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索隆和山本的決鬥,」里包恩看著準備好的兩人,笑著。「開始吧。」

索隆看著山本,將三把刀一一拔了出來。

山本一改往常的嘻笑,一臉認真的看著索隆。

「出招了。」山本朝索隆衝了過去。「時雨蒼燕流第一型--車軸雨。」

索隆用刀擋下山本朝自己猛烈突刺的攻擊,朝他笑了笑。

「小子,不錯嘛!」

山本笑哼了一聲,然後用刀快速朝索隆連續刺出。

「時雨蒼燕流第十一型--燕之嘴。」

索隆驚險的用刀一一擋下了山本的攻擊,順勢朝後跳了過去。

山本也毫不停歇,直朝索隆奔去。

「三刀流--」以兩把刀有如背負在背後的架式,索隆朝山本使出了斬擊。「虎狩獵!」

「山本同學!」澤田擔心的看著山本。

山本用他那瞪大的雙眼看著澤田一眼,然後緩緩倒了下去……

「山本同學!」澤田等人趕緊朝山本跑了過去。

「放心吧!我是用刀背。」索隆將刀收起,然後看像里包恩。

「為什麼用刀背還會傷的這麼重啊!」一旁的娜美和騙人布沒好氣的吼著。

里包恩面無表情的臉上,瞬間勾起了微笑。

「你出手倒是一點也不手軟啊?」

澤田等人聽了,轉頭看向索隆,後者笑哼了一聲。

「在戰場上,賭的是自己的命,就算是決鬥也一樣。」

山本呆愣的看著索隆。

「怎麼這樣……」澤田一臉驚恐的看著索隆。「不是說了決鬥其實就是訓練嗎?」

「如果不抱著必死的決心,是不會有所成長的。」

里包恩的一句話,讓所有人看向了他。

「索隆,說出你的夢想。」魯夫面無表情的看著澤田等人。

索隆看了一眼自家的船長,又看向澤田等人。

「世界第一的大劍豪!」

此話一說出,很明顯的讓澤田等人愣了愣。

「世、世界第一?」山本呆愣的看著索隆。

「我說,」香吉士吐了口菸。「在我們那個世界,偉大的航道上,比我們強的人多的是。想要在大海上生存,不抱著必死的決心是不行的。」

「出海是自己的責任,什麼時候死在什麼地方,那也是自作自受,不能怪任何人。在海賊的世界裡,沒有人會施捨同情給你的。」索隆冷冷的說。

澤田等人呆愣的看著魯夫等人。

山本看著索隆,眼神透著堅定。里包恩看著,嘴角正微微上揚。索隆則是笑看著山本不語。

「總之,這場決鬥是山本輸了。」里包恩笑著說。「山本就交給喬巴照顧了。」

「沒問題!」喬巴笑著說。

「那麼,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於是,眾人紛紛回到了家中。

在回家的路上,澤田一直感到莫名的不安。

不知道為什麼,澤田總覺得魯夫等人的強大值得讓人敬畏。澤田並不知道草帽海賊團的世界是個怎樣的地方,但聽過了他們的冒險趣事,澤田知道自己的世界真的太和平了。

我真的有必要在這樣和平的世界提升自己的能力嗎?這是澤田現在心裡所苦惱的問題。

雖然偶爾也有不平靜的時候,但跟草帽海賊團的世界相比,並盛真的和平多了。

然而現在卻為了「保護夥伴」這個理由而決鬥,這真的有必要嗎?

一路上,澤田的眼神總是不自覺的飄向了魯夫和索隆,看著他們嘻笑打鬧的樣子。澤田完全不明白,難道剛才的沉重氣氛都只是個假象?

澤田低下頭,眉頭也因為憂愁而緊皺。

「我說澤田,」魯夫的叫喊聲,讓澤田猛地抬起頭,不解的看著他。「你不用太擔心啦!在說……為了夥伴而戰,不需要理由吧?」

「咦?」澤田呆愣的看著魯夫。

「哼!」里包恩笑著跳到了澤田的頭上。「你八成又再想,現在的並盛很和平,所以不需要這場訓練之類的吧?」

「你、你怎麼知道啊?」澤田的聲音透著驚恐。

「在我們那裡,大海上隨時都有危險會發生,所以我必須要不斷的變強!」魯夫笑嘻嘻的說。

「就算是和平的一天,也要毫不間斷的修練。」索隆接著道。

澤田愣了一下,然後低下了頭。

「但是,你們有目標不是嗎?」

「嗯!我要成為海賊王!」魯夫興奮的說。

「而我則是世界第一的大劍豪!」索隆笑哼了一聲。

「但是,我又不像你們,有這種遠大的目標,而且又廢,不管做什麼事都做不好……」澤田的頭越來越低。

「……你在說什麼啊?」

「咦?」澤田呆愣的抬起頭看著正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的魯夫。

「保護同伴不就是目標了嗎?」魯夫笑嘻嘻的說。

看著魯夫,澤田笑了。

「嗯!」

看著三人,里包恩的嘴角正微微上揚。

魯夫又嘻嘻笑著。

「好!我們回家吃飯吧!肉--」

「噢!今天也要痛快的喝幾瓶!」

「……請你們適可而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