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就和動畫無異了,他們找到了山頂上的小屋,並因為嚮導的試探做了一系列的反應,但多出來的亞紗卻是什麼都沒做,只是和雷歐力一起待在屋裡,看著他替魔獸治療。

也因此在嚮導宣布三人通過考驗並表示願意帶他們去會場的下一秒,所有人一致地看向什麼都沒做的亞紗。

「怎麼了?」她面露不解地看著他們。

「他們三人都是通過考驗的,但妳從頭到尾都不曾做過任何事,我們無法判定妳是否有資格參加獵人考試。」魔獸夫妻也覺得有些為難,他們挺喜歡眼前的幾個人類,看這女孩也不像什麼壞人,但畢竟沒親眼見識過對方的身手,獵人試驗是如此危險的考試,要是因此讓這麼可愛的女孩發生危險他們也不好受,說著語氣也帶著一絲擔憂。

身為殺手的亞紗又怎麼聽不出他們話語隱含的情緒?微微一笑,瞬間就讓早已習慣的小傑以外的眾人看愣了。

「我可以的。」

只是這麼簡單一句,卻莫名有信服力,魔獸夫妻想或許是這個人類小姑娘長得太討喜也不一定,總之他們是栽了。

於是四人順利抵達會場,而亞紗的號碼牌就在小傑之後,是四百零六號。

一抵達會場不意外地,東巴上前搭訕四人,但亞紗根本懶得理會對方,因此對對方的話也沒認真聽。

直到第一場考試的主考官薩茨出現並要所有考生同他離開,亞紗才稍微提起一點精神,但像這種簡單的體能耐力測驗對她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因此跑得也有些心不在焉。

不要說關心小傑的狀況了,好歹也和對方一起生活了十幾年,又怎麼會不了解對方的能耐?

只是三人總是跟東巴在一起,不喜歡對方的亞紗乾脆落在隊伍最後方,也不用擔心會有人打量自己,倒也安靜。

但這之後有多少人落下,哪怕是受到東巴暗算的小傑等人停下腳步,早已知曉劇情的亞紗也沒因此而停下,因此便和他們有了短暫的分開。

她一直沒有增加速度,維持在隊伍後方,卻不料原本只是想著要清靜,卻有人特地放緩腳步跑到她身邊,尤其在看清對方還是自己熟悉的人時,她懵了一下。

「哼哼哼,發現小果實囉~」西索饒富興味地看著她。

從亞紗出現在會場開始就引起他注意了,他一直不明白,對方不過是個小孩子,除了長相特別出眾外並沒有什麼值得引起他注意的地方,但當他發現對方不但維持一定速度跑在隊伍後方,且絲毫不見疲憊之態後,他發現自己竟然看走眼了。

就是不知道這小果實能讓他興奮到何種程度,想想都覺得愉悅啊。

「你好,亞紗。」亞紗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對方為什麼會來和自己搭話,但還是禮貌的自我介紹。

「哼哼,我叫西索~」

「嗯。」不因為對方奇怪的語調而有所反應,亞紗語氣依舊平淡:「有什麼事嗎,西索?」

「沒什麼,只是對小亞紗很感興趣,想要多多認識一下小亞紗,妳覺得呢~」

雖然有些狐疑,但她還是無所謂地回了句:「隨便你。」聽得西索都忍不住一愣。

他知道就算不認識自己,自己散發出的氣息還是很不討喜的,更別說要接近自己,甚至還如此心平氣和的和自己對話,可見眼前的女孩不是神經大條就是真有點實力,這讓他瞬間對亞紗的興趣又增大不少。

「小亞紗很有趣呢~」西索微笑著,有些意義不明的說。

「啊。」

對此,西索只是用一貫的詭異笑聲作回應。

之後自然是迎來小傑等人的歸來,那炸掉牆壁的陣仗非常大,也讓喜歡安靜的亞紗微蹙眉頭,而這樣的反應讓一直在觀察她的西索注意到了。

「怎麼了嗎小亞紗~」西索狀似無意地問著。

「沒什麼,不喜歡吵。」她淡淡回答,小傑在這時在人群中找到她,也沒看見站在她身旁的人是誰,直接就掛著燦爛笑容跑了過來。

「亞紗!還好妳還在。」小傑邊說邊激動的握住亞紗的手,看得出來是真心高興。

「是哥哥太會亂跑了。」亞紗微微一笑,一旁的西索見了卻是微微一愣,還以為眼前的小姑娘性格冷淡,沒想到對待她口中的哥哥表情竟這般柔和。

──讓人有些不爽呢。

小傑沒發現不代表酷拉皮卡和雷歐力沒發現,見西索站在亞紗身旁,兩人紛紛微蹙眉頭,心底隱隱有些擔憂。

畢竟在他們眼中,亞紗實在太無害了,更何況他們到目前為止都沒看過對方出手過,和她一起來的他們更是知道對方參加考試的目的是因為陪小傑來考試,因此見到對方和最危險的考生西索站在一塊都覺得有些不妥。

他們不認為兩人在他們出現之前是在交談,只當兩人只是正好站在一塊,要是知道是西索主動接近她的,他們一定會驚訝得下巴都掉下來吧。

也是在這時,奇犽注意到會場中還有這麼一個女孩在。

「吶,她是誰?」奇犽問著身旁不熟的酷拉皮卡和雷歐力。

「她是小傑的妹妹,叫亞紗。」酷拉皮卡溫和回應。

──妹妹?

對這個名詞感到一絲有趣,原本還想再探聽些什麼,但在薩茨的提醒下,他知道他們又要開始前進,便決定作罷。

小傑雖然注意亞紗,但到底在一起生活十幾年,在對方有意隱瞞下雖然不知道她的真實實力,但對對方的身手還是有信心的,因此毫不猶豫依舊丟下亞紗和奇犽跑在一塊,只是這次他們跑在隊伍前頭。

亞紗也仍然落在隊伍後端,跑得膩了,正有些不耐想放慢腳步卻被人攔腰抱起,嚇得她差點驚呼出聲,卻是在發現手的主人是西索後嚥了回去。

「西索?」被西索抱在懷裡的亞紗狐疑地望著對方。

「呵呵,小亞紗不耐煩了就休息一下吧~」西索笑咪咪的說,懷裡溫香軟玉讓他莫名喜歡,心情也變得更加愉悅。

亞紗也不是什麼嬌情的人,更何況又不是她主動要求的,既然對方想出力,何樂而不為?

於是在隊伍後方一路被西索抱著的亞紗就這麼順利走出隧道,剛到濕地她就拍拍對方的肩膀,對方也很快就將她放了下來。正打算開口道謝,那個假冒指考官的魔獸就跳出來指責薩茨是冒牌貨,造成現場考生一陣混亂,吵雜的聲音讓她不自覺蹙起眉頭。

西索見自己中意的小姑娘又蹙起眉頭,方才的愉悅頓時消散無蹤,手裡的撲克牌直接就朝魔獸和薩茨丟去,魔獸自然死在他的攻擊下,而身為獵人考官的薩茨則完美接下那三張撲克牌,毫髮無傷。

「哼哼~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他故作輕鬆的把玩著手裡的撲克牌,但在其他考生驚訝的注視下,腦海裡想著的卻是女孩不適合蹙起眉頭的表情。

「你、你幹什麼?」雷歐力有些緊張的問,他看到西索又站在亞紗身邊了,怎麼她就這麼喜歡和危險的人待在一塊嗎?

酷拉皮卡也看到了,對於這樣敢對考官隨意出手的危險人物,看著亞紗的眼神也不免多了幾分擔憂。

「這種辨別方法不是很快嗎?」西索無所謂的看著仍躺在地上裝死的魔獸,兩指夾著一張撲克牌,在魔獸起身逃離的下一秒將牌丟出去,瞬間秒殺那隻魔獸。

「正確答案揭曉,那邊那位才是真的主考官先生。」西索看向面無表情的薩茨,「獵人是我們努力的目標,當然不可能躲不過我剛才的攻擊。」

「我先謝謝你這番讚美的話。」薩茨邊說邊將手裡的撲克牌隨手一丟,「不過下次不論任何理由,只要你對我攻擊,將被視為是對考官的違抗,會取消你的考試資格,聽懂了嗎?」

「是、是。」西索無所謂的答道。

*****

別問我為什麼人人都喜歡亞紗

當然是因為崩了啊(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