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完一場任務,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黑教團本部的榎家小生在回房的半路上看見正好回來的亞連,無神的雙眼頓時一亮,周身死氣沉沉的氛圍立刻轉變,生氣蓬勃的好似方才像死人般的不是自己,精神飽滿的抬手和對方打招呼:「喲!這不是亞連嗎?你也剛回來呀?」

「嗯。」亞連微微笑著,卻明顯帶著疲憊,這讓榎家小生愣了一下,隨即表情一換擔憂地問:「怎麼了?很累嗎?這次的任務很難?」一連串問題連珠帶砲似的發問,聽得前者都有些頭昏腦脹,卻還要勉強穩住心緒,乾笑著安撫:「嗯、我沒事,這次的任務是累了點,只要回去睡一下就行了。」

「真的嗎?」榎家小生有些不相信,看得亞連都面露無奈,卻還要報以肯定的回答。

「是真的,你看我有受傷嗎?」說完還雙手敞開,一副任由對方看的模樣。

榎家小生也真的板起臉認真上下觀看好一陣子,甚至抓著對方的手拉著轉了一圈,確定對方全身上下真的一處傷口都沒有,這才放心的吐了口氣。

被人這般細心呵護的對待,饒是男人的亞連都有些不好意思,心裡有股暖意流過,這讓他微微一笑,發自內心,真誠無比,因此這笑看在榎家小生眼裡竟異常美麗,連帶著心臟也忍不住快速跳動起來,一瞬間有種心臟要爆體而出的錯覺,這讓他下意識的雙手捂在胸前,看起來倒有些滑稽。

「怎麼了嗎?」亞連不明所以的看著榎家小生,後者乾笑幾聲,隨即表情一變,拉著他的手就直往自己房間走去,嘴裡還不忘嚷嚷著:「反正我們都有幾天休息時間,這次的任務這麼累人,諒室長也不敢立刻派我們出任務,今天就到我房間好好喝上一杯,慶祝我們活著回來!」

「咦、咦?等、等一下……」

「還等什麼等呢?要知道我們每天出生入死的,說不定下次出任務我就回不來了,你現在不跟我喝,要是以後沒機會了你找誰呢?」

「……」

榎家小生雖然是以玩笑的語氣說那句話,但卻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這讓亞連的心情瞬間變得沉重,人也跟著低沉起來,前者一見低聲暗罵一句「該死」,拉著後者直推進自己房裡,瞬間拿出珍藏已久的多瓶美酒和兩個杯子,也不知是早有陰謀還是三不五時就喜歡找人來他房間喝酒,可惜現在的亞連卻沒有正常思緒足以思考甚至發現這個問題。

像是練了好幾百回般,榎家小生拿起酒瓶拇指一彈就將瓶蓋打開,熟練倒滿一杯美酒遞到亞連面前,笑咪咪的說:「來,喝吧。」

亞連先是猶豫了一會,才接下酒杯輕啜一口,榎家小生一看雙眼更加閃亮,奮力慫恿起對方多喝幾口,還不忘替自己倒了一杯,見對方喝了半杯自己才喝上一口,很快這些日子特地收來的二三十瓶美酒大半都入對方肚裡去了。

事實上榎家小生的酒量一般,但為了怕自己喝醉,他收的這些酒都是非常美味但濃度普通或微高的,再加上半數以上都被他勸酒讓亞連喝下了,因此在酒喝得差不多時他仍神采飛揚,亞連卻是已經神智不清了。

「吶、亞連啊,你還好嗎?」榎家小生一臉擔憂的看著對方,雙手卻是舉在腰前,手指像波浪一樣的擺動著,看起來頗有變態的味道在。

「嗯……哼嗯?」

明顯神智不清的回答,配上那張迷濛表情,一時間榎家小生只覺心猿意馬,差點把持不住就把人推倒了。

但還不到時間。

艱難的吞了口口水,榎家小生故作正經,伸手扶著亞連有些歪斜的身體,語帶輕鬆的問:「亞連?」但聲音卻帶著明顯抖音,要不是這裡只剩下一個神智不清的醉鬼,恐怕沒人會沒發現他這明顯的心虛吧。

亞連覺得腦袋很昏沉,不是沒喝過酒,他知道榎家小生拿的酒都是濃度普通或稍高的,但都在自己能接受的範圍,只是一個不小心就一口接一口,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視線越發模糊,頭腦也不清不楚,到現在已經完全無法思考的地步,他想他大概得承認自己醉了,而且醉得離譜。

他不知道過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燥熱,這讓他有些不適,眉頭忍不住微微蹙起,身體跟著不自覺扭動,想要擺脫令他難以忍受的感覺。

腦袋昏昏沉沉的,他早已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了。

榎家小生當然看得出對方現在究竟處在什麼情況,因為他正看著對方因為身體燥熱而胡亂脫掉身上的衣褲,一件一件慢慢褪去,雪白的肌膚跟著暴露眼前,看得他右手一抬,摀住似乎有些流鼻血傾向的鼻子。

當亞連連身上最後的遮蔽物褻褲都脫下時,榎家小生終於忍不住了。

雖然和他原本預計的打算差了十萬八千里──他在酒裡加了春藥,原本是想讓對方上了自己,只是他怕對方還保有意識因此酒灌多了點卻是灌過頭了,對方現在這種情況不要說上自己了,大概連他上對方也不會有絲毫記憶吧。

不能讓對方上自己,讓他嚐嚐對方後面的滋味也不錯。

舔了舔嘴角,榎家小生嘴角一勾笑得邪魅,此時此刻他就是個十足十的變態,只對亞連的。

大手一撈將人抱上柔軟大床,左手抓著胡亂擺動的雙手往上一拉鉗制在對方頭頂,右手抓著對方下巴用力一捏,低頭張嘴吻上對方柔軟的唇瓣,舌頭跟著侵入對方的領域,在對方口中胡亂肆虐一番,待他離開跟著牽起一條銀絲,替房內曖昧的氣氛增添一股情色。

亞連已經沒有正常思考能力了,只能憑著本能大口喘氣,方才的親吻根本沒有換氣,此時臉頰因為缺氧而異常通紅,榎家小生又輕啄對方更加通紅的唇瓣,接著來到對方的右耳,吸允那漂亮的耳垂,舌頭沿著耳輪舔舐,接著一伸舔進三角窩裡,耳邊不意外傳來對方一聲輕微呻吟。

「嗯啊……」

榎家小生只覺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往身下流去,下腹明顯的脹痛感讓他有些難受,心跳仍在不斷加速,他還想要更多,不管是對亞連的身體,還是他的呻吟……

鉗制對方下巴的右手一鬆,順著脖頸輕撫而下,接著來到胸前,輕輕捏住一顆粉嫩的乳首,身下的人嘴裡跟著又發出一聲呻吟。

「啊……」

低下頭含住另一邊的乳首,被同時玩弄的乳首變得更加紅腫挺立,亞連的嘴裡也不斷發出讓他熱血沸騰的喘息聲。

「哈啊、啊……啊……」

像個嗷嗷待哺的嬰兒用力吮允,舔得一邊乳首紅腫濕潤,襯得雪白肌膚更加白皙誘人。

一路親吻下去,來到對方早已挺立的分身,上面已經流出一絲濁白液體,榎家小生只是輕聲一笑,嘴巴一張就含了進去。

「啊!哈啊、啊……啊啊……」早已被鬆開的雙手因為身下的刺激再次胡亂擺動起來,下意識的想要將對方推開,但抵著對方頭頂的雙手卻軟弱無力,更別說手的主人根本沒有意識,大腦又怎麼會發出正確訊息?

又是用舌頭舔舐鈴口,又是吸吮對方的分身,頭跟著時不時上下擺動,突然感覺嘴裡的一陣抽動,一股腥味瞬間瀰漫整個口腔,榎家小生鬆嘴抬頭,濁白液體混著晶瑩唾液從嘴裡流了下來。

將嘴裡的精液全吐在右手上,用腳將亞連的雙腳分開,找到對方的後穴就將沾了液體的手指探了進去。

「啊啊……」

起先是一根手指試探性的侵入,內壁溫暖緊窒,緊緊包覆住手指的感覺讓榎家小生覺得下腹又脹大了一輪,頓時就忍得有些難受。

「不、不要……好痛,走開!」淚水自眼角滑落,亞連的臉看起來多了幾分可憐,但榎家小生知道對方現在根本毫無意識可言,所有一切全憑本能,哪怕現在喊疼也一樣,因此根本不予理會。

雖著不斷抽送感覺到內壁漸漸鬆開後,榎家小生又伸進第二根手指,不意外又聽到身下人兒的低聲哭喊,他吞嚥一口口水,額上因為強忍衝動而佈滿細密冷汗,但為了不讓對方受傷,他還是非常克制的替對方進行擴張。

他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時間,也許很久,還要接受身下人不安分的不斷擺動身體的折磨,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克制力如此強大,總之他是忍下來了,直到將指頭送進四根,覺得差不多了才拔出手指,手腳俐落的將身上衣褲全數褪去。

後面突然的空虛感讓亞連難受的扭動身體,嘴裡跟著輕聲哭喊:「我要……」聽得榎家小生理智差點斷裂,卻還是在最後一刻勉強把持住。

「乖,馬上就給你。」他勾唇一笑,俯下身輕吻對方眼角,提著槍枝對準洞口,腰肢緩緩往前將自己飢渴已久的碩大推進去。

「啊!不要!」忍耐已久的榎家小生那碩大的程度不是四根手指的擴充就能接受的,儘管他的動作已經緩慢且小心,卻還是讓亞連感到撕裂般的痛感。

意識在瞬間稍稍回歸,亞連抓著對方的肩膀用力一捏,指甲直戳進對方皮膚裡,跟著流下鮮紅血液,替火熱曖昧的氛圍增添一絲血腥。

但已經進入一點的榎家小生又怎麼停得下來?那後庭的緊窒緊緊包裹住他的,擠得他差點都洩了,見對方疼得似乎都要回歸理智,下唇一咬,心下一橫,一個用力狠狠挺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理智又回歸了一些,亞連的雙眼勉強對準焦距,印入眼簾的卻是一身不掛的自己和同樣情況的榎家小生,而身下的疼痛更是讓他清楚明白自己被做了什麼事情,但還來不及開口,對方就開始抽插起來,原本到嘴邊的話語瞬間被令他羞恥的呻吟聲取代。

「啊、啊……哈啊、啊啊……」

生理淚水越來越多,亞連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身下的疼痛也讓他難受,榎家小生卻俯下身輕吻他的眼角,替他舔去淚水,接著吸允他的唇瓣,溫柔繾綣。

對方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疼痛難受的感覺漸漸被快感取代,嘴裡的呻吟全被對方的嘴堵住,卻還是抑制不住的發出細微聲響。

「唔……哼嗯、唔……」

雙手抬起對方雪白的大腿,嘴唇隨著起身離開對方的柔軟,呼吸因為情慾而變得粗重,暗沉的雙眼直盯著亞連,彷彿眼裡就只剩下眼前的人兒,這讓被看的人都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卻還是因為身下的動作嘴裡忍不住不斷溢出羞恥呻吟。

「亞連,我差不多要……」低沉暗啞的嗓音透著明顯的隱忍,身下的抽動速度卻絲毫未減,亞連除了停不住的呻吟根本吐不出任何話語,因此榎家小生說出這番話也不是為了得到允許,在一個用力頂進,身體跟著微微抖動,直接就在對方私密深處留下了種子。

「呼……呼……」榎家小生看著因為高潮而昏厥過去的亞連,微笑著低身親吻對方的唇瓣,抱著對方去浴室清理乾淨,又手腳俐落的將床單換過新的後才心滿意足的抱著對方入睡。

至於之後會怎樣,就等他們起來之後再說了。

 

當亞連起來時,除了有些模糊的記憶外,身上的疼痛無不在提醒他昨晚發生的事情,這讓他看著身旁熟睡的榎家小生就有些心情複雜。

被最信任的人做這種事,還是他認為最好的朋友,他應該要生氣的,但比起生氣,看著對方赤裸的白皙胸膛卻是讓他心跳亂了節奏,跳動的感覺越來越清晰,速度越來越快速,他似乎很不正常,或許是中了毒也不一定。

手指輕撫上對方柔軟的下唇,輕輕一捏,卻被對方無意識的吮了一下,瞬間的酥麻感從指頭遍布全身,亞連雙眸一沉,撐起痠疼的身體壓上榎家小生,在對方唇瓣上落下輕輕一吻。

香甜的滋味讓他很是喜歡,甚至還想要索取更多,眼神更加暗沉了些,亞連抬手輕撫著熟睡男人的柔嫩臉頰、下巴、脖頸,接著往上一抬撫摸著柔順秀髮,粗魯一拉跟著覆上雙唇,殘暴的在對方嘴中肆虐。

「唔……」榎家小生睡得迷糊,只以為自己還在作夢,絲毫未察眼下的境地,依舊睡得香甜,只是無意識的發出呻吟,卻是讓面無表情的亞連雙眼又暗沉幾分。

右手向下撫上粉嫩的乳首,上下彈弄使其更加挺立,隨後雙脣也跟著離開對方的,來到胸前的挺立,張嘴一含,舌頭跟著靈巧逗弄,耳邊頓時傳來斷斷續續的低聲呻吟,亞連只覺得全身血液直往身下衝去,分身早已高聳挺立。

抬眼瞥了榎家小生一眼,發現對方仍緊閉雙眼,顯然尚未清醒,只是因為他的動作而眉頭微蹙,這讓他微微一笑,撫著對方纖細腰肢的左手跟著往下摸去,覆上對方因為一連串刺激而抬起的分身上下搓弄著。

「啊、啊……哈啊、啊……」榎家小生夢到自己被心上人亞連玩弄身體,嘴裡跟著不自覺發生呻吟,但他卻絲毫不覺羞恥,反而因為對方是自己愛慕已久的對象而興奮的嘴巴微張,任由那淫蕩叫聲自嘴裡溢出。

亞連更是因為那一聲聲令他血脈賁張的呻吟聲而差點失去理智,在對方即將解放之際抵住鈴口,右手一抬手指插進對方嘴裡攪弄,嘴下更是毫不憐香惜玉的對準乳首用力一咬,他抬眼看著對方,卻見對方雙眼仍舊緊閉,蹙起的眉頭又緊了些,卻也帶著一絲愉悅。

這個發現讓他的動作又粗暴幾分,將手指沾滿榎家小生的唾液後,他起身抬起對方雙腿,找到對方的後庭就狠狠插進一根指頭。

「啊啊、啊……」榎家小生不想醒,他覺得這是一場美夢,一場不可能會發生的美夢,他希望亞連能再多碰他一些,就算是將對方的碩大狠狠插進自己的後庭也行。

總覺得只要醒來,現下的一切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他還不想那麼早從夢裡離開。

亞連見對方這副不想醒的模樣不禁有些啞然失笑,手下動作卻絲毫沒有要輕柔幾分的意思,一根手指插進去抽送沒多久就送入第二根,然後是第三根、第四根,也不管對方嘴裡溢出的呻吟帶著多大痛苦,他只是舜也不舜地看著對方的面部表情,將所有一切盡收眼底。

身下的脹痛讓他按耐不住,指頭早已插入四根,卻沒有要等對方身體習慣的意思,亞連抽出手指提起碩大分身,對準洞口狠狠撞了進去,痛得榎家小生不想醒來都難,生理淚水瞬間流出,他驚呼一聲,雙手反射性往下一抓,死死抓住亞連的手腕。

分身被緊緊包住的感覺讓亞連咬緊牙關,也不管對方第一次究竟有多痛,將身體完全交給慾望,前前後後的快速抽插起來。

「啊!啊啊、哈啊……啊……」

榎家小生突然清楚意識到自己是真的被上了,而且上他的還是亞連,這讓他的腦袋在瞬間清醒,雖然身下的劇烈疼痛讓他難以忍受,但只要一想到對象是自己的心上人就又下唇一咬,忍了。

「別咬。」亞連伸手扳開榎家小生的下巴,見對方乖乖鬆口便忍不住輕聲一笑,俯下身就吻上對方的唇,卻不像外表那般溫柔,而是如同身體動作般狂野粗暴。

「唔、嗯……哼嗯……」

猛烈的撞擊讓榎家小生即使被堵住嘴巴也抑制不住呻吟發出,亞連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也越來越大,房間內頓時遍布前者的呻吟聲與彼此腿肉碰撞的「啪啪」聲響,亞連離開對方的唇喘息一會,接著又俯下身啃咬對方的身體,留下一個又一個清晰印記。

脖子、鎖骨、胸膛、上臂,快速將對方身體一翻,從後面用力撞進,張嘴又開始在對方光滑的背脊開始啃咬,將自己咬得到的地方幾乎咬了遍。

「啊、啊……啊……哈啊、啊……」臉上因為快樂與痛苦並存而佈滿淚水,榎家小生任由羞恥的呻吟聲自嘴裡溢出,也感受亞連在自己身體裡進出的快感,就算對方的動作粗魯到痛得他幾乎要暈厥過去,但越發鬆馳的內壁也漸漸減輕撕裂的痛感,他嘴角微勾,臉上寫滿了幸福,只可惜對方看不到。

感覺對方的大手抓住自己的下巴往後扳去,榎家小生順從對方的力道回頭望去,就見亞連放大的臉近在眼前,跟著唇上多了個觸感,亞連身下的動作依舊粗魯,嘴上的親吻也狂暴肆虐,最後在一次用力頂撞下,兩人雙雙進入高潮,紛紛解放。

「哈啊……哈啊……」疲憊的榎家小生癱軟著身體,卻是一陣天旋地轉,原來是被亞連一把翻了過來。

將軟弱無力的人抱在懷裡,亞連溫柔的親吻對方紅腫的眼角,忍不住發出滿足的喟嘆。

對於昨晚發生的事情他雖然應該要生氣,但不知道為什麼,當一睜眼看到身旁男人裸露的軀體時,更多的是想嚐嚐對方身體味道的念頭充斥腦門,而他也確實動作了,在對方無意識的挑逗下。

美好的滋味讓他特別喜歡,他想他果然是中了毒,一種叫榎家小生的毒。

鼻尖傳來榎家小生身上特有的體香,下腹跟著再次撐起,亞連低頭親了對方的嘴一口,右手跟著撫上對方腰肢,臉上笑容是一如既往的微笑,嘴裡說得卻是讓人背脊發寒的話語。

「吶、小生,從今以後你的一切全是我的,我就原諒你昨天的行為。」邊說邊翻身,雙手俐落的抬起對方的大腿,再次精神飽滿的碩大對著鬆軟的入口處。

「咦?等、等等!先等一、啊……」

*****

路人甲的生日禮物

每年都跟我要肉文,還一年比一年沒下限,嘖嘖

重點是每次都能變成一個大坑,只是不知道何時會填~

總之,生日快樂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