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著鏟子,為村民們挖了一個又一個的墳墓,小心翼翼地將他們的屍體放進去,然後掩埋。

我一個人一家一家的跑,墳墓一個一個的挖,一點都沒想過要把艷鳥叫出來幫忙。

從早挖到晚,日子一天一天的過,我不眠不休,緩緩地將一個又一個村民送進我為他們挖的墳裡。

當我再次回到斐德面前的時候,已經過了四天了。

這個村子說大不大,人說多也不多,但只憑我一個人來掩埋大家還是要花不少時間。

我走到斐德面前,蹲了下來,靜靜地和他對望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但我卻仍不想動。

我還想多看他幾眼,只要在一下……在一下就好。

我就這樣盯著斐德,從早上到中午,期間動也沒動,這幾天也沒進食,但我不在意,因為什麼都無所謂了。

閉上雙眼,我深呼吸了一口,這才站起身準備替斐德挖一個墓,卻在這時發現──有人上岸了。

大約四十幾個人,岸邊到家裡還有段距離,我二話不說拿起鏟子,來到母親的墓旁便開始挖了起來。

待我挖好後,腳步聲也進了。

「船長你看,只有這傢伙還沒被埋起來。」

「照這樣看來,這個島上還有人存活?」

「哼!那就把那個還沒死的傢伙給我找出來殺了!」

我鏟子一個用力地插在地上,引起他們的注意。

「竟然是個小鬼?」

我轉身冷眼看著那些人,從剛才的對話中出現的「船長」兩字不難猜出他們的身分,再加上會來這邊活動的海賊也只有那個斐德說的那個殺了母親之後還不斷前來掠奪島上資源的那群。

而他們剛才的對話也讓我知道了一件事,這讓我直接省去詢問的工作,不用說,島上的居民都是他們殺的。

「為什麼要殺了他們?」我冷冷地問,但童稚的聲音卻讓人感覺不到任何的殺氣。

「為什麼?」為首的男人哈哈大笑著,「這還用說嗎?我才是這裡的王,不聽從我的話的傢伙都該死!」

緊接而來的是此起彼落的笑聲,還有他們敘述當時情況的話語,心中的憤怒正一點一滴地不斷滋長,難以言喻的憤怒正充斥著胸膛,充血的雙眼寫滿了仇恨,輕喚了聲「艷鳥。」,我的手上便多了一把劍,這讓他們一陣錯愕。

但他們到底也是群海賊,儘管錯愕,卻也還是在短時間內恢復鎮定。

想來他們本就要把眼前的小鬼給做掉,所以他們見我手上拿了把劍倒也不介意,反而勾起一抹嗜血的笑,紛紛拿出自己的武器便朝我衝了過來。

早在看到村民們的屍體開始,心中那些可笑的想法就被我拋諸腦後了。什麼愛惜生命的狗屁道理都與我無關,而這群海賊的生命在我眼中也一文不值。

毫無猶豫地,我的身影飛快地穿梭在他們當中,手中的劍也毫不停歇地揮舞著,經過的地方都灑上了鮮血,我轉身看著一一倒地的海賊們,不悅地皺起眉頭。

血……弄髒家門了。

只有被叫做「船長」的那位沒有動作,因此暫時免於被殺的命運,在見到自己的手下如此輕易地在一瞬間被殺光,他也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害怕。

他全身顫抖地看著我,終於忍不住、頭也不回地逃跑了,但他才跑沒幾步,就一頭撞進一個結實的胸膛裡,狠狠的跌坐在地。

吃痛讓他忘了恐懼,他摀著生疼的頭,破口大罵道:「哪個混蛋不長眼睛啊?」

但當他看清楚來者,他彷彿看到了救星──一群海軍。

為首的男人我一眼就認出來了,是卡普。

卡普只是看了我一眼,接著一拳打在那個海賊身上,只見那海賊被打飛出去,頓時沒了意識。

卡普朝我走上前來,蹲在我面前仔細打量了會,才問:「小鬼,那些人是你殺的嗎?」

卡普指了指我身後的那群海賊屍體,我只是淡漠地掃了一眼,既不點頭也不搖頭,無視卡普的話,逕自走到斐德的屍體旁。

手上的艷鳥早已被我丟回空間裡去,我扛起因為僵硬而變得更重的斐德來道早已挖好的墳前,小心翼翼地放置進去。

放好後,我又忍不住再次盯著斐德的臉看了好一會,這才轉身想去拿鏟子將斐德埋起,但一個轉身,我卻愣住了。

卡普帶領的海軍正整齊的排列在面前,他們整齊劃一的對著斐德敬了個禮後,便拿起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鏟子開始將斐德埋起。

我沉默不語,只是看著斐德的身體漸漸被泥土所掩埋,直到完全埋起來了,我仍看著泥土發呆。

「小鬼,」卡普站在我旁邊,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我是來帶你走的。」

「……什麼意思?」

卡普沉默了一會,才緩緩道出口:「斐德他在被殺之前曾打電話給我,要我將你帶走。我在電話中聽到慘叫聲,我知道有人正在這裡進行屠殺,因為事態緊急,他也只跟我解釋個大概。」

看著斐德的墳墓,卡普接著說:「他知道他難逃一死,而當時的你並不在,他認為這些海賊並不會發現你的存在,所以他希望我把你帶到安全的地方。但是我當時離這裡太遠了,在加上路上遇到了一場暴風雨,路途整個延後了好幾天,老實說我根本不抱任何希望,畢竟他們在殺完村裡的人後一定會把值錢的東西和食物全部帶走,而你一個小孩子要在這裡獨自生活這麼多天,我覺得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沒有說話,就只是靜靜地聽卡普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那就像重擊一樣,狠狠地打在我身上。

為什麼要叫卡普來把我帶走?我不是你的兒子啊!我不是!

「我也沒想到那群海賊還會再回來,就算你還活著,我也認為你可能會死。」卡普沉默了一會,才接著說:「你跟當初斐德跟我說的差很多。」

對於卡普最後說的話,我忍不住在心裡冷笑。

當然差很多,因為我根本就不是菲尼。

卡普看著斐德的墳墓,這次沉默的時間有些長,但並沒有因此而被任何人打斷。

我也看著斐德的墳墓,內心裡卻是在不斷的掙扎,仇我也算報了,雖然他們的船長沒有殺掉,但他也無法逍遙了,而我跟菲尼說好了,只要我報完仇了,我就會離開這個世界,但……

我能夠就這樣離開嗎?

一隻溫暖的大手放在我的頭頂上,我呆愣地看著卡普臉上掛著的那大大的笑容。

「菲尼,跟我回去吧!斐德會原諒你殺了這些傢伙的,但要是你不能夠好好的活著,那傢伙可是真的會哭的喔!」

但是我不是不是他的兒子菲尼啊!我……

真的能夠繼續活下去嗎?

『活下去吧。』

心中有到聲音讓我愣住了,那聲音是……菲尼?

『活下去吧。』

我真的……能夠繼續活下去嗎?

『嗯!就代替我和我父親,好好的活下去吧!』

臉上佈滿著淚水,我忍不住放聲大哭著。

而一旁的卡普先是驚慌失措地看著我,最後才有些笨拙地拍打著我的背部,默默地安慰著我。

心中的那道牆,崩壞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