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西亞.太陽,眾所皆知的聖殿騎士之首,有著一頭燦爛的金色頭髮和蔚藍的雙眼,是個只能愛神不能愛女人,光明神的可憐代言人。

「審判,你說我是不是喜歡小森?」

始終無法解決心中煩惱的格里西亞,在一次與雷瑟獨處的機緣下,他忍不住開口問道。

之所以會問雷瑟,是因為雷瑟多少發現到格里西亞埋藏已久的煩惱。而這個煩惱,正是現在格里西亞問的問題。

雷瑟看著格里西亞,嘴角微微上揚,他輕笑了幾聲才道:「我不知道。」

「你!」格里西亞有些惱怒地看著雷瑟,他只覺雷瑟臉上的笑容刺眼的令他險些睜不開眼。

這個問題困擾格里西亞很久,也讓他感到很困窘,對於知道這件事的蛔蟲雷瑟,格里西亞只覺得難堪──因為他的性向不正常。

雖說世界各地無奇不有,同性戀也沒什麼稀奇,但對一個只能愛神不能愛女人,所以只能用眼角看美女,將美女紀錄在腦海裡好回房慢慢欣賞的格里西亞來說,實在是一件重大打擊。

到底,自己為什麼會喜歡小森?格里西亞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仍每天思考這個問題。

自上次被受不了的音森吼後,雖然勉強找了個理由渡過危機,但在那之後格里西亞就不曾跟著音森跑了。

不跟著音森跑,自己的迷惑就更加無法解決。格里西亞很納悶,而他的納悶似乎全寫在臉上,雖然臉上仍掛著太陽騎士式笑容,但還是被音森發現了。

「格里西亞。」

「嗯?」格里西亞看向叫住自己的音森,臉上露出了不解。「幹麻?」

「你最近在煩惱什麼?」音森好奇地看著格里西亞,臉上卻透著些許的擔心。

格里西亞的心猛地漏拍了幾下,他表面非常鎮定,心臟卻是跳得很厲害。

「我?沒有啊!」格里西亞有些不自在的說,眼神也不斷偷瞄音森打量自己的眼,深怕被音森發現自己的煩惱。

看著格里西亞好一會兒,音森嘆了口氣。

「我說你啊……倩奏都告訴我了。」

轟──

格里西亞只覺腦袋一遍空白,他呆愣地看著音森,思考是不是自己聽錯了,但音森一臉「你沒聽錯。」的看著自己,格里西亞知道自己現在的臉一定很慘白。

所以我的煩惱小森都知道了?格里西亞有些惶恐地看著音森,後者又嘆了口氣。

「放心吧!我不會討厭你的。」

音森的話讓格里西亞聞之一愣。

「其實呢……你之所以會有喜歡我的錯覺,完全是因為你不小心吸到倩奏原本要偷拿給我吸的迷幻香。」音森微笑著說。「她想用那個迷幻香讓我喜歡上她,但卻不小心打翻,被路過的你全吸了進去。」

格里西亞仍呆愣的站在原地,似是無法消化這個事實。

「迷幻香好像是她從某本書上看來的,是個可以讓聞到的人喜歡上第一個看到的人。而當時的我正好站在你前方不遠處,所以你才會有喜歡我的錯覺。」音森也不管格里西亞有沒有聽進去,仍舊自顧自的解釋著。「從你吸入的那天算起也有一個月了,因為是未完成品,所以藥效無法持續太長的時間。再過一陣子,你應該就不會有喜歡我的錯覺了。」

格里西亞沉默、沉默、再沉默,似是消化完這些資訊了,才開口道:「所以,再過幾天我又會恢復正常,是個愛女人卻因為太陽騎士只能愛神不能愛女人,所以只能用眼角紀錄回房慢慢觀賞的男人?」

音森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噗!」的笑了出來,眼角泛著淚光,用有些顫抖的聲音說:「是啊!只要再過幾天,你就會變回正港的男人了。」

「正港?」格里西亞臉上露出了不解地問:「什麼是正港?」

「噢!就是真正的意思,是我那邊的語言。」音森微微笑著。

「我還是第一次聽你說你的語言呢!」格里西亞微露好奇地看著音森,後者只是微微笑著。

「反正,過幾天你就會恢復正常了,別再煩惱了。」

格里西亞看著離去的音森,心中的疑惑終於解開了。

原來是因為藥的關係嗎?格里西亞重重地嘆了口氣。

腳步猛地停下,格里西亞有些無語地看著剛才音森離去的方向。

所謂的過幾天……是幾天呢?格里西亞無語問蒼天,默默的回房間了。

從那之後,格里西亞每天都盯著音森思考著,而音森似乎也不介意,就這麼讓格里西亞盯著看。

格里西亞從最初的「我喜歡小森」到現在的「我喜歡小森,因為他是我可愛的弟弟」。同樣是喜歡,但卻是不同的情感,而且格里西亞覺得那感覺十分明顯,非常容易分辨。

經過這次的事件後,格里西亞學會怎麼分辨自己的心情,也因此對各類人物的分類就更加精準。

「看來你好像已經找到答案了。」

格里西亞看著雷瑟微微笑著的臉,他燦笑著。

「是啊!」

格里西亞.太陽,聖殿騎士之首、光明神的代言人,在煩惱多日後的今天終於豁然開朗了。

「小森!」

音森不解地看著對自己燦笑著的格里西亞。

「幫我買藍莓派吧!」

郝音森,聖殿騎士的小騎士、十二聖騎寵愛的弟弟,卻也在今日深深感受到後悔──

後悔對格里西亞仁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