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來將所有問題一併解決吧!」里包恩跳到澤田的頭上。「佛朗基去幫笹川特訓。」

「沒問題!」佛朗基笑著。

「嗚喔喔喔喔!極限特訓!」笹川一臉興奮的吼著。

看著佛朗基和笹川走遠的背影,里包恩笑著道:「那我們就開始吧!」

里包恩看了眼獄寺炯炯有神的雙眼,說:「獄寺常不經大腦的亂丟炸藥,被人閃避了就會很暴躁,要改善。」

竟然直說了!澤田抱著頭,擔心的看向獄寺。見獄寺非旦沒有難過,還精神抖擻的回了句:「是!」,澤田放心的笑了笑。

「雲雀也一樣。」里包恩轉頭看向雲雀。「變強不是單靠毅力就可以的,只會揮武器的傢伙就只不過是個笨蛋而已。」

「里、里包恩!」澤田驚恐的看向雲雀,卻看見後者只是冷哼了一聲。

今天大家都好冷靜啊!反倒是我太過緊張了嗎?澤田在心裡嘆了口氣。

「接下來是山本。」里包恩看向一臉嚴肅的山本,久久不語……

見里包恩一直不說話,澤田等人不免覺得緊張起來。

索隆看了嘆了口氣,說:「山本的招式不夠力,速度也有些欠缺,但反應不錯!」

「就是這樣。」里包恩笑著。

「原來你是不知道要說什麼啊?」澤田沒好氣的吼著。

索隆看著山本,又說:「平常也沒在練劍吧?要不然輸的就有可能是我了。」

「咦?」澤田驚訝的看向索隆,又看向一旁呆愣的山本。

「不過我是絕對不會輸的!」索隆笑看著魯夫。「因為我已經答應魯夫,絕不再輸了!」

魯夫聽了嘻嘻笑著。

澤田看著魯夫等人,忍不住也笑了起來。

「最後是阿綱。」

澤田愣了一下,看向了里包恩。

「你的反應太慢了。就算能飛,反應不夠快也只有被人打飛的份。」

澤田聽了,低下頭不語。

里包恩看了看澤田,笑了出來。

「決鬥是為了讓你們知道魯夫他們的戰鬥方式,研討會不過是個藉口。今天來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你們更進一步。我已經請魯夫他們當你們的家庭教師了,準備好的就去找個空地,開始作個別指導吧。」

「咦、咦--」澤田驚訝的看著魯夫等人。「魯夫,你們都知道嗎?」

「知道啊!」魯夫嘻嘻笑著。

「上次在去那個叫什麼學校的陸路上,里包恩拜託我們的。」索隆笑哼了聲。

「咦?」澤田看向里包恩。

「魯夫他們只有今天一天當你們的家庭教師,不要浪費時間了,廢材綱!」里包恩朝澤田的腰飛踢過去,澤田立刻來個完美滑壘,躺在地上。

「我就在這。」雲雀看著香吉士,眼裡透著殺氣。

「我無所謂。」香吉士笑著點了根菸。

「那我們就各自找個場地吧。」澤田說。

於是,兩人一組為單位,三組人馬便各自散去。

「咬殺。」雲雀朝香吉士衝了過去,後者冷哼了一聲,兩人便打了起來。

里包恩看向無所事事的娜美、騙人布和喬巴,問:「你們呢?」

「我去逛街。」說完,娜美轉身就走。

「我回去幫山本伯父的忙好了。」然後騙人布跟著娜美,也離開了。

里包恩又看向喬巴。

「我留下來幫他們治療。」喬巴笑著說。

里包恩也笑了。

「那就拜託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