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雨森佟醒來時正值晚餐時間,雙眼一睜就見宇智波佐助站在一旁,維持著伸出右手的狀態,似乎正想叫醒他,這讓他迷迷糊糊的腦袋又頓了一下,反射性想抬手揉眼睛卻後知後覺發現身體還無法動彈,只好輕聲問道:「我睡多久了?」

「不久,剛好可以吃晚飯了。」宇智波佐助收回懸在半空的右手,從一旁端來香氣四溢的藥粥,那是白親手熬製的。

鼻尖聞到熟悉的味道,下意識聳動鼻子,雨森佟笑問:「是白做的?」語氣卻帶著幾分篤定。

要知道這段期間可是吃了不少對方做的藥草製成的各類食物和藥劑,會這麼輕易猜出也不奇怪。

「啊。」宇智波佐助見躺在床上的人似乎仍舊無法動彈,微蹙眉頭將藥粥再次放置一旁,小心翼翼扶起對方,又細心的將枕頭立起好讓對方靠得舒適,做好一切仍不放心問了句:「還行嗎?」

「啊。」雨森佟面帶微笑,看著明顯鬆了口氣的男孩,內心更是流過一道道暖流,溫暖無比。

宇智波佐助端起藥粥坐在床邊,勺起一匙在嘴邊吹了吹,覺得不會燙口才移到雨森佟嘴邊,動作雖不甚熟練,卻小心翼翼的沒滴落分毫。

「謝謝。」待吃飽後,雨森佟臉上掛著同樣的笑,語氣卻帶著幾分真摯與欣慰。

孩子大了,都學會照顧人了呢。

雨森佟也不知該如何形容現下的心情,但更多的還是高興。

正在收拾東西的宇智波佐助聞言抿了抿唇,垂下眼低聲說道:「家人間不需要說謝謝。」

雨森佟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啊,你說得對。」頓了一下,他笑著說:「佐助也長大了,懂得照顧人了呢。」

聽得宇智波佐助雙頰都忍不住微微泛紅,隨後又有些惱羞成怒的說:「這種小事還難不倒我,又不是鳴人那個白癡!」

倒是讓雨森佟笑得更歡了點。

「好了不逗你了,我再休息一晚,明天應該會好點。」

宇智波佐助一聽哪裡還故得上耍脾氣?絲毫不敢耽誤對方休息,趕緊扶著人躺好,細心壓好被角才起身。

「你好好休息。」他說,然後收拾碗盤離開房間。

直到房門關上,雨森佟才將追隨對方的視線收回,他看著天花板,卻是運轉起體內稍稍恢復的查克拉進行治療,直到累了才再次沉沉睡去,一覺到天亮。

也因為他積極的自我治療,隔天醒來就明顯感受到身體狀況的好轉,至少比去找宇智波鼬前還要好上幾分,身體不再無法動彈,這著實讓他鬆了口氣,畢竟不能操控身體的感覺實在不好受。

不過現在的體力可支撐不了太久,因此他雖然能夠起身行走,卻還是選擇坐上輪椅。

正巧宇智波佐助在這時打開房門,抬眼一望就見雨森佟已經坐在輪椅上,這讓他愣了一下。

「怎麼自己起來了?」他趕緊走上前去,眼含擔憂上上下下的掃視對方,確定對方沒問題後,卻是忍不住露出一絲責怪。

「怎麼不等我來?」捏了捏對方的手,語氣還帶著明顯控訴,讓雨森佟聽了都忍不住輕笑出聲。

「別這麼大驚小怪的,昨天是特殊情況。」抬手覆上對方的手,又安慰似地輕拍幾下。

這話讓宇智波佐助再次想起昨天和自家哥哥的談話,頓時就覺得心情有些不美麗,但那對話又實在不想讓雨森佟知曉,只好掩去面上的奇怪表情,來到對方身後就推著輪椅出房門。

桌上已經擺放好一碗藥粥,明顯仍是出自白之手,因為身體已經得以動彈,所以雨森佟是自己吃的,這讓難得有機會照顧對方而內心愉悅的宇智波佐助頓時委屈的癟起了嘴。

「怎麼了?」雨森佟不明所以的望著坐在一旁,明顯心情不佳的男孩。

宇智波佐助瞟了對方一眼,哪裡敢說自己是照顧對方照顧上癮了?搖搖頭就低頭吃起面前的熱食,卻是有些食不知味。

一時想不明白的雨森佟雖然狐疑,但見對方似乎又沒什麼怪異的地方便不再多問,心裡不忘感慨: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秘密了啊……

也好在宇智波佐助不知道此刻雨森佟的內心想法,要不大概會憋扭一陣子也不一定。

「對了,今天打算做什麼?」並沒有食不言的習慣,雨森佟邊吃邊隨口問道。

「照顧你。」這答案不經思考便脫口而出,就是說完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雨森佟先是一愣,隨後又倍感溫暖,面上掛著溫柔微笑,心裡卻是做了個決定,想著吃飽後再和對方談談,便在內心開始打起腹稿。

當然這段時間他也不浪費,體內運轉的查克拉自起床就沒停過,身體恢復的狀況非常良好,大概再過幾天就不需要靠輪椅了吧。

雨森佟私底下做了什麼宇智波佐助不知道,只是見對方沒再開口說話便也安靜地吃著,本就熟悉的兩人既使沒有言語,彼此間的氣氛也不顯凝重,相反還透著股溫馨。

二人吃飽喝足後,宇智波佐助非常自覺得收拾桌面、清洗碗筷,待全部做好後才回來找雨森佟,卻見對方一個招呼將自己叫過去,還以為對方是想要出去什麼的,沒想到對方竟拍拍椅子示意自己坐下,這讓他面露不解、滿眼疑惑。

「我們談談吧。」

雨森佟的語氣狀似隨意,卻又帶著不容忽視的認真,這讓宇智波佐助不自覺就挺起腰桿,一臉嚴肅。

反倒讓雨森佟被逗得一樂,差點笑出來。

「不用這麼嚴肅,我只是想知道你的一些想法。」雨森佟手握成拳,抬手掩住嘴角的笑意。

大概是驚覺到自己的反應過於誇張,宇智波佐助輕咳一聲,故作冷靜地回應:「你問吧。」泛紅的耳尖卻出賣他此刻的羞澀,看得雨森佟又是一陣好笑,卻是不點破直奔主題。

「剛才說過昨天是特殊情況,但今天開始其實不需要隨時待在我身邊,雖然現在體力還差了點,但走點路還是可以的。」雨森佟放下掩嘴的手,臉上已掛上與平時無異的溫柔微笑。「就像我昨天說的,如果你現在急於提升實力,我可以幫你。」

出乎雨森佟預料的,宇智波佐助並沒有直接回答。他先是垂眼沉默了好一會,前者也沒有打斷他沉思,待他抬眼再次將視線放在眼前之人身上時,臉上面無表情,眼底平靜無波,竟是讓雨森佟一時間有些抓不住他的想法。

「佟呢?佟是怎麼想的?」

「……鳴人的成長確實很快,今後也只會越來越快,但他的情況比較特殊,會讓你心急也是正常。佐助,你們兩個確實你比較聰明,雖然我有很多事還不能告訴你們,但目前為止就屬你知道的比較多,畢竟鳴人實在有些靠不住。」說到最後語氣都帶上一絲無奈與寵溺,雨森佟的眼神也肉眼可見的柔軟下來。

「不是有些,那傢伙就是個靠不住的白痴!」宇智波佐助毫不給那個此刻不知身處何處的傢伙面子,直接反駁道。

雨森佟失笑著搖搖頭,卻是輕嘆口氣。

「我就明白的告訴你,鳴人從中忍考試開始會不斷成長茁壯,而且非常迅速,雖然你可能會覺得不甘心、會感到有壓力,但我還是希望現在的你不要著急。」

宇智波佐助沒有開口打斷,只是靜靜凝視著對方。

雨森佟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停下來觀察對方的反應,見男孩只是靜靜等待下文,臉上絲毫不見不滿、不悅,頓時又是一陣欣慰。

「我以為你會質問我。」

「對我來說,佟就是一切。」宇智波佐助淡淡的說,「只要是佟做的決定,不管對不對,我都一定聽。」

雨森佟是真的訝異了。

當初雖然是因為森下雨海才將宇智波佐助接過來就近照顧,但相處多年自是處出了感情,他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重視他和漩渦鳴人,卻是沒想到對方竟也如此看重他,甚至……將他視為神旨了?

心情有些難以形容,雨森佟手遮雙眼,忍不住低笑出聲。

奇怪的反應讓宇智波佐助有些擔憂,想著難道自己說了什麼錯話,惹得對方不高興了?

心裡還在忐忑萬分,就見雨森佟放下遮掩的手笑看著他。

「既然如此,我就更加明白的告訴你吧。」他說,還帶著幾分愉悅:「先不要急著修練,好好享受日子,因為安逸的生活不多了。」

「什麼意思?」宇智波佐助皺起眉頭,心裡一陣緊張,「佟有危險了?」

「這倒還沒,目前我的身分還沒暴露,但恐怕也瞞不了多久了吧。」最近動靜似乎大了點,志村段藏又是隻老狐狸,就是沒察覺大概也引起他注意了吧。

「嘛,總之你別緊張,短時間內還不會有太大問題。」雨森佟溫柔一笑,瞬間就讓宇智波佐助放下心來。

心裡也閃過些念頭,且越發堅定。

「佟的意思,是要我再放鬆一陣子嗎?」

「啊,畢竟我答應要親自訓練你,我的訓練可不輕鬆。」這話也算是提前給對方打預防針了。

「那鳴人呢?鳴人那傢伙,佟也會給他特訓嗎?」

想著今後漩渦鳴人的成長經歷,雨森佟搖了搖頭,「鳴人不需要我操心,自會有人安排一切。」

宇智波佐助有些狐疑,一直以來對方都表現出對自己和漩渦鳴人的重視,所以他以為兩人的訓練都會由對方親自指導,卻沒想到竟只有自己?

可明明他和漩渦鳴人在對方心中份量是同等的。

心中疑惑明明白白地寫在臉上,雨森佟見了也不隱瞞,但開口前還是猶豫了一會,想著這事其實也不用隱瞞對方,便將原因給說了。

「本來這事是不打算這麼早告訴你的,不過我想了想,似乎讓你早點知道也不錯,至少能讓你心情平衡點。鳴人是人柱力,體內封印著九尾妖狐,又有自來也大人親自教導怎麼控制九尾的查克拉,所以他能打敗身為守鶴人柱力的我愛羅,你卻不能。」

宇智波佐助還以為對方是又要說什麼自己的秘密之一,不料卻是關於漩渦鳴人的,頓時就忘了反應。

當然,漩渦鳴人的秘密也讓他感到震撼,沒想到身為萬年吊車尾的傢伙竟然還有這樣的身份與力量。

所以他輸給了白,漩渦鳴人贏了。

所以他畏懼大蛇丸,漩渦鳴人卻替他擋下了攻擊。

所以他輸給了我愛羅,漩渦鳴人贏了。

所以漩渦鳴人追趕上了他。

宇智波佐助腦袋還混亂著,耳邊卻再次響起雨森佟的聲音,但那句話卻讓他更加發懵了。

「最重要的是,佐助,我們兩個的處境比較危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 的頭像
阿貴

貴仔不貴載

阿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