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船上沒有供人休息的房間,已經睡過一會的亞紗也沒有開始那麼疲憊,卻也沒跟著小傑、奇犽到處亂跑,只是坐在西索身邊看著他用撲克牌疊金字塔,接著又像個神經病似的自己用亂還發出詭異笑聲,對此沒任何感想,倒是看著其他人防備的瞟著他覺得有些好笑。

伊耳謎也坐在不遠處,看似沒有要和西索接觸的樣子,她想了想還是拉了拉西索的衣角問:「那個是你朋友吧?」

「嗯?」西索順著女孩漂亮的手指望去,見是伊耳謎還愣了一下,「小亞紗是怎麼知道的?」

顯然她的話也被伊耳謎聽到,他那念釘釘滿整臉的噁心臉孔正看著亞紗。

「嗯……」亞紗看了看伊耳謎,又看了看西索,最後語重心長的說:「怎麼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那副模樣比你的小丑妝還讓人看不下去,你們要是想一起行動就別帶上我了。」

「……」

西索微微一笑假裝沒聽到,繼續玩撲克牌;伊耳謎轉動脖子,將視線從亞紗身上移開。

東巴的打呼聲在這時傳了過來,原本在小憨的酷拉皮卡、雷歐力被吵得睡不著,亞紗微蹙的眉頭在見兩人醒來後又稍微鬆了點,這讓見她蹙眉而升起些微殺意的西索恢復正常。

旁邊有東巴這鼾聲如雷的傢伙在,酷拉皮卡和雷歐力就是再想休息也睡不著,無可奈何之下只得起身決定去找些吃食。

亞紗見兩人起身離開便趕緊跟了上去,丟了一句「我跟他們出去晃晃」便頭也不回的離開,這讓西索搭金字塔的手一頓,尚未完成的撲克牌金字塔瞬間倒塌,隨後又默默收起重來,周身氣壓倒是明顯降低數分,讓人更加不敢靠近。

「亞紗和西索認識嗎?」在去餐廳的路上,按耐不住好奇的雷歐力忍不住發問了,而這個問題酷拉皮卡也很好奇。

打從第一眼看到亞紗開始,他就覺得對方是個長相非常出眾的可愛女孩,雖然相比起其他人,他的反應沒有很失態,卻不能否認還是對她有著莫名好感。

這好感來得很快,卻也很奇怪,對於一個無法輕易相信陌生人的酷拉皮卡來說,這種感覺很陌生,同樣也很可怕。

女孩的身上似乎有著神奇的魔力,可以讓第一眼見到的人都特別喜歡她,或許是那獨樹一幟的氣質,又或許是被那剛見面時露出的笑容給迷惑……

不管如何,酷拉皮卡只知道自己非常注重亞紗的安危,對對方接近西索這件事一直感到無比擔憂,要不是見對方一臉無所謂,甚至在溼地中對西索說話自然的彷彿不像對方是什麼無惡不赦的大惡人,而是和她對等的朋友般,彼此相處非常自然,恐怕他已經抱著豁出性命的決心將她帶離西索身邊了。

至於雷歐力親近亞紗的理由就更簡單了,除了對方是小傑的妹妹,再來就是她出色的外貌了。

本來就不是不能說的秘密,亞紗想了想,隨口道:「剛到會場的時候被他搭訕的。」

「……」

饒是酷拉皮卡在聽到這個答案臉部表情都出現一瞬的崩裂,更別說雷歐力了,表情說有多扭曲就有多扭曲。

對此亞紗只是笑了笑,反正她也不算說謊。

三人一起到餐廳,雷歐力就因為和小傑、奇犽坐在一起的女人而跑了過去,酷拉皮卡雖然無奈卻還是跟了上去,亞紗倒是不著急,跑去點了杯冷飲才慢悠悠的過去,只是等她過去時才發現幾人早就不見蹤影。

無可奈何之下,亞紗也只好端著冷飲順著小傑的氣息找去,很快就看到正在和尼特羅搶球的奇犽,雖然狠狠踢了對方小腿一腳,卻因為對方的腿硬得像鐵塊,痛得哇哇大叫。

亞紗只是淡定的喝了口手中的冷飲,繼續看對方的搶球行動,只可惜只有被尼特羅耍著玩的份。

隨後上場的小傑雖然出奇不意的行動,卻因為跳躍太高而撞上屋頂,白白浪費一次大好機會,亞紗抿唇微微一笑,卻是讓回來休息的奇犽腳步一頓。

「你到底想幹什麼?要是想救我來贖罪,你就別白費心機了。」阿妮達冷冷地看著在亞紗身旁坐下的奇犽。

奇犽還沒開口反諷,亞紗卻是先一步輕笑出聲,這讓兩人都愣了一下,隨後紛紛看向她。

「有什麼好笑的?」阿妮達冷眼看著女孩,那彷彿被輕視的羞辱感讓她更加憤怒。

「妳自我意識太良好了,怎麼會覺得一名殺手會做出贖罪的舉動?」亞紗抿唇輕笑。

「妳覺得殺手殺了妳的家人罪該萬死,但殺人也只是收錢幹活的一份工作,甚至只要有錢妳還可以請殺手反殺那位雇傭他殺妳家人的雇主,可妳卻偏偏要找殺手報仇,不覺得太好笑了點?」亞紗輕啜一口冷飲,淡淡的說:「至少我是覺得很好笑的。」

她的話讓奇犽愣在原地,半句話都說不出來,也讓阿妮達更加失控。

「妳懂什麼?失去親人的痛苦,那種憤怒,像妳這樣的小女孩又知道什麼?」她激動的想要上前將面前的女孩痛揍一頓,甚至連殺人的心都有了,明明什麼都不懂,憑什麼侮辱她?可惜她身旁兩名大漢不是擺飾,在她有所動作的下一秒就將她架住了。

「那妳又懂什麼?」亞紗抬眼瞥了對方一眼,目光有著明顯的藐視,「身為殺手世家,他們從出生開始就只能是殺手。在妳開開心心玩洋娃娃的時候,也許他正在接受鞭刑;在妳吃著美食的時候,也許他正在吃參了毒藥的食物;在妳穿得票漂亮亮參加宴會玩樂的時候,也許他正在看著殺人現場,看著人一個個死在他面前,聽著他們死前的哀號。」

每說一句,奇犽的心就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動,阿妮達的臉色卻是越加慘白。

「妳倒是說說看,究竟是誰不懂呢?」亞紗似笑非笑的看著阿妮達難看的臉色,將手裡拿著的冷飲一飲而盡,非常自然的丟給阿妮達身側兩名大漢的其中一位,「麻煩你了。」

「……」他能說什麼?看在這女孩漂亮的份上,他就當一回免費收餐具員唄。

小傑和尼特羅早在阿妮達失控被制止時就停下動作,因此對她方才的話一字不漏的聽進去了,本就單純的前者對亞紗更加崇拜,後者的眼裡倒是閃過一絲趣味。

奇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現在的心情,他不屑告訴別人他的童年究竟有多苦多難熬,也不奢望這世上有人能夠理解他,遇到小傑已經是他最大的幸運,卻沒想到這名相處不多的女孩竟能如此淡定的說出一句句深入他心的話語,心臟快速跳動的滋味很新鮮,無法控制的感覺雖讓他有些恐懼,卻不討厭。

「呵呵呵!看來小妹妹很了解殺手世家的情形嘛。」尼特羅撫著鬍子,語氣卻有些意味不明。

亞紗看了對方一眼,勾唇一笑。

「當然。」因為她前世就是名殺手,但這句話她是不會說出來的。

見尼特羅還想說些什麼,亞紗卻是先一步淡淡教育道:「哥哥,你要知道在和敵人實力不對等的時候耍些心機是允許的。」

尼特羅瞬間懵了一下,小傑卻是反應快速地直接朝他衝去,他這才反應過來女孩話裡的意思是要叫對方趁他注意力在她身上,把握機會將球給搶到手啊!

──太陰了!

這幾乎是在場所有除小傑以外的人同時的感想。

亞紗可不是個會在乎過程的人,她注重的是結果,因此對於達到目的的手段有多骯髒下流根本不在乎,因此表情變也沒變過,悠然自得的看著他們繼續下一波的搶球大業,順便對小傑沒有因此搶到球而感到惋惜。

*****

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餐廳總之就打了餐廳,懶得查了(幹

其實這部真的隔太久了,連當初到底有沒有寫人設都不知道,再加上最近看了滿多NP文,下場就是……

嗯,你們都看到了(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