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逃避吧?」

我愣住了,剛才他說什麼?我在逃避?我看向太陽,但他卻看著前方,就好像剛才的話是我的錯覺,其實他並沒有說話一樣,但我很確定我並沒有聽錯,太陽剛才確實有說我在逃避。

拋棄名字就等於逃避嗎?我苦笑著,或許我就是在逃避,我就是無法面對我的過去,因為太痛苦了。

這個世界沒有那些人,一切都是新的開始,我想在這裡我會比較好過一點,而且也有一定的可能性不會再碰到過去的事情,這樣的生活要我選擇,我當然是選擇拋棄我的名字好逃避過去了,因為我沒有那種勇氣再去面對過去,甚至接納。

我就是這麼的膽小,個性是不可能說改就改的,所以對於太陽的話,我選擇沉默。

來到食堂,太陽帶著我領了一些食物,便要我拿著食物前往會議室。儘管有些不解,但我仍舊無意識地選擇沉默,就這麼跟著他來到會議室裡。

一進到會議室,我就看到了審判、寒冰和暴風三人在那改公文,看到我們進來,三人先是愣了一下,大概是因為太陽竟然帶著一個沒見過的女人來這裡吧。

「隨便坐吧,在這邊吃,我就不用講太陽語,也不用優雅的吃飯了。」太陽邊說邊坐到他的坐位上,我這才明白他把我帶來這裡的用意,想來身為聖殿騎士之首的太陽騎士和一位從未見過的女生在食堂裡吃飯,確實會引來很多人的注意,不得不佩服,太陽的腦袋有時候轉得挺快的。

我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正準備將食物送進嘴裡,卻明顯感受到三道視線,我忍不住放下手中的筷子,轉頭看向太陽。

「格里西亞,你不跟他們解釋一下嗎?」

我的話讓那三道視線從我身上轉移到太陽身上,我從他們的眼裡看出了認同的神色,顯然他們也認為太陽應該要先解釋一下我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一類的問題。

「嗯?」太陽先是呆愣地抬頭看著我,隨即又看向另外三人,他噢了一聲,才有些隨便地解釋道:「新來的騎士。審判,你明天幫我測試一下她的實力。」

「新來的騎士?」暴風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我,大概是因為我是女人卻要來當騎士,所以讓他很吃驚吧。

「你的嗎?」審判狐疑地看著太陽,卻見太陽點點頭,這下換我有疑問了。

「格里西亞,教皇好像沒有說要把我丟去哪隊吧?所以是你決定嗎?」

但太陽卻翻了個白眼給我,沒好氣的說:「死老頭不是已經把妳丟給我了嗎?要我自己負責,不把妳丟到我的騎士隊,是要丟到哪?」

「呃……」看樣子我好像成為他的麻煩了,我抱歉地看著太陽,換來的是他的第二記白眼。

「既然知道妳是麻煩,那就麻煩妳不要再製造麻煩了!教皇不是說了?既然沒有名字,就取一個!」

「沒有名字?」審判皺著眉頭,重複說了一次他所聽到的關鍵字。

「對啊,這傢伙沒有名字。」說完,太陽又看向我道:「所以說妳快點取一個名字啦!總不可能一直叫妳『沒名字』或是『喂』、『女人』之類的吧?」

……相信講求形象的十二聖騎士在外人面前也不敢這樣叫我吧。

不過這確實是個問題。雖然說我拋棄名字的這個舉動被太陽稱做「逃避」,但就他現在所說的話來看,我想他也算是默認我的這項舉動了吧。

雖然說就算太陽有意見我也會拋棄我的名字,但得到太陽的默許,我卻覺得有種如釋負重的感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知道我現在很高興。

名字嗎?雖然覺得名字這種東西不怎麼重要,但就像太陽說的,我也不可能一直讓大家叫我那些奇怪的稱呼,所以還是要想一個啊……

邊吃食物邊思考著,但不管我怎麼想都想不出一個名字,我想我沒有取名的天份吧。

大概是看出我的想法,太陽有些哭笑不得地說:「算了算了,妳改天想到再說吧!總之明天記得去找審判,讓他幫妳測試一下妳的實力。」

我點點頭,順便把所剩不多的食物吃的乾乾淨淨,耳邊在這時傳來審判的聲音。

「明天早上八點,到空地去。」

空地?我不解地看向太陽,卻見他一臉的無奈。

「我等一下會帶妳去認識一下環境。」

我點點頭,我想太陽一定覺得我是個麻煩,畢竟突然要照顧一個突然出現的女人,任誰都會覺得不愉快吧。

但是出現在這裡也不是我的本意,說真的,被推下樓的時候、知道我會死的時候,我是真的很高興,因為終於解脫了,但卻沒想到竟然會穿越。

話雖如此,但至少不是在原本的世界,至少在這裡我可以過得比較好……大概吧。

或許我會被欺負,就是因為我的個性、我的長相都很惹人厭、很不討喜的緣故,所以我在這個世界也有可能會再次經歷以前的生活也不一定。

雖然不想這麼想,但是總會不自覺地把事情往壞的方面細想,這讓我開始對未來的生活感到害怕。

到底哪裡才是我的歸屬?我忍不住想問這個問題,但這個問題的答案也許從一開始就知道了──沒有。

就因為我沒有所謂的歸屬,所以前世的生活才會如此可悲。

忍不住搖頭嘆氣,我看了眼太陽,發現他的食物只吃了三分之一,想想待會還要讓他帶我認識環境,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房間在哪,看來是非得等他吃完不可了。

反正不管怎樣,我現在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太陽吃飽,也只有等他吃飽,我才能繼續下一個行程,但是在這裡我又沒什麼事情好做,索性趴了下去,我還是先休息一下好了。

閉上雙眼,會議室裡沒有任何的對話聲,只有太陽吃東西的聲音,還有另外三人改公文的聲音,傳進我耳裡竟讓我感到安心,真是神奇。

心境越來越平靜,呼吸也越來越均勻,不知不覺地,我就這麼沉沉地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