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些據說是從異界過來的海賊團,里包恩是好奇的。

他當然看得出其中幾人的實力似乎有些深不可測,再加上那些神奇的能力,例如魯夫的橡膠身體,他其實很想知道他們的實力究竟有多強,於是在一次天氣晴朗的某天,他決定偷偷觀察著草帽海賊團一夥人。

首先當然是住在澤田家中的魯夫和索隆了,從早上起床開始,兩人坐在餐桌前,前者的胃永遠像個無底洞,總是能將他面前明明已經詭異異常的份量給一掃而空,隨後又開始搶起別人的食物,正好讓里包恩再再教育澤田「飯桌即戰場」的理論;後者雖然不至於被前者搶食,但吃完早餐後一定會配上啤酒,那啤酒喝起來也是不少數目,看起來著實可怕。

隨興、任性,這是里包恩對兩人的評價。

吃飽喝足並且將澤田踹去上學的里包恩接著來到山本家,住在這裡的香吉士和騙人布早已起床,前者正在幫山本父親經營壽司店,那壽司里包恩也曾吃過,非常美味,完全不像是剛學不久的學徒,可見其廚藝有多高超;後者雖然不是廚師的料,但手工精巧,做些小工具倒是勤快,看樣子雖然在戰鬥方面不是特別厲害,卻還是有些本事的。

勤奮、親和,這是里包恩對兩人的評價。

緊接著來到笹川家,身為海賊團裡唯二的女性皆待在家中安靜地看書,娜美看得是關於天氣方面的書籍,羅賓看得則是關於考古方面的事情,兩人間的氣氛安穩平和,完全看不出身為海賊的身分。

聰穎、平穩,這是里包恩對兩人的評價。

再來是獄寺家,佛朗基正在一間小房間裡,裡面放了一堆奇奇怪怪的儀器,大概是拜託獄寺替他用來的吧,窩在裡面搗鼓個沒完,明明身形巨大,做起精巧的東西倒是毫不費力,隨便就做出一些精密武器,雖然威力如何不清楚,但里包恩著實有些驚訝。

走在獄寺家的客廳,看著那些明顯和上次他偷偷前來拜訪時完全不一樣的精巧家具,他想這些大概都是出自佛朗基之手吧。

又想起對方那只穿著一條三角泳褲的奇葩打扮……

一時間,里包恩對他的評價僅剩下變態二字。

來到雲雀家,不意外的看到喬巴在,想當初對方那怕生的性格,加上雲雀特別好戰的個性,他還以為在替後者治療完後前者會選擇去獄寺家和佛朗基住在一起,畢竟好歹也有個熟悉的人在,住起來也比較安心,卻沒想到在治療完後前者就這麼被後者拎回家,且雖然害怕卻絲毫不反抗,到現在看起來住得還挺舒適的。

看看喬巴待在一間房間裡,裡面同樣有著各類儀器,卻是醫療相關的,還有不少藥草和醫學方面的書籍,牠就在當中又是看書學習新知識,又是調配藥材試驗,非常忙碌。

或許是因為對方這一身醫生氣息,才會讓雲雀完全升不起戰意也不一定。

努力、好學,這是里包恩對牠的評價。

里包恩其實很納悶,這些人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海賊,但少數幾名的戰鬥力高卻是不容置疑的,究竟是怎樣的環境造就出這樣的他們?

抱著疑問回去的路上正好碰見出來閒晃的魯夫、索隆二人,兩人笑著和他打聲招呼,他乾脆直接跳到魯夫肩上坐下來,沉默了好一會才開口問道:「你們不像海賊。」

「什麼?」魯夫納悶的看著他。

「你就是個吃貨,索隆也只是愛喝酒,香吉士喜歡料理,騙人布喜歡手工藝,娜美對天氣方面的知識很有興趣,羅賓則是對考古研究方面有興趣,佛朗基應該是木匠,卻也對製作武器非常熟練,喬巴倒是不折不扣的好醫生。」頓了一下,里包恩看著兩人,平淡的說:「這樣的你們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海賊,你們身上沒有絲毫海賊該有的窮凶惡極,甚至一絲戾氣也感受不到。」

魯夫聽了只是哈哈大笑著,索隆甚至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這還是在里包恩沉下臉,周身氣息越來越低後,後者才緩過氣笑著說:「我們雖然是海賊,但又和一般的海賊不同。」

「什麼意思?」

「我們這群海賊可不會隨便殺人,誰叫我們的船長是這傢伙?」索隆笑著一手指著魯夫,嘴上雖然說得無奈,表情卻絲毫未顯,依舊笑得張狂。

「嘛,也是因為這傢伙,我們才會選擇跟隨他啊。」索隆笑著又補了句,而他們此行的目的地也到了,兩人紛紛停下腳步,里包恩這才發現他們竟來到並盛中學的學校後山。

里包恩原本還在納悶他們到這裡來幹麻,但沒多久就明白了。

──鍛練。

他們手邊沒有器材,會使用器材鍛練的也只有索隆,因此他選擇做諸如伏地挺身一類不需器材的方式鍛練,魯夫則是到處跑跑跳跳歡樂的不得了,等到索隆將基本訓練做完了兩人才打上一場。

只有在他們戰鬥時,里包恩才能深刻體認到眼前的二人是個海賊,實力深不可測的海賊。

憑他第一殺手的眼光不難判斷二人根本沒使出全力,這場戰鬥只是為了不讓他們的手腳生鏽不靈光罷了,他想他們是真的不擔心待在異世界,並且隨時為回去做好準備。

最開始只有兩人偶爾會來學校後山,有時會多個香吉士或佛朗基,之後是喬巴和騙人布,到最後所有人每天都固定時間前來後山訓練,里包恩幾乎每天都會花時間來看他們訓練,不免感嘆哪怕是看起來最弱的娜美、騙人布、喬巴三人,要是和澤田等人對打,恐怕也有一定機率能夠獲勝,這讓他不免對廢材綱的嫌棄又更上一層,心裡暗罵著澤田的不成器。

要知道澤田平時可不會特地為隨時有可能發生的戰鬥做訓練,光就這點他就輸得一蹋糊塗了。

也因為這長久的觀察,里包恩知道這一夥人都是值得信任的,因此內心升起幫助他們回到原本世界的念頭越發強烈,他壓下帽沿,內心下著盡他所能幫助他們的決心。

而他對這一夥人的評價也隨著這段時間的觀察漸漸改變──

海賊。

貨真價實。

*****

一拖再拖,卷四終於完結了呢!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