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亞紗睡了個好覺,醒來也有精神和西索、伊耳謎玩牌,待時間終於到了,幾人可以說是精神飽滿,因此坐了飛行船到下一個考場,並聽說要在這裡休息三天,只是要付住宿費一千萬時,七人都沒有太大反應。

雖然一千萬這筆數目真的太大了,但七人中的女孩亞紗都表現得淡定無比,因此六人的表現並沒有太過失態。

隨著兩位老夫妻的話,眾考生也開始在附近找起寶藏來,亞紗在小傑等人開口前就被西索帶走,就連住宿費的寶藏也是由他順便找給她,這讓她有些無奈。

不過看著西索帶回來的一堆寶物,一時間亞紗覺得有些糾結,而她的反應也落入前者眼裡,這讓他好奇的問:「小亞紗怎麼了嗎?」

「嗯……」亞紗沉默了一會,才微蹙眉頭有些不悅的說:「這些要是都帶回去我就有很多錢了。」

聽到她的話西索先是眼皮一跳,想著「不會一個伊耳謎還不夠,連小亞紗也是個財迷吧」,才狀似不經意的問了句:「小亞紗很喜歡錢?」

「……」

亞紗覺得自己有點冤,對於殺手來說錢永遠很多,畢竟做到像她這種高度的殺手,想請到她價錢絕對不低,平時除了一些愛好根本花不了什麼錢,所以她的戶頭有著永遠也花不完的錢。

平時雖然用不到什麼錢,但真要用錢時有時一花絕對不是什麼小數目,因此她也習慣有很多錢的生活,但穿越到這個世界的這十幾年來絕對是窮的,窮到她都覺得有些綁手綁腳,所以看到有這麼多財寶,也不能怪她想到的都是千千萬萬的錢啊!

最重要的是──

「錢永遠不嫌多。」語氣帶了點無奈,隨後又補了句:「更何況我現在沒錢。」

「我有呀~」西索笑咪咪的將財寶裝箱一把抱起,空出的另一隻手一撈,將亞紗抱在懷中,邊走回去邊說:「我不介意養小亞紗唷~」

「你?」亞紗狐疑的看著西索,「說起來我一直想問你幹麻老是黏著我,不是應該要去找你的小果實嗎?」

「小亞紗很了解我?」西索從對方話語中嗅到一絲對事情的了然抱持的疑問,顯然女孩似乎對自己的個性有所了解,這讓他有些意外。

「還好。」她確實不算很了解西索這個人,至少記憶中的他應該不會對自己有興趣才是,畢竟在對方找上來之前,她都表現得相當低調。

可惜她所謂的低調只是自己認為的,在第一場考試中能夠從頭到尾都以同樣速度尾隨在隊伍後端且絲毫不見氣息凌亂,由此就能窺探出一二,也難怪西索會對她起了興趣,本人卻絲毫未覺還因此感到狐疑,這讓西索不禁感到好笑,卻也不點破。

「嗯……大概是因為很喜歡小亞紗吧~」西索意義不明的說。

亞紗不置可否,便不再問了。

兩人的寶藏是一起交的,更別說亞紗還被西索抱在懷裡,房間自然是安排在一起,絲毫沒有顧忌男女關係,兩人在回房後亞紗率先跑去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雖然身上的衣服已經有些髒了,但畢竟沒換洗衣物,自然不能拿去洗,無可奈何之下也只能再套回去。

好在她穿的是一件黑色背心和黑色長袖帶帽外套,配上一條與小傑有幾分相仿的軍綠色小短褲,且考試進行到現在幾乎沒動過手幾次,流的汗不多,背心還算乾淨,因此就將外套丟在一旁,撲上軟綿綿的床就沉沉入睡,毫無防備的小模樣便是西索洗完澡出來看到的場景。

「小亞紗對我還真放心呢~」西索笑著用毛巾隨意擦拭著頭髮,雙眼卻直盯著床上熟睡的漂亮臉蛋。

西索當然知道自己對亞紗的關注太大了,甚至有往奇怪方向跑的趨勢,而他卻不明白一個小女孩怎麼會對自己造成這麼大影響,甚至讓自己有些失常。

盯著亞紗的睡顏又看了好一會兒,漸漸地臉上掛上笑容,似乎有些明白了什麼卻又不明白,他想大概對方和自己是同類,所以很有親近感吧。

就某方面來說亞紗確實和西索有些相似,前世身為殺手的她個性本就隨心所欲不易控制,只是死後重生受到米特一家人的薰陶變得有些內斂,但本質卻仍未改變。

雖然表現得不太明顯,但西索還是在連自己都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受到吸引,最重要的是亞紗身上還散發著一股讓人難以拒絕的親和力,能夠吸引許多種類的人。

酷拉皮卡、雷歐力、奇犽、西索,甚至因為西索而注意到亞紗這麼一個人的伊耳謎,哪怕他們根本沒有交談過,也對她有著詭異莫名的好感。

亞紗當然不會知道,更何況伊耳謎還沒和自己接觸過,所以只是對西索的親近感到狐疑,這才會有方才那一問。

穿上衣服,西索也不回到自己的床上,鑽進亞紗的被窩裡就抱著她一起睡了。

大概是這段時間一直都窩在他懷裡睡覺有了點熟悉感,睡得迷迷糊糊的亞紗不但沒有任何反抗,甚至直往他懷裡鑽,還不忘找個姿勢讓自己躺得更加舒服,這才發出一聲滿足的喟嘆沉沉入睡,看得西索都忍不住輕笑出聲。

懷裡的溫香軟玉讓西索這一覺睡得很沉,哪怕聽到外面有飛行船的聲音他也沒因此起來,只因懷裡的女孩睡得很沉,所以他也跟著睡了回去。

只是這就讓醒來的亞紗有些納悶,怎麼睡一覺也能睡到西索懷裡,難道自己就這麼喜歡睡在對方懷中?卻不料根本不是她的問題,而是對方自己鑽上床的。

「西索。」剛睡醒的聲音帶著女孩特有的軟嚅,軟綿綿的非常好聽,她推了推身旁就算睡得很沉卻仍死死抱著自己的男人。

西索的警覺性本就很高,早在女孩醒來稍微一動時他就醒了,只是他特別喜歡女孩抱在懷裡的感覺,因此便假裝還在熟睡。

只是女孩已經在叫自己了,要是在裝睡下去或許會引起對方的反感,因此西索最後還是醒來了,只是裝成一副被吵醒的模樣,沙啞著說:「早安呀小亞紗~」

「早安,西索。」她拍拍對方示意西索放開自己,後者也如她所願的放開,雖然在女孩離開懷抱後覺得有些可惜,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

梳洗打理完後,兩人這才來到甲板上,從其他人口中得知昨晚那兩位老夫妻坐著飛行船離開了,還將那些寶藏留了下來,並且因為酷拉皮卡找到的地圖而讓部分考生決定分開行動,一時間有些慌亂。

此時在甲板上的正是小傑、酷拉皮卡、雷歐力、奇犽、半藏五人,由於已經有些習慣黏著亞紗的西索了,前四人倒是沒什麼反應,倒是半藏看到西索站在旁邊頗不自在,卻也沒說什麼。

五人原本是擔憂的,畢竟老夫妻突然丟下他們離開,且疑點重重,這讓他們擔憂起是不是又是什麼獵人試驗,只是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場考試的用意,因此都特別慌張,但當亞紗來了就全變了。

從聽完他們描述,理解現在的情況後,亞紗的態度絲毫未變,依舊平穩得可以,這讓五人在不知不覺中漸漸冷靜下來,驚訝之餘不免也覺得神奇。

她就是有這份魔力,能夠輕易改變別人的情緒。

「你們先去把願意留下來的人集結起來,把這艘船修復到足以航行的地步,也許可能會用到。」亞紗的語氣沉穩且不容置喙,明明年紀尚幼,發號施令起來卻帶著十足氣勢,能讓人不自覺就聽從。

「哥哥和奇犽去找找看這艘船的航海日誌,雷歐力先去找看看有沒有潛水服,有的話就去海底看有沒有砲彈,有的話就撈上來預防萬一。」頓了一下,她又接著說:「不願留下的就不要管他們死活,尤其是哥哥不要這麼熱愛救人。」

小傑聽了只是不好意思的乾笑幾聲,這陣子都一直和亞紗相處的幾人對她一連串的發號施令倒是不疑有他,但半藏就不同了。

「聽妳的口氣,難道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半藏狐疑的看著女孩,眼底夾帶著一絲不信。

亞紗先是盯著對方看了好一會,在對方被盯得有些不自在時才淡淡開口:「聲音、氣味,還有……」亞紗指了指船的最頂端,那上面黏著一些海底生物,「船上的情況,由此可以推斷出可能的危機。」

儘管她講得沒有很明白,但在場都不是蠢蛋,多少也察覺到接下來的危機恐怕非同小可,對亞紗的話又更加信服幾分。

雖然她說的這些自己本身也做得到,聽力極佳的她早就聽到海面上發出的輕微聲音,靈敏的鼻子也聞到了不對勁,要判斷出這些不難,但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根本沒動頭腦,全是因為她把漫畫的劇情記得清清楚楚,可惜沒人知道,眾人也只當她觀察力極強,不免對她高看幾分。

「最重要的一點。」見幾人準備聽從自己指示動作,亞紗開口提醒,成功喚回準備離去的五人注意。

「不管今天能做到什麼程度,傍晚以前回到船裡。」

語氣冷靜平淡,卻帶著上位者不容反對的氣勢,讓人不自覺的臣服。

*****

前面提到亞紗跟酷拉皮卡、雷歐力說認識西索是因為對方在她剛到會場時跑來搭訕她,今天重頭看過一遍才發現我記錯了,西索是在第一場考試途中搭訕亞紗的,就不改了ㄏㄏ(幹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