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亞‧希斯曼正在面臨人生中的一大難題。

他一副在戰場上與敵方大將對峙的凜然模樣,與站在他對面的男人大眼瞪小眼。再看看附近的環境卻又是另人倍感溫馨的普通小住戶,只是窗外卻是一片樹海,看得出來他們所居住的地方偏僻的令人髮指。

與狄亞對峙的男人正是他的父親,凱亞拉‧希斯曼,他們正為了狄亞即將就讀的學校,也就是迪克萊恩學園,正鬧得極度不愉快。

「就說了我不要去那迪什麼恩的鬼學校,老頭子是老了、耳朵不能用了,還是腦袋已經無法運轉了,怎麼就是聽不懂我說的話啊?」狄亞怒吼著,也不管正在怒罵的對象是自己父親,而凱亞拉也因為他的這番話怒火沖天,火爆的語氣夾帶著絲絲殺意。

「混帳!說了多少遍這事由不得你,要怪就怪你生在勇者世家!」

是的,這兩個講話如此粗俗的男人,正是外人眼中傳說中高高在上、形象美好的勇者的後代,這要是住在城裡被人看見這副場景,絕對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勇者世家,就是說了也絕對沒人會相信!

「所以說為什麼勇者就一定要去讀那什麼狗屁學校啦!」

「鬼才知道!反正你小子就是死了也得給老子去讀!」

「你還是不是我老爸啊!」

「你還是不是我兒子啊?」

「我橫看豎看,就是倒著看也長得完全不像你,老頭子根本不是我老爸吧!」

狄亞有著一頭與母親米沙‧愛莉特相似的柔順燦爛金髮,眼睛也是遺傳自米沙的美麗蔚藍,一點都沒遺傳到凱亞拉的暗紅髮色與墨黑雙瞳,這讓他時常納悶自己到底是不是凱亞拉的親生兒子。

也因為這個原因,狄亞常常在兩人爭吵時拿這些出來說嘴,但凱亞拉倒也沒因此而更加火爆,只是依舊扯著嗓子吼道:「你小子認命的接受事實吧!就算長得不像老子,你是我兒子這點也絕不會有所改變!」看得出來雖然是帶著火氣與自家兒子爭吵,但凱亞拉還是很有分寸,不至於因此而失去理智。

「我靠!」

「靠什麼靠?老子是能給你靠的嗎?嘴巴給我放乾淨點!沒大沒小像什麼樣?給我認命點去迪克萊恩好好成長成長再滾回來!」

兩人沒什麼營養的叫罵在這裡出現了點變化,只見凱亞拉說完就一把拎起狄亞往門外一丟,還不忘抬腳朝他屁股補上一腳,那力道大得讓狄亞遠遠地飛了出去,也不見凱亞拉的臉上有什麼改變,拍拍手上那不存在的髒汙後便轉身回屋內去了。

而飛遠的狄亞在空中吃痛的摸著被踢疼的屁股,就這麼飛了一段距離後,他起手一甩,一個飛行魔法便施展開來,接著便朝一個明確的方向不快不慢地飛了過去。

飛過一座山頭,途中還碰到飛行的魔物朝自己攻擊過來,順手解決掉再飛行了十幾分鐘後,這才抵達目的地。

目的地是與他家有幾分相仿的兩家住戶,兩家住戶並列在一起,豎立在這偏僻的樹海地帶。兩家的主人彼此是好朋友,跟狄亞家倒也熟悉,三家的小孩更因為年齡相仿而時常玩在一塊。

狄亞一落地,就見一男一女,前者不疾不徐地走出來,後者倒是飛也似地朝他撲了過來,臉上還掛著燦爛的大大笑容,而早已習慣的他也只是站穩腳步,穩穩地接住少女的身體。

男的叫羅諾‧艾洛曼,有著一頭微長的褐色短髮,亂蓬蓬的不難看出沒有特意整理,雖然有著一雙漂亮的紫羅蘭眼瞳,但卻終年一副死魚模樣,讓人看了不禁搖頭嘆息。

女的叫蕾亞‧希斯米,雖然和兩人年齡相仿,但身高卻是差了兩人一大截,再加上她那可愛的粉嫩臉蛋,配上一頭燦金的蓬鬆及腰長髮與和羅諾相似的漂亮紫羅蘭雙瞳,以及嬌小的像尚未發育的小女孩胴體,實在讓人看不出她是即將升上高一的少女。

蕾亞的個性也非常天真毫無心機,非常討喜,也因此從小就被兩人當作親妹妹般地疼愛,奈何她的個性實在單純的另兩人大開眼界,所以他們也絕對不會放任她一個人外出遊玩。

也因為蕾亞總像個長不大的孩子,每當狄亞來訪時總會像這樣朝他飛撲過來。剛開始狄亞曾因為被這突如的舉動給撞飛在地,護妹心切的他自然不會忘記將對方緊緊護在懷裡,就怕對方一個不小心受了傷。而隨著次數增多,也就習慣了這樣的模式。

「狄亞狄亞!我們收到迪克萊恩學園的入學通知了哦!」蕾亞高興地喊著,卻讓聽到關鍵字的狄亞變了個臉色。

「妳說……迪什麼學園?」狄亞面露狐疑,順便在腦海裡回想一下方才凱亞拉說的學園名字。

就在他想到的同時,蕾亞的聲音也同時響起:「迪克萊恩學園呀!」

「……」晴天霹靂。

狄亞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了。儘管住在這種偏僻的樹海裡,但他身為勇者世家,心裡自然清楚外人眼中對勇者的評價如何,奈何他與他父親都不是世人眼中勇者該有的美好形象,這讓他百般不願意去就讀那間勇者後代必讀的迪克萊恩學園,而這也是為什麼方才他會和凱亞拉爭執的原因。

他當然沒和凱亞拉提起這份糾結,但他想凱亞拉多少也能明白自己的心情,卻沒想到對方竟然為了遵從那該死的祖訓,堅持要他前往就讀,這實在讓他氣憤不已。

本來因為被凱亞拉踢出家門,順便就想出來找兩位友人狠狠訴苦一番的,沒想到話都還沒說出口,就先得知這項消息,除了苦笑還是苦笑,狄亞也只能把那些想說的話給吞回肚裡。

蕾亞都明確地說出『我們』了,想當然,羅諾也是要到迪克萊恩學園就讀的。兩位好友都要去就讀了,他又有什麼理由說不?

「怎麼了?」大概是察覺到狄亞的內心變化,這讓蕾亞原本開心的臉蛋瞬間轉變為擔憂,好聽的稚嫩嗓音又更加放軟了些:「狄亞心情不好嗎?」

*****

龜速進行中……

全站熱搜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