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斯發燒了,這是阿修羅隔天下午才知道的事情。

「咦?里斯發燒了?」阿修羅呆愣地看著坐在面前的大小姐,後者的臉上仍一如往常的平淡,看不出任何情緒。

「嗯,發燒了。」頓了一下,大小姐抬眼看著阿修羅,「你昨天不是有去找他嗎?怎麼不知道他發燒了?」

「大小姐的意思是……里斯那個時候就已經發燒了?」

大小姐先是沉默地看著阿修羅好一會,才「嗯。」了一聲,這讓阿修羅陷入了難以言喻的後悔當中。

昨天的他完全沒發現里斯的狀況,甚至還狠狠踢了他一腳……

看著沉默的阿修羅,大小姐感嘆道:「你昨天自告奮勇地說要去看里斯的情況,我還以為你們的關係比表面上看起來還要好,看來昨天只是你一時興起的吧?」

阿修羅沉默不語著,因為他無法為自己的行為辯解。

他和里斯的關係一直以來就是這樣,平常里斯雖然常常會找他聊天,但他總是對里斯愛理不理的,因此在旁人眼中,他們的關係看起來稱不上太好,也說不上太差。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起里斯的,阿修羅已經不記得了,只知道等自己發現的時候,他的眼光已經隨時跟著里斯的身影跑了。

他不是一時興起的,在大小姐回來、並且告訴自己里斯的狀況似乎不太好的時候,他是緊張的。

緊張到讓他脫口說出要代替大小姐去看看里斯的情況。

說完的當下連自己都感到驚訝,阿修羅這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如此在意里斯,也發現到原來自己也會有如此反常的時候,他知道這些都是因為里斯,是里斯讓他變得如此奇怪,如此的……無法控制自己。

他去探望里斯,在多次得不到回應、不免有些心急的情況下,他擅自闖入里斯的房間,卻發現他只是在洗澡,這讓他著實鬆了口氣。

但他還是沒有完全的放鬆,在他還沒確認里斯的狀況之前。

看著里斯從浴室裡走出來,在看到自己後臉上露出的呆愣表情,阿修羅覺得里斯似乎沒有大小姐所說的那般嚴重,這讓他放心了下來。

但在那之後,里斯對阿修羅的告白卻讓他的腦袋一片空白。他亂了腳步,甚至出手傷害里斯,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原來那個時候的里斯正在發燒。

是因為神智不清,所以才會脫口說出喜歡自己的話來嗎?阿修羅納悶了,他想他還是得面對里斯,他需要里斯當面告訴自己告白的真實性。

但是要找什麼理由呢?阿修羅陷入了苦思。

他知道自己不是一個能夠輕易拉下臉來的男人,他需要一個理由,一個可以讓他去探望里斯的正當理由,但……

沒有。

阿修羅沉默地站在原地,沉默到令大小姐誤以為他正在為他昨天的行為舉止感到後悔莫及──明明去探望了里斯,卻沒發現他發燒這件事。

「你也別太自責了,也許是里斯不想讓你擔心,所以才沒表現出來也不一定。」大小姐撥了撥她的水藍色長髮,隨即轉過身拿起了一本簿子。「我現在要規劃一下下個任務的事情,所以抽不出時間,你就代替我去照顧里斯吧。」

「咦?」阿修羅呆愣地看著大小姐的背影,後者早在說完自己要說的話後便開始著手起自己的事情,所以對於前者的反應並沒有給予回應。

但阿修羅並沒有因為這突如的任務感到任何不滿,相反的,他現在正為自己得到了一個「正當理由」能夠去探望里斯而興奮不已。

太好了!我有理由了!阿修羅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了些,很快地,他向大小姐告別並且朝里斯的房間邁進。

他想要快點見到里斯,儘管知道就算現在見了里斯恐怕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但阿修羅腳下的速度卻有越來越快的趨勢。

他很擔心。

他擔心自己昨天的那一腳讓里斯的身體狀況變得更嚴重,所以才會變成現下的發展。

他自責,所以心急如焚。

來到里斯的房門外,阿修羅邊叫著:「里斯!」邊撞開房門衝了進去,卻見房間的主人正緊閉雙眼地躺在床上,呼吸稱不上急促,卻也不太平穩。

阿修羅先是對自己的舉動嘖了一聲,這才輕手輕腳地關上房門。來到里斯面前,看著他緊閉的雙眼,確定他沒有被自己劇烈的聲響吵醒後,阿修羅鬆了口氣。

然而在鬆口氣後,阿修羅卻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里斯在睡覺,別說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他甚至連痛罵里斯為什麼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一類的話都不行,顯然這一趟是白跑了。

他想要就這麼離開,讓里斯能夠安靜的好好休息,但想想以後又不曉得還有沒有機會能夠帶著正當理由來探望里斯,這讓他有些猶豫。

就這麼猶豫了好一會,阿修羅最後決定留了下來,因為對他來說機會難得,他不能錯失這個機會。

儘管告白只經過了一天,但在知道那是里斯在發燒的情況下脫口而出的話,尷尬什麼的就被阿修羅拋諸腦後了。

他不會表態,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個彆扭的傢伙,但是他希望至少能夠聽到里斯的答案,哪怕自己根本就沒有對他告白過。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有什麼資格期待。他想知道答案,卻又知道自己不會對這個「答案」給予任何回應。

他想,要他對里斯訴說自己的情感,恐怕比死亡更加困難。

看著里斯的睡顏,阿修羅先是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好一會,隨即才緩緩伸出手探向里斯的額頭。

很燙。

里斯的身體仍舊發燙的嚇人,這樣的發現讓阿修羅皺起了眉頭。看了看四周,發現了放置在一旁的水盆和毛巾,大概是哪個照顧里斯的人放在這裡的,或許是因為里斯的體溫曾經下降過,所以現在才沒有人在旁邊照顧吧?

阿修羅二話不說,拿起水盆到浴室重新裝過一盆清水後,他開始替里斯擦拭掉身上冒出的冷汗,進行著他從來、也不曾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做的這項照顧病人的工作。

朦朧間,里斯微睜開雙眼,看到了阿修羅照顧自己的認真臉龐,嘴角微微一勾,便又再次陷入了昏睡當中。

他想,他正在作夢……

夢見阿修羅照顧自己的,美好的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