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啦!真的……非常抱歉!因為那是我出場的鏡頭,有點瘋過頭了……我太得意忘形了,真的很抱歉。」

「不,真要說出場的話,阿銀,你在上上一回就出場過了。」我提醒道。

「少囉唆!你這多出來的傢伙!說起來……這部漫畫又沒有你,你在這裡幹麻啊?」阿銀轉頭看向我,皺著眉頭問。

「你才少囉唆!你以為我想啊?告訴你!現在的作者換了,把我們寫成小說,現在大家只看得到字,你那什麼出場畫面已經變成一堆文字被作者草草帶過了你知不知道啊!」我不耐煩的說。

「什麼?我那帥氣的出場竟然變成了……文字?」阿銀張大嘴巴看著我。

「我說啊……你們快點照原著演啦!想讓讀者不耐煩嗎?你們沒看到他已經把滑鼠移上去了嗎?喂!箭頭已經在叉叉上了,別按左鍵啊!」

「有什麼關係麻……」阿銀搔著頭看著我說:「什麼移除?什麼叉叉?要就按下去啊!我光是要去漫畫那裡就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而且還慘得不得了,至今不知看到幾次橋了。我已經累了,看到他把箭頭指向叉叉,當然會很高興啊!」

「不是吧!你這台詞不是這樣的吧!」我看向一旁泡起茶的阿妙和新八,吼道:「喂!你們兩個也不要在那喝茶啊!」

「沒辦法啊……」阿妙一臉苦惱的看著我,說:「我明明可以當這部漫畫裡最美麗的第一女主角,但是現在……」

我看著阿妙拔出刀子朝我衝了過來,一旁的新八趕緊起身架住阿妙。

「我可愛的臉蛋沒有人看得到啊!」

「千萬要冷靜啊!大姐!」

「新八!你的大姐是被黑猩猩養大的嗎?」我看向一旁悠哉地泡著茶的阿銀,吼道:「不對吧!為什麼這句話是我在說啊?」

「哎唷!反正這裡你才是主角嘛!」阿銀喝了口茶。「所以那些台詞就交給你啦!」

「開什麼玩笑啊!」我看向阿妙和新八,指著阿銀說:「那不是你們的茶嗎?那傢伙正在偷喝啊!」

「你在說什麼啊?」阿銀搔了搔頭。「你已經代替我的位置了,看啊!書名都改成『紫魂』了,想也知道是我的戲全變成你的嘛!所以接下來被打的……咦?」

阿銀看著正散發著黑氣的阿妙和新八,吞了口口水。

「嗚噗!喀噗!嘎噗!」

我看著阿銀被打倒在地。呼!好險我不用被打。

「說起來……」恢復原狀的阿銀爬了起來。「紫,你的話變多了。你的設定不是在內心說話嗎?這樣好嗎?無視作者的設定。」

「唉!那個設定是假的啦!」我擺擺手。「作者的設定上面除了名字、性別和年齡,其他都是三個問號!搞得好像遊戲王裡的黑暗大法師……啊!難怪照片上只有我的頭!所以我現在要去找我的手跟腳嗎?」

「別鬧了,這樣這本小說會變成『紫王』的。」新八冷冷的說。

「還有你們也別再聊了,讀者都已經把滑鼠往上移,箭頭都已經指向叉叉了。」阿妙笑著說。

「剛才不是有人說要就按下去的嗎?」我冷眼看著阿銀。

「不是啦!雖然說他們看不到我的英姿,但通常想像出來的都會比漫畫的還要更勇猛、更帥氣啊!」

我又看向阿妙。

「哎呀!因為是用想像的,所以我才會比漫畫要來得更美麗、更動人啊!」

「……那現在呢!」

「就算現在照著原著演也只是讓讀者看那一大段的廢話,這樣他們還是會把滑鼠移到右上方按下左鍵的。」阿銀看著我說。「就以上一回來講,你只不過是在中間差了幾句內心話來證明你的存在而已,一點屁用也沒有,結果大家看的還不是我們『銀魂』?既然如此就不要改了,直接把你踢出去,把漫畫裡的直接寫過來就好了啊!」

「靠杯!上上一回和上上上一回老子的戲份比你多耶!」我冷瞪著阿銀,他也用他的死魚眼回看著我。

「也只有上上一回和上上上一回而已。上一回的戲份是我們比較多,也就是說下一回、下下一回和下下下一回、下下下下一回一直到下下下下……一回都是我們比較多啊笨蛋!」

「既然是叫『紫魂』,當然是我的戲份比較多啊渾蛋!」

「少來了,一個設定通通都是三個問號的傢伙就跟到死都不會做炒飯的老媽一樣永遠都不會想讓她出來見人。」

「你到底把母親當成什麼啦!」

「好了好了……」阿妙微笑著看著我和阿銀。「現在再演下去也沒有意義,那些人早就把滑鼠移上去按下左鍵了,不過沒關係,沒有人按移除,這是直得慶幸的事,你們就別再吵了。」

「……不如說是因為根本沒有人收藏,所以才沒有人按移除吧。」我和阿銀嘆了口氣,然後站了起來。

「不管有沒有人看,這戲還是要繼續。就算這『紫魂』最後貼到與動漫同步卻只有作者自己一個人收藏,我們也要把他給演完。」阿銀邊說邊拿出原本應該拿給阿妙和新八的名片遞給他們。

「雖然說與漫畫同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作者他很懶,有沒有下一回也還是個未知數。但畢竟將漫畫裡的台詞打上來也挺累的,就算讀者現在把滑鼠移到右上方按左鍵我們也要把它給演完。」我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但是啊……」阿銀搔了搔頭。「這種東西有人要看嗎?只不過是把漫畫裡的對話再看過一遍而已。要我看漫畫的JUMP和文字的JUMP,我當然是選擇前者啊笨蛋!」

「所以剛才不是說了嗎?就算現在讀者把箭頭指向叉叉按左鍵,就算貼到與漫畫同步了卻仍只有作者一個人收藏,我們還是要把它演完啊!」我不耐煩的說。

「那,現在都已經一團亂了,我們也不可能接著演……」新八推了推眼鏡,又接著說:「要是姐姐現在講什麼『如果道歉就能解決,那就不需要有人切腹了啊!都是你害得我們的道場陷入危機!鎖國解禁也二十年了,雖然天人從各星球遠道而來,讓江戶的發展大不相同,而武士和劍,以前依附權勢為重的人,如今卻接連凋零。我們的道場也是……在廢刀令頒布後,門生全部跑光了!如今只剩下我們姐弟二人靠著打工勉強維持。父親臨終前交代要保護這個道場,至今我們兩人都拼命在維持,如今卻因為你而全部泡湯!』也很奇怪,所以……咦?阿銀跟阿紫,你們幹麻一臉大便臉啊?」

阿銀和我拿出洞爺湖,吼道:「你這白痴眼鏡男!我們就是為了將那句廢話省略掉才會有這一章的,你把我們的努力當什麼啊渾蛋!」

「咦?」新八呆愣地看著我們。

「這麼長的一句話,在漫畫雖然把它分得散散的,但看起來就是不會很多!」

「但這裡是小說,沒有圖片在中間,也沒有對話框將那些話分開!這種一眼掃去就會萌生出『靠杯字那麼多老子我才不看!』的念頭的話怎麼可能讓它出現啊白痴!」

「都是因為你,剛才已經有很多人說『啊!不想看了。』就把滑鼠往上移按左鍵了啊你知道嗎白痴!」

「白痴白痴的你們有完沒完啊!我要是知道了還會講出來嗎笨蛋!」新八吼著,看著正睜著死魚眼看著他的我和阿銀,我們「喔!」了一聲,對看著說:「說得也是呢!」

「像新八那種笨蛋,怎麼可能會知道呢?」

「就是說啊!也只有他那種笨蛋,才會把我們的努力全變成砲灰嘛!」

「喂!你們兩個不要在本人面前說這種話啦!」

「所以現在呢?」阿妙笑看著我們三個。

「很簡單啊。」我笑著指著道場的門。「就從那開始吧。」

語音剛落,道場的門就被人踹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