,所以想要稍微報復一下,因此就玩大了,還以為能看到對方變臉,結果……

什麼都沒有,呵呵。

這人也是心大,寶寶覺得心裡苦,但寶寶不想說。

現在甚至露出有趣的表情,紀成文只覺得報復什麼的,他還是回家洗洗睡了吧。

「是挺有趣的。」薛子墨輕點著頭,面無表情地說:「大牌了就這麼大陣仗,看起來挺礙眼的。」

紀成文順著對方的眼神望去,只見一名女人坐在一張舒服的躺椅上,旁邊還有兩三個小助理忙前忙後替她遞水搧風,結果一個小明星似乎是想要上前要張簽名還幹麻,總之就是臉紅害羞地湊上去,氣憤眼紅地跑了。

倒是有幾分可憐。

可惜薛子墨不會可憐他,甚至還興味十足地看著那個大牌女明星。

「你該不會對她感興趣了吧?」紀成文有些狐疑,雖然對友人還不到很了解的地步,但直覺就認為對方不是個會隨便對女人感興趣的傢伙。

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當個雕像的江易聽了眼皮也忍不住跳了跳。

薛子墨一臉鄙視地瞟了紀成文一眼,隨後才淡淡地說:「如果我是女人。」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