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起床,來個久違的起床時間,我興沖沖的跑去叫十二聖騎起床。

待在望森國一個禮拜的時間,平均一天睡四個小時,一起床就衝去蓋房子。簡單來說,一天的行程就是吃早餐、蓋房子、吃中餐、蓋房子、吃晚餐、蓋房子、洗澡睡覺。

相信在我過著如此充實的生活時,大家都非常懷念有人叫的日子,所以我現在當然要去叫他們啊!

於是,十二聖騎外加一個小騎士……噢不,我這位騎士太出名了,還叫小騎士就太對不起我了!所以是……有名的騎士?第二個太陽騎士?郝騎士?

……我知足了,所以還是叫小騎士吧。

嘖!這不是重點啦!

吃完早餐的十二聖騎和小騎士就這麼浩浩蕩蕩的來到會議室。

「小森真厲害!竟然能讓不存在的傢伙信仰我們光明神!」烈火一臉興奮的說。

「請叫他們望森國。」我燦笑著。

「放假期間立了大功,死老頭有說什麼嗎?」太陽好奇的看著我。

我歪著頭想了想,才說:「薪水加倍,外加免費提供紅茶蛋糕。」

「……死老頭想不開啊?」

「不是,這是在我告訴他『真相』前說的。」

「你說的真相是指望森國的人只是普通人?」

「嗯。」

「那死老頭一定哭死了。」太陽現在的笑容比平常燦爛了兩倍。

「不,他是白眼一翻直接昏死了。」我一臉事不關己的又塞了一塊蛋糕進嘴裡。

附帶一提,目前知道望森國只有斯特里亞比死亡領主還強這件事的只有教皇和十二聖騎,其他人只知道望森國已經信仰光明神,不用擔心他們會再次發動戰爭。

叩!叩!

「隊長,」亞戴爾的聲音自門外響起。「望森國的韓要求要見小森。」

「殤?」我挑眉。「他找我幹麻?」

但這種問題自然是只有本人才知道了,我跟其他人說了聲,要他們別擔心後,就端著尚未吃完的蛋糕來到大廳,只見凍殤正站在那四處打量,但眼裡沒有太多的驚訝。

畢竟我幫他們蓋的城堡跟神殿的差不多豪華,他當然見怪不怪啊!

我走過去,邊咀嚼著口中的蛋糕邊問:「找我幹麻?」

凍殤轉頭看向我,遞了封信給我。

因為現在的我一手拿著蛋糕,另一手拿著叉子,我索性咬著叉子湊上前去。

「致我的愛人,斯特里亞……幹!誰是他愛人!」

「是給你女朋友的。」凍殤依舊面無表情的說。

「……」我立刻將叉子叉到蛋糕上塞到凍殤的手裡,一把搶過他手中的信打了開來。

親愛的神秘小姐,很抱歉傷了妳的男朋友。這次音森幫了望森國非常多忙,音森真的是位非常棒的男人,對手是他我輸的心服口服,在此祝你們幸福,也希望妳能告訴我妳的名字,有空就到望森國來玩吧!望森國永遠歡迎妳來。

……不是我想吐槽你,斯特里亞。你標題給我寫得這麼欠打,內容倒挺正經的,我極度懷疑你有雙重人格,拜託你去找有雙重神格的光明神交流交流好不好?

還有你信上只叫女生的我去玩,擺明就是「我還沒放棄,妳等著成為我的女人吧!」讓我看了想放把火直接燒了啊!

啊!不小心燒掉了。

凍殤看著在我手中化成灰燼的信挑眉道:「怎麼?吃醋啊?」

我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吃個屁啦!」

「那為什麼把信燒了?」凍殤的眼裡透著笑意,彷彿在說「你不用再狡辯了,你的心思已經被我看透了。」

看透個屁!

「因為沒有必要。」

「什麼?」

「回去告訴你家國王,他朝思暮想的那位神秘小姐叫郝音森!」

呆愣了一會,凍殤又問:「你說什麼?」

我額爆青筋,低吼著:「我說斯特里亞看到的人是我!」

我看著凍殤的嘴角微微上揚,額上又爆出更多青筋,我吼道:「笑!你再笑啊!莫名其妙被送到這裡還被人擅自改成我不想要的外貌,你以為我喜歡啊?」

拍拍我的頭,凍殤安撫道:「別生氣了。」

我冷哼了一聲,接過凍殤遞回來的蛋糕,憤憤的塞了一口。

啊!幸福。

「今天我只是來送信,你的話我會轉達給斯特里亞的。」

愣了一下,我問:「你還是叫他斯特里亞啊?」

「嗯。跟之前一下,他雖然帶領族人,但不願別人對他卑躬屈膝。」凍殤的眼裡透著笑意,我也笑了。

「很像他的作風。」

「是啊。他還要我轉告你,有空就到望森國來玩。」

「信裡說過了,只是是對神秘小姐說的。」我哈哈大笑著。

「那我就先回去了。」

「喔!有事再來找我喔!」我嘻嘻笑著,凍殤也回我一個微笑。

送凍殤離開,我轉身走回大廳。正想著要回房,卻看見十二聖騎一臉納悶的站在一旁。

「你們在幹麻?」我走過去,心裡想的卻是早點回房好舒服的洗個澡。

畢竟在望森國都只是隨便洗洗,既然回來了,當然要好好的泡個澡啊!

見十二人似乎沒有人要開口,我擺擺手,笑著說:「算了!我先回房泡個澡。」便離開了。

泡在水裡,我將腳抬出水面。又白又滑嫩的肌膚,還有剛開始看了都會流鼻血,現在則已經免疫了的身材,再加上依舊會讓自己小鹿亂撞,然後在回過神的下一秒罵靠的臉蛋……真的不是我自戀,但我還是不得不說──我真美。

想想生前每天早上都會對著鏡子自我陶醉直嚷著我好帥,死後還是一樣,只是「我好帥」變成「我好美」……我已經完全接受這副女性軀體了。

不過也沒什麼不好的,就某些方面來說,女性軀體也挺方便的。

至於是哪方面……不好意思,我是絕對不會跟你說的。要是被你學起來,到時候出事了我就要過著被你們父母追殺的日子了。但我只想過個平靜的生活,所以不好意思,請把你手上諸如飛刀、炸彈……等各類武器收起來謝謝。

整理好儀容,我走出浴室。戒指被我放在床頭櫃上,我正要走過去,卻聽到敲門的聲音。

我清了清嗓,用低沉的聲音問:「誰?」

「小森,你洗好澡了嗎?」門外傳來太陽的聲音。「我們想問你剛才說的莫名其妙被送到這裡還……」

「啊──」

太陽的問話被一道尖銳刺耳的女音給覆蓋掉,站在門外的十二聖騎都因為這一道尖叫聲而傻眼,只因為這聲音是從他們眼前的房間內傳出來的。

是的,尖叫的人是我,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

我看著床頭櫃上那小小的褐色身體,有些透明的翅膀服貼在那光滑的背上,有著細毛的六隻腳動也不動,兩條長長的鬚一高一低,像是在探查附近情況般不斷擺動。

幹!為什麼會有小強?因為七天沒回來所以跑進來了嗎?該死!忘了叫亞戴爾找人幫我打掃房間了!

我全身顫抖,四周異常的安靜讓我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心臟正撲通撲通的快速跳動。

「小森?小森!你在裡面嗎?」

門外傳來太陽急切的問話,想來十二聖騎都已回過神了。

當然,他們也自動將那道女音自動改成了男音──太過激動而有些偏向女音的男音。

是說格里西亞,你問那什麼鳥問題?我不在裡面誰在裡面?美女嗎?

……不就是我嗎?嘖!這不是重點啦!

我不敢回話,也不敢動。天殺的我最討厭的就是蟑螂了!蟑螂是世界上最噁心、最應該消失的可怕生物!

我想叫救兵,更想衝出去!但我怕我一叫牠就會朝我衝過來,一衝牠就會朝我飛過來!

噁心死了噁心死了!拜託你千萬不要動啊!

可惜蟑螂不會讀心術,我只能在牠快速地往前走幾步後反射性的跳起來放聲尖叫外加死命地往門口跑去、開門,然後撞進剛好站在門口正中央的仁兄懷裡。

「有蟑螂!有蟑螂啦!」我哭喊著,雙手死命地抓著那位仁兄的衣服,淚水也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最先回過神的太陽朝審判使了個眼色。點點頭,審判快速地走進房內撲殺蟑螂,而我只是在那位仁兄的懷裡發抖。

「好了。」

審判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我小心翼翼地轉頭看向審判。

「放心吧,連同屍體都處理掉了。」審判直盯著我,語氣平淡的說:「所以小森,『妳』現在是不是要跟我們解釋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